成为古陶瓷鉴赏达人, 需要读懂“四大密码”——洪加祥纵论中国陶瓷的形态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11-18 09:18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徐聪琳/文 鲍卫东/摄

除了生坑、熟坑和传世品之外,陶瓷的第四种形态是什么?

11月15日下午,在第8期南孔大讲堂上,著名的古陶瓷、书画收藏家和实力派古陶瓷鉴定专家洪加祥,以《中国陶瓷的四种形态》为主题作讲座。本报记者撷取部分精彩内容,供读者学习、探讨。

人物简介

洪加祥,衢州人,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北京国博文物鉴定中心鉴定专家、全国工商联古玩业商会文物艺术品鉴定中心顾问、中国古村落保护学会顾问。39年来,洪加祥不仅遍访全国各大小古窑址,收集了大量的古瓷片资料,还收藏了许多战国时期等原始瓷以及隋唐五代越窑、宋元名窑和明清官窑瓷器。他曾多次为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国计量大学和阿里巴巴淘宝网艺术品拍卖公司上艺术品鉴定课,著有《古瓷密码与审美》《古陶瓷的鉴定与审美》等30余部作品。洪加祥也是中国报告文学作家、《浙江日报》首席记者,先后在《人民日报》《诗刊》《中国作家》《文汇报》等发表千余首诗歌,诗人艾青曾称其为“浙江文坛黑马”。

生坑瓷的基本特征是什么?

现在,中国陶瓷主要是识别生坑、熟坑瓷(包括水坑)比较难,并且由于仿造水平的日新月异,对于不懂行的人来说,这“水”也确实比较深。

那么,作为第一种形态的生坑瓷,它的基本特征是什么?生坑瓷是这40年来,由于经济建设、城乡改造而伴随而来的全新概念。根据遗址和考古发掘考察的经验来看,一般来说,高山顶上出的窖藏瓷器,因为浸泡水渍少,与内蒙、新疆等地沙坑里出土时差不多,甚至非常像新东西,玻璃质感极强,胎、釉显得硬朗、焦灼一些,敲击有金属清脆回音;而在山边田头出土的唐宋瓷器,胎、釉相对会软糯一些,敲击时发出“扑扑”的声响,无清脆回声,整体呈现老旧沁色,如酸性土壤,则釉面脱落、胎骨旧木,面目不清晰,甚至有的北方碱性土壤,使釉面干枯,脏污满身不清晰。这种山下货色,不少专家以为是酸咬的,但胎骨的氧化程度说明,这不是人为的,是酸性土壤侵袭的结果。

因此,民间有用七分水拌三分“84消毒液”泡之一周,浓烈土沁随之会脱落,但这与人为酸咬在釉面手感上有本质区别,如藏放大半年,软弱的胎质开始回硬,又将呈现硬朗回声。这山上山下出来的就是生坑瓷,识别其要有一线考古经验,切不可照书本一概而论。

随着人们对古陶瓷器物认识不断提高,古陶瓷真与伪的评鉴过程中,采用的鉴定方法也在不断进步。近几年来,人们开始借助一些显微镜及热释光技术辅助古瓷器的鉴定,再结合眼学经验(又称“目鉴”,指鉴定者在长期的古玩鉴定实践中,依据个人所积累的经验,通过眼看、手摸、耳听、鼻闻等感觉器官,对器物进行鉴别的行为过程,包括“六看”,即看胎、看釉、看色料、看器形、看纹饰、看款识),使古陶瓷鉴定更加严谨准确。但鉴定古瓷的根本工具,还必须以目测学和放大镜辅助工具测为主,而其他科技手段因数据依然是人为的,用谁的数据作基础,得出的结论就有不同,因而至今没有建立标准数据库,就根本无法达到准确断代。对于瓷器的胎釉、纹饰及款识等进行放大观察,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熟坑瓷的前世今生

那么,什么又是熟坑瓷呢?就是出土后经30年甚至百年,它的胎质与釉面完全向传世品转化,处于熟坑阶段,甚至土沁脱去,当年使用痕迹显露,就相对容易识别了。其实,我们博物馆藏文物也要经历这个阶段,只是为了保持与生坑瓷的明显不同,而不会告诉行外人。如江西高安市的元青花博物馆,其瓷器均为1980年11月考古发掘出来的,在地下室存放30多年才于前些时期开馆,示于世人。其实,这个时候的瓷器已逐渐进入熟坑阶段,与生坑的釉面、胎质均有很大不同。所以说,古瓷从生坑到熟坑初级阶段,必须有30年左右时间的氧化还原。

热情的藏友包围了洪加祥,有人带来自己珍藏多年的陶瓷,请他当场“验明正身”。

此外,我们可以从胎质变化角度,研究古瓷生、熟坑两个阶段之间关系:一般出土或者是出水的瓷器,生坑开始的时候,因封闭空间,岁月氧化程度不高,胎色一般呈白色或灰白色的比较多,釉面如古代埋进时几乎一样的颜色。但随着出土后时间的增长,以后一年,两年,三年,胎质开始变熟,胎色也会发生变化:由嫩白色、洁白色,慢慢成为灰白胎、白灰胎,甚至青砖胎、红砖胎,还有其他胎色的,这就是生坑瓷向熟坑瓷转化的过程。

不过,生坑与熟坑瓷有一个现象不同。火石红现象,熟坑瓷很容易见到,而生坑瓷几乎看不见。但出坑时间一长,宋元瓷露胎处就会慢慢出现窑红现象,并且越来越艳红,到了熟坑阶段后,有的浓淡相宜形成红彤彤了,就不再继续变化了。这是因为,宋元瓷器釉面里的天然着色氧化物含量高,部分胎釉结合处会产生火石红现象,即窑红现象,还有胎釉结合处釉线也会呈现不规则的吻合。还有,古代老柴窑烧制的环境,那些着色氧化物是不用担心的,老柴窑可以灭掉它的危害,甚至在灭掉危害性的同时,造出釉面白里闪青的玉质效果,更是巧夺天工。

解读陶瓷的第四种形态

传世品就是入过土百年前出土的,或者没有入过土的有使用痕迹的古瓷,这个比较好鉴别。中国陶瓷的第四种形态即现、当代工艺品和仿品和赝品,这些东西占了现在古玩市场上的90%以上。这种货色又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出口外销瓷,和九十年代至今的仿历代古瓷的现代工艺品或人为做旧的赝品。

热情的藏友包围了洪加祥,有人带来自己珍藏多年的陶瓷,请他当场“验明正身”。

从物理学角度看,另外三种形态下的古陶瓷,因受到几百年上千年岁月氧化、化合作用,其胎质一定会呈现干老、焦灼之感,釉面也自然会形成华滋、凉滑和酥熟之感。而新瓷胎质未干、火气未退,釉面贼亮,缺乏岁月氧化的皮壳,显现不出莹润、滑润之感。为此,作伪者为了退去火气,往往把第四种形态的工艺仿品用酸咬去其表皮火气,使其看起来旧旧的,但这样一来,釉面干涩,略显粗糙,手一摸便知是酸咬过的。

第四种形态新烧仿古的瓷器,可与藏放数百年以上的古瓷传世品作对比。通过对比,上手的传世品不仅可以印证、补充、丰富观感和判断,甚至可以修正、矫正、否定自己对古瓷的错误观感与结论。因此,上手传世品瓷器加以研究,不仅是对目鉴有力的补充,更是识别熟坑、生坑瓷的极为重要基础认知。

我们对现代工艺品和仿古瓷器(赝品)在微观上的各种痕迹,也应该有所了解。特别是景德镇樊家井仿古瓷器一条街,更是需要经常去灵市面,了解仿古造假的变化,以便知己知彼。

其实,仿古瓷器在明清时期就有制作与销售市场。元明仿宋代的,嘉靖万历仿成化的,光绪仿康熙的,雍正仿永宣的古瓷器,在当今的藏家与学者来看,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此类仿品,似乎有其规律可循,加之同样有几百年岁月的氧化痕迹,所以这类不是新仿的老货,鉴别起来不是那么难。

当然,作为真正意义上的第四形态瓷器现当今的仿古瓷器和赝品,由于增加了科技含量,现在有的使用均匀过头的化学釉伪装。化学釉是非常均匀的,而古瓷的釉面是有层次的。加上不是矿物质颜料,人物山水使用透视法,看起来画面人物特别舒服,甚至能妖艳惑众,这些东西对于不辨其间奥妙的藏家来说,有很大的杀伤力。

老货不怕新,新货故作旧

最后,送朋友们一句我多年前总结的行话,就是:老货不怕新,新货故作旧。这句话怎么理解呢?就是老的东西呀,因为岁月的氧化它毕竟会很滑腴,很莹润。瓷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玉,玉是越玩越新润的,瓷器是不会变“旧”的,摸上去像婴儿的屁股一样滑滑的,嫩嫩的,像抹了一层猪油。它的胎质是干、透、糯亮的。如果干的感觉看不出来,你就没有掌握古陶瓷ABC。你说这东西太新了吗?似乎一点老气都没有,但它的肥腻和口沿是有老气的。它的玻璃质感就是老气,就是岁月的氧化程度,如果你懂得生坑的釉面语言、胎质变化规律,你就不怕它了。而现在很多人买的东西一点油性都没有,都是酸咬过的,手摸上去粗糙拉手的,那一定是新的。这就是下半句话,有人因为你不识“老货不怕新”,就“新货故作旧”了。

今天,我归纳出中国陶瓷的四种形态,说到底,还是一个以时间作为横向坐标的概念。任何陶瓷,无论真假,只有时间才是其“证明大师”。因此,藏家应该是鉴赏家,经常对比赝品、生坑、熟坑、传世品等各种形态的瓷器,并且烂熟于心,更重要的是,能逐渐形成对生坑瓷有一个系统而完整的微宏观结合的识别知识库。之后,还要学无止境,并有足够的真实的自信,不人云亦云。

三年前,我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讲学,那时中国古瓷拍卖价格,首次超越欧美油画,荣登榜首。英国著名陶瓷收藏大家吉赛对我说:“尽管你们古人创造了高贵的瓷器,但论收藏与研究还得到伦敦来。中国人恐怕要再过30年,才能真正懂得中国古瓷,尤其是宋瓷的宝贵与财富效应。”

我告诉他:先富起来的浙江人已开始觉醒,他们常出没于国内外拍卖行,“扫货”能力震惊世界。他们认为,既然中国古瓷其时尚精美的造型,胎质细腻的质量,完美的工艺技术,一直强盛延伸至清中晩期,过去与现在都在世界上作为黄金的代价物和艺术的昂贵化身,那么,作为富起来的浙江人,即使从资产避险角度来讲,也应参与到艺术品财富的配置中去。

现场听众专注地倾听,用手机记录精彩内容,准备带回去好好学习和琢磨。

因此,希望各位学好本领,就有机会到古瓷艺术品市场,获得更多的国粹文化与无尽的财富;至少,也可以对你现有的财富作长久的支撑。

现场听众专注地倾听,用手机记录精彩内容,准备带回去好好学习和琢磨。


“只有时间才是‘证明大师’”

记者 徐聪琳

“这一件看着是定窑,那一件是钧窑。”“我手上的藏品釉面有点干。”“那件藏品瞧着也太新了,是‘老货如新’吗?”……11月15日下午,衢州日报报业传媒集团二楼报告厅内,前来参加第8期南孔大讲堂的观众们,围绕着陈列在主席台上的9件陶瓷藏品,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

“懂的人一上手,摸一下就知道。”当人们依依不舍地放下藏品,回到座位上,著名的古陶瓷、书画收藏家和实力派古陶瓷鉴定专家洪加祥,便以《中国陶瓷的四种形态》为主题展开讲座。

“被全世界人称为瓷器上的‘蓝天白云’——青花瓷的创烧,与衢州有深刻的渊源。”讲座伊始,洪加祥就解释了为何说青花瓷最早应该是衢州人的发明:有种青花料叫钴料,宋代就有记载,叫“江山料”,江山人发明的,到明清才叫“浙料”。景德镇窑的至正型元青花,拍卖价经常列入世界榜首,除了苏麻离青料出自波斯(今伊朗)外,大部分用的是浙料,或者与南昌料的混合,才使青花均匀,没有铁锈斑。洪加祥举起一件元青花凤凰、海马穿花纹玉壶春瓶说,这件藏品就是他早年从衢州乡下淘来的。

“对衢州的东西,我的情感最深。”洪加祥感叹,“为什么我如此钟情和研究衢州?因为我出生至8岁,就住在大南门童家巷,我与父母讲的就是衢州话,衢州话是我的母语。”

于洪加祥而言,收藏是对逝去历史的追寻,鉴赏一次唐代青瓷壶、清朝花盆,便完成一次对历史的缠绵悱恻,进入一种水深则静的高古意境。他的收藏之路,踏实而浪漫。39年来,洪加祥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大小古窑址,在实地的考察探访中追本溯源,发掘历史的真相。他的收藏以宋代、唐代、唐五代和越窑瓷器为主,这些瓷器,器形优美,线条简洁,能让欣赏者在愉悦的审美体验中感受到内心的宁静和沉淀。

“许多藏家长期困惑于对陶瓷无法断代,其实,你如果掌握了中国陶瓷的四种形态,就可以寻找到开启古瓷年代之门的钥匙与密码。”回首老祖宗曾经走过的辉煌之路后,洪加祥将话题引向“中国陶瓷四种形态的理论”,生坑、熟坑和传世品是中国陶瓷的前三种形态,中国陶瓷的第四种形态即现、当代工艺品仿品和赝品。“中国陶瓷四种形态的理论,是我首创,一网打尽了它们之间存在的‘真假恩怨’。”洪加祥娓娓道来,“其中,痕迹、工艺装饰、器型胎质、釉面色彩、窑囗等等真假变化,均由这四种形态生发开来。”

生坑瓷的基本特征是什么?如何探寻熟坑瓷的前世今生?传世品应该如何鉴别?现当今的仿古瓷器和赝品,有哪些科技含量……记者出身的洪加祥幽默健谈,结合自身收藏经验,把严谨的古陶瓷世界描绘得生动有趣,穿插于专业知识阐述的故事充满了文人情怀,彰显出中国瓷器文化的独特魅力,让人们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温暖与慰藉。 “洪老师不愧是鉴赏‘实战派’,他着重解读的陶瓷的第四种形态,让我受益匪浅。”前来听课的龙游藏友余怀根认为,艺术品鉴赏和收藏知识的普及,能让民间的艺术品收藏活起来、热起来。在他身旁,还有专门从开化赶来的藏友。听讲过程中,有人时常举起手机拍下洪加祥的讲座课件,“带回去细细学习,吸取洪老师的藏品鉴赏知识精髓。”

“今天,我归纳出中国陶瓷的四种形态,说到底,还是一个以时间作为横向坐标的概念。任何陶瓷,无论真假,只有时间才是其‘证明大师’。”在洪加祥眼中,那些历经千年岁月风霜的古器物是有生命的,它们有脾气,会说话,静静地讲述着历史,抚慰着鉴赏者的灵魂。

讲座结束,洪加祥被热情的藏友包围了。以科学为依据,以实物来说话。有人带来自己珍藏多年的陶瓷,请洪加祥当场“验明正身”。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阮胜)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