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秀才休妻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9-20 09:18

  杜一岳

  从前,杜泽有个读书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就是没有考状元的命。从16岁开始参加童子试,一直考,一直考,总是名落孙山。直到40岁,已一脚跨过不惑之年,才好不容易过了童子试。地方上的人很为他鸣不平,说:“这功名真不是人考的,考了半辈子,眉毛胡子都考白了,才考下一个小秀才,离状元还有十万八千里。”

  不管怎么说,有总比没有好。中了秀才的第二天,爱才如子的府太爷就坐着四抬大轿,上门来延请老秀才到府衙门当文书。世代务农的老秀才懵里懵懂就成了杜泽地方上第一个端上铁饭碗、吃上皇粮的读书人。

  第二天一大早,一夜没有合眼的老秀才便带上跟随他二十多年的一支毛笔、一块砚台,兴冲冲地到官府报到去了。

  当上文书的老秀才如鱼得水。官府的公文十有八九是八股文,老秀才就是从八股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写写“之乎者也”那是轻车熟路。因此,不长时间,老秀才的文名就传遍了文书界,被人誉为“信安府第一笔”。很多新入行的后生都把老秀才的文章当经典,逐字逐句地钻研,模仿,学习。更有甚者,一些纨绔子弟为了充斯文,也来磕头拜师,三天两头请老秀才上酒馆,下茶楼,席间,还免不了叫些颇有姿色的小女子作个陪。于是,在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老秀才底线大开,常常迷醉在温柔乡里出不来。

  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这样的日子一长,老秀才经不住各种诱惑,脑子里的七观八观便找不到自己的位子了。第一个发生错位的便是婚姻观。自家娘子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又长着一张大黄脸,和今天的他一比,简直是门不当,户不对,一万个不般配。老秀才突然间有了强烈的休妻冲动。

  这天,中秋节到了,官府里放小长假,老秀才回到杜泽。晚上,按照当地风俗习惯,夫妻俩要拜月亮婆婆。一心想休妻的老秀才哪有心思拜月亮,欺负娘子不识字,早早就坐在门前大模大样地写起休书来。无奈,二十多年来读的都是四书五经,没和休书打过交道,写来写去写了老半天,连个头都开不了。“休书写不来,那就写诗代。”写诗,是老秀才的拿手好戏,不假思索,很快宣纸上就跳出了一句休妻诗:“十五月下写休书。”不料,用诗写休书,也不是那么好写的,写了一句就卡了壳。“接下去写什么呢?”老秀才没了思路。

  这时,娘子从屋里出来,一看桌子上这句诗的后面都是点点点,就说:“下句,我帮你接。”说完,娘子从屋里先后端出四盘拜月亮的水果,分别是石榴、青枣、荸荠、梨,一一摆到老秀才面前,说:“诗,我帮你接好了。”老秀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这水果接什么诗?”“你把四样水果连起来念一念,就懂。”“十六——青枣——荸荠——梨——”老秀才拖长声调一一念下来,念到最后一盘水果,整个人呆住了,这四样水果名正好是“十六清早逼妻离”的谐音,和上句诗对应得天衣无缝。

  “扑通——”老秀才膝盖一软,跪倒在了娘子跟前,羞愧难当地说:“娘子,你才是有学问的人啊!”

  只是,老秀才敲破脑壳也闹不明白:从来没有上过学堂的娘子,什么时候会写诗的?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