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 接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9-11-08 09:00

  徐均生

  这天早上,陈工头嘴里叼着一支烟,操着破嗓门在派工。轮到我们这些电焊工时,就说:“你们早上不用出工了,都去地下室,我不叫,谁也甭想出来!”

  阿贵试探地问:“陈头,我们上街行不?”“不行!给我好好待着,谁出去谁就滚蛋!”陈工头狠狠地抽了几口烟,把烟蒂碾碎在了脚底。

  我们只好去地下室。我们有9个人,都是拿着焊枪的,都是有一定技术的。老板曾经对我们说:“你们是工地的技术人员,要好好干,一点都不能马虎,你们懂吗?”我们当然懂,我们能不懂吗?如果我们焊接得不牢固,那责任可大了。

  我们坐在地下室里,只好抽闷烟,抽着抽着,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话,“你们知道不,今天老板从总公司借来了9个焊工。”“谁说的?”“昨晚三子说。”三子跟陈工头有点亲戚关系,在工地办公室打杂。

  “三子说其他话没有?”“说了,他说从总公司借来的焊工都有焊工上岗证书的。”“气人,老板就是不肯给我们考上岗证!”“就是,有了上岗证,我们什么工地都可以去干!”

  听说管理部门很多次要我们去考上岗证,可老板就是不肯。不肯的原因是怕花钱,更重要的原因是怕我们有了上岗证,得提高我们的工钱,还有怕我们去别的工地干活。

  “这老板真可恶!”“可恶!”

  我们很生气,可又没办法,考证规定要统一考,要以公司的名义,公司是老板的,老板不让考,我们就得不到焊工上岗证。

  “三子有没有说,今天为啥要借焊工?”“好像今天要来检查。”“怪不得把我们赶到地下室来了。”“哼!等会检查的人去了后,又让我们去干活了。”“我们不干!”“不干行吗?我们得找活干,没有活,你家里的老婆孩子喝西北风去!”

  大家什么话都没有了,倒是阿贵追问了一句:“你说今天真的要来检查吗?”“是的,我早上亲耳听陈工头跟三子说,让他把卫生打扫干净,上面要来检查。”

  “阿贵,你想做什么?”有人问。阿贵说:“我没想做什么。”“阿贵,我警告你,你千万别去做让我们大家滚蛋的事。”“就是,阿贵,我们好不容易找了活干,你千万别害我们啊!”阿贵不说话了,低头抽闷烟。

  不一会儿,我们听到喇叭声了,还有由远及近传来的脚步声,感觉来了好多人。我们仰着头,盯着天花板——我们知道什么也看不见,可我们感觉到了,来检查的领导正在检查焊工的上岗证,还在看焊工做焊接表演。是的,我们听到了焊枪“吱吱吱”的声音,当然仿佛看到了火花飞舞的场面。

  这时候,地下室出奇地安静,安静得让我们心动。要知道,我们这些做了十来年的焊工,手艺都是一流的,都想表演表演的。如果有场面让我们表演的话,一定是非常出色的。我们把焊枪当作了自己的手一样——一样爱护,一样自豪,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注意时,阿贵冲上去了。他是手里拿着焊枪冲上去的。

  我们坐在地上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时,我们的心都跳得好慌乱,不敢出声,不敢喘大气,真的,我们怕阿贵出去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只要有活干,有没有上岗证有什么关系。钱多钱少,也没有关系,起码比没活干强!

  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陈头下来了。他扫了一眼我们,挥挥手说:“都上去吧。”

  就这样,我们上去了。我们上去后,眼睛还眯了眯。阳光很艳,很刺眼。我们看到了阿贵,他站在领导面前说话。领导见我们上来了,便面对面地一个一个地问我们,“你做焊工几年了?”“10年。”“你呢?”“9年吧。”“你呢?”“我呀,8年多点吧。”“还有你呢,7年有了吧。”“我差不多有11年了。”“哦,真看不出来。”

  领导问完我们后就说:“我以前跟你们一样也是做焊工的,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咱们今天比一比吧,看谁的技术好,就权当你们考焊接上岗证前的一次表演,你们说好不好?”

  就这样,不久,我们考取了焊工上岗证,涨了不少工钱。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郑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