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血防”运动:衢州万众一心送“瘟神”

来源: 2019-09-16 10:54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徐聪琳 见习记者 童子遇 通讯员 徐云鸯

  “这‘血防’二字,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可能有点陌生了。”《衢州市卫生志》编辑部内,66岁的何建刚从书柜里抽出一本本略显厚重的志书,“但是,在衢州各地的卫生志中,几乎都有单独篇章介绍‘血防’,开化甚至有一本《开化县血吸虫病防治史》。”

  江山市凤林镇长桥头畈,农民正在耕种。

  “血防”即“血吸虫病防治”的简称。血吸虫是寄生在人体或哺乳动物体内的一种寄生虫,人感染了血吸虫,成人将丧失劳动力,儿童不能正常发育而成为侏儒,妇女可能无法生育,它甚至能危及人的生命。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得血吸虫病其实是寻常事,但现在的孩子早已无这种担忧。

  20世纪中叶,血吸虫病曾给我国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十几个省(区、市)的百姓带来深重的灾难。 “衢州就曾是浙江省血吸虫病流行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何建刚感叹,小小的血吸虫不知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

“头颈截细,腹变筲箕,神仙难医”

  何建刚也感染过血吸虫病。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得血吸虫病其实是寻常事。” 血吸虫病,是由虫、人畜、钉螺三者相互作用的;钉螺是虫蛹的宿主,人又是血吸虫寄生的客体。血吸虫的虫蛹在钉螺内蜗居一段时间后,成长为幼虫,侵入在水泽中作业的人们。

  昔日因为吸血虫病造成的“无人村”“大肚子村”早已不复存在。图为柯城区万田乡万田村的趣味稻田。

  “千塘畈,千塘畈。种种一田畈,收收一箩担。”何建刚顺口说出记忆中的一段民谣,千塘畈位于衢城以南15公里处东周村附近,有着一派水田、池滩连绵的景象。贝类之一的钉螺,就普遍存在于茭草荡、芦苇滩以及沟渠等草丛之中。农民们在水中捕鱼、捞水草,或是赤脚走在田埂上,血吸虫的幼虫就会轻而易举地通过人的皮肤进入人体,进而造成感染。“得了这种病的人,会变得消瘦,甚至丧失劳动力。辛辛苦苦种田,最后的收成只有一箩担。”

  怎么诊断一个人得了血吸虫病呢?民间还有这样一句顺口溜,非常形象地说出了该病的症状:“头颈截细,腹变筲箕,神仙难医。”晚期血吸虫病患者往往是四肢骨瘦如柴,肚皮却高高凸起,因此,血吸虫病在衢州也被称为“鼓胀病”“筲箕肚”。

  何建刚被查感染血吸虫时,尚未发病,只需吃药治疗。而在他父辈一代人中,不少得了血吸虫病的人都会在肚子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那是因为治疗不及时,导致肝脾脏肿大,危及生命,最后不得不动手术将脾脏切除。

  “更多的,是没有机会得到医治的人。”何建刚的指腹划过志书上一行行令人悚目惊心的数据:据衢州血防所1953年调查, 5县(衢县、龙游县、江山县、常山县、开化县)发现有123个乡、镇为血吸虫病疫区,占乡(镇)总数42.8%;5县有血吸虫病人15万人,其中晚期病人1.2万人。

  “棺材田”“无人村”“坟头山”……几乎每本市县卫生志在记述血吸虫防治史时,都会提到重疫区的另一个名称。而每个血吸虫病疫区,也都流传着一首首悲惨的民谣:“朝死爹,暮死娘,隔夜死兄长。”“十个男子九个大肚,十个女子九个寡妇。”“女不生育男‘怀孕’,孤儿寡母苦伶仃”……

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战士”随时待命

  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衢州开始大规模开展血吸虫防治工作。在毛泽东主席“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下,1955年5月,各县设立县委血防三人领导小组,所属152个血吸虫病流行的乡(镇)成立血防委员会。按照省委第一次全省防治血吸虫病会议提出“结合生产、发动群众、重点治疗、控制发展”的防治方针,全党动员、全民动手,全面开展血吸虫病防治工作。

  曾经的防治血吸虫病的宣传册。

  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而“战士”随时待命:1953年从杭州卫校专业毕业的裘忆慈,已经在常山乡下抓了两年钉螺,缺乏喷洒的药物,他跟着妇女们徒手捉钉螺,有一回,一个下午竟捉了两大口缸;江山的毛日中原本是私人诊所的一名学徒,一头扎进“血防队伍”后,他的足迹遍及江山的山山水水;1958年,时任衢县县长的刘景春身背粪筐,到莲花乡挨门上户收集大便,用于粪检……

  “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去哪里。”1963年,胡兆富主动申请来到常山,这里是血吸虫病重灾区。县里本想安排胡兆富到防疫站当站长,但他坚持去做临床医生,和群众待在一起,“灭钉螺,土办法是挖深沟、埋上。我是天天看病,所以我家人嫌我,都过年了,一家人怎么不团圆一下呢?” 

  上世纪50年代,血吸虫研究专家带领居民及学生进行粪检。

  到了1976年夏天,应早明从浙江省卫生学校医学专业毕业,他选择到开化参加血防工作。“我生在淳安县,因新安江水库建设移民,成长在开化县血吸虫重疫区的农村。”年少时耳闻目睹血吸虫病人遭受摧残的情景,应早明立志要当一名医生。而他也确确实实接过了“血防棒”,和无数前辈一样,砥砺前行于漫漫长路之上。

万众一心,送“瘟神”

  1985年,中共中央血防领导小组公告:“至1984年年底,全国已治愈血吸虫病病人1100多万,消灭钉螺面积110多亿平方米,有76个县(市、区)消灭了血吸虫病,193个县(市、区)基本消灭了血吸虫病……”

  1987年9月,经浙江省人民政府地方病防防治领导小组、省卫生厅考核结果,开化县达到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标准。至此,衢州市全市达到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标准。这个成绩,无疑是振奋人心的。之所以能治愈这么多病人,关键措施之一是因为重症者治疗全部免费;而之所以能消灭那么多面积的钉螺,关键是因为发动一切力量参与查螺、灭螺。

  本报记者许彤找出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写的有关“血防”的两篇作品,抚今追昔,不由得感慨万千。

  《衢州市志》1994年版记载:“1949年,衢州人口的平均寿命仅为36岁,到了1989年,人口平均寿命为70.3岁。”2015年,衢州人均预期寿命为79.08岁。何建刚对这些数据信手拈来,他说,70年间全市人口平均寿命增加40余岁,得益于经济社会发展和医疗卫生条件的不断改善。与此同时,昔日的“无人村”“大肚子村”也逐渐变成了五谷丰登、人人健康的文明卫生新农村。

  时代在发展,血防在改革,新的技术也在不断引入到血防中,如今GPS卫星定位、电子地图、新的检验设备和方法,都在血防中普及,通过血防人的努力,人民群众健康获得感得到显著提升。

  合上书页,何建刚神色平静,这已是一段不经常被提起的历史了,可他仿佛仍能听见,那些在发黄岁月里激荡的阵阵呐喊声:“万众一心,送‘瘟神’!”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