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2元钱到底归谁所有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9-09-23 07:55

通讯员 钱俊皓 记者 包小莉

儿子在外地,便叫别人先把钱打入了老爸的账号,可老爸是被执行人(不履行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的当事人),结果这钱被法院扣划执行。

儿子不服,请求法院归还款项。但法院认为,谁占有货币,谁就取得了货币的所有权,所以儿子的钱打进了老爸账户,老爸就取得了该钱的所有权,扣划执行该款项没有错。近日,法院判决驳回了儿子的诉请。

父母打人成被告

儿子李小是衢江区某村的村民,其父亲李大、母亲毛某已年过七旬,李小一直在外面打工谋生。

2012年11月20日上午7时许,李小的母亲毛某到村口菜场买菜,路过隔壁邻居王妇家门口,见一地鸡毛,便自言自语“鸡被狗咬死了”。王妇因家中养狗,听到此话后,便拿了一把锅铲,出来与毛某争吵,发生肢体冲突,李大闻讯赶来与毛某一起将王妇按压在地上。

王妇经医院诊断,右侧第8、9、10根肋骨骨折,胸腔右侧积液,经法医鉴定为轻伤,构成十级伤残。2014年7月,王妇遂向衢江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大、毛某赔偿经济损失。

法院认为,原告王妇手拿锅铲与年长的毛某对骂、扭打,并用锅铲挥打毛某,应当负有主要责任。最后判决李大、毛某赔偿王妇经济损失22703.80元。

判决生效后,李大夫妻心有不甘,加上也没什么经济来源,就一直未支付赔偿款。同年11月,王妇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账户有钱被扣划

由于案件已进入了执行程序,但法院执行人员一直未查到被执行人李大、毛某有存款,执行工作陷入僵持状态。

2018年6月1日,执行人员再次来到当地信用社查看时,发现李大的银行账户内竟然有6292元,于是依法予以扣划执行。

原来,2014年3月,衢州某公司因奶牛养殖需要,向李小租用了农田,双方签订了《土地租用协议》,李小将土地总面积为1.44亩的农田租给了公司,租期30年,租金十年一付,第一期租金为6292元。

协议签订时,因李小在外务工,遂授权其父李大代签。协议签订之后,公司将第一期租金6292元打入李大在当地信用社的账户中。因这笔钱是儿子的,李大为此一直没有动用,结果被法院扣划执行。

不久,李大收到了法院扣划6292元的执行通知书,这才醒悟过来,马上打电话给儿子李小。

李小得知情况后,以案外人身份向衢江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并请求法院认定该账户内的6292元存款为其所有。申请执行人王妇则要求驳回李小的异议,并请求继续执行。

2019年3月,法院经审查后作出裁定,驳回了李小的异议请求。

扣划执行是否有错?

2019年4月2日,李小以原告身份再次向衢江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同时将王妇列为被告,将自己的父母列为第三人,请求排除对第三人李大农村信用合作社账户内6292元款项的执行,并确认该笔款项系原告李小所有,请求法院归还已冻结执行的6292元款项。

法院经审理认为,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货币属于特殊种类物,其所有权不得与对货币的占有相分离。本案中,从现有证据看,案涉款项打入李大账户,该状态已经持续数月,原告李小并未实际占有该笔款项,且李大与原告系父子,综合考量,原告对该笔款项不享有所有权。至于李大与李小之间如确因上述款项问题而产生纠纷,则李小亦仅能请求李大归还同等数额的款项,该权利属于债权,不足以排除法院强制执行。

前不久,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了原告李小的诉讼请求。(文中人系化名)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