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口述实录14 | 从大兴安岭到家乡开化,从教卅五载, 一路坎坷一路幸福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9-22 05:58

讲述:黄国解

1949年9月25日,我出生在山城开化县城关镇,是共和国的同龄人。70年来,童年的快乐,青年的坎坷,中年的奋进,老年的幸福,蓦然回首,有多少事令人留恋和回味。始终伴我一生的有两件事,一是上山下乡支边插队当农民,二是教书育人当教书匠。我于1975年在大兴安岭开始教书,直到2009年退休,从事了35年的教育工作,见证了开化教育的发展、变化的新面貌。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匆匆的过程,我庆幸我与祖国同成长,庆幸我走过了奋斗的一辈子,留下点滴往事,也是十足的欣慰。

那些艰苦并幸福着的日子

在北大荒的那些岁月中,我遇到的困难比比皆是,经历的风雨历历在目,它使我领悟到,不经历磨难哪能百炼成钢,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逐渐养成了坚毅的性格,再多的苦,再大的难都能扛在肩上,走向远方。

2009年,本文作者刚退休时于绍兴鲁迅纪念馆留影。图片由作者提供

1974年9月,我有幸被推荐到大兴安岭师范体育班上学,学制一年。体育班的四周都是树木,尤其是一片片笔直的白桦林,让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大兴安岭的森林之美。同学中,有北京的、上海的、天津的、浙江的,还有东北本地的,可谓来自五湖四海。

北方的山里,每到夏秋季,黑木耳不少,还有黄芪、猴头菇等野味。记得初秋的一个周末,我和另两位上海籍战友外出上山采木耳,采完后想抄近路返回。由于我们太想当然了,结果越走越找不到出口,心里也越急,越走天越黑。我们迷路了。想起老乡曾讲起的,山上迷路时,要往山的高处最好是山顶爬。当时我只穿了一件衣服,气温下降很快,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摸黑爬上了一处坡顶,幸好还有火柴。我们先清理了四周,然后燃起了一堆火抵御寒冷,摸了一下,三人就剩一支烟,无奈只能每人吸几口提提神。等到天大亮了,我们在坡顶看清了方向和路,终于回来了。后来听老乡说,当晚真听到熊瞎子在山上吼叫。

1975年7月我毕业了,因品学兼优被留校当老师,从此走上了教书育人的道路,也明确了今后奋进的方向。

虽然参加工作了,但北方的生活依然很艰苦,每月15.5公斤粮食,仅有0.5公斤大米,4公斤面粉,其余都是粗粮。菜十分简单,早餐是咸菜,中晚餐几乎是一成不变的土豆炖大白菜。学校离地区所在地有30多公里路。但那时并不觉得苦,我心里想,我已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要坚定地向着目标努力前行,心中的春天越来越近了。

把所有的心血倾注在孩子们身上

我在大兴安岭师范教了两年半的书,1978年初,调回老家开化县,就任开化中学的体育教师。一年后,因工作需要调到城东乡初中任教,教育局满足了我改教数学课的要求。

记得当年,我在开化中学读高中时,每个年级仅有一个班,听说1962年高考时“剃”了个“光头”,一个也没考上。我刚回开化当老师的时候,当时的城东乡初中,每个年级也只有2个班,全校共6个班,近300名学生,16位教师,2位炊事员,校园破旧,设备简陋,教学质量堪忧。

我想,开化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不可能没有人才,也不会出不了人才,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我下定决心,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孩子们身上,一定要教出点成绩来。

上课是一门艺术。记得讲解平面几何三角形的两边之和大于第三边的定理时,我先问同学们一个问题,说若我们给远处的动物抛食物时,它会拐个弯跑去抢吃呢,还是笔直跑过去抢吃的,答案是显然的,所以,三角形的两边之和大于第三边,这是个连动物都能懂的定理。在欢笑中,学生印象深刻地掌握了知识,并且对平面几何也慢慢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从初一的第二学期开始,我接任两个班的数学,经过两年半师生共同不懈努力,终于在1981年的中考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数学平均分名列全县第一名。接着,我连续接手两年初三数学,年年数学中考全县第一。

1983年,我送走了第三批初中毕业生,自己也考上了浙江师范大学的教师专修科。真没想到,35岁的我,竟然走进了正规的高等学府。

个人的幸福离不开时代的进步

改革开放的40年,中国的教育和祖国的各行各业一样,展开了一幅百年的新画卷。回眸往事,开化从一个经济贫困县、教育落后县,一步一个台阶地迈向教育强县。

现在的教育,越来越注重素质教育。

1999年7月,我有幸参加了衢州教育交流代表团赴日交流访问,虽然时间不长,但有几件事留下了深刻印象,深受启发。一是守信,虽然交流团人员不多,但几点到校几点交流,时间多少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可以说精确到秒。第二天,中日双方交流的长桌上还摆了两国的国旗,可以说细致到家,他们做事的认真劲,更使人佩服。二是日本的学校相当重视体育,重视学生的身体素质。我们去日本时,正值暑假,但学校免费安排体育训练营,有各种各样的训练,学生根据各自的情趣,自愿报名参加,但没有补习文化课一说。他们把身体素质教育放在突出位置,让人印象深刻。三是我们乘坐了一趟高铁,在车上,见得最多的是拿着书或杂志在阅读的乘客,整个车厢很安静,听不到喧哗,即使两人谈话交流,也是轻轻耳语,他们的原则就是以不打扰别人为前提。我想,这就是社会的氛围、人的素质的体现。可见,学生素质的提高,受到社会、家庭等方方面面的影响。

值得庆幸的是,在我们家乡,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教育软硬件也都发生了质的飞跃。我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和开化教育设施改造发展的参与者,看到这些变化感到无比的欣慰。

2009年11月,我退休了,不幸第二年患了胃癌,动了手术,做了八次化疗。但上帝和我开了个玩笑,说我以前支边插队过,不能再插队了。于是,我挺过来了。现在,虽然后遗症让我挺难受,但是我依然充满信心,不断挑战自我,痛并快乐着。去年8月,我去了西藏,到了布达拉宫、大昭寺,看了纳木措、羊卓雍措,翻越了那拉根山口、米拉山口。我奋力登上了海拔5300多米的环绕藏族神湖拉姆拉措的山峰,登上山峰的那一刻,我激情振奋,我成功了!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袅袅炊烟,小小村落……”作为新中国的同龄人,我的耳边常回响着这首歌。个人的幸福离不开时代的进步。在祖国昌盛、民族复兴,实现中国梦的时代里,我坚信我们的明天会更好。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林家骏)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