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烟云中的“豆人”——衢州作家胡炜鹏《翰墨龙城》序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9-16 07:54

  曹启文

  传统中国画分人物、花鸟和山水三种类型,其中山水画最具有空间意识。山水画渲染勾勒的是山水云烟溪流和树石,如有人物出现,其比例为“丈山尺树,寸马豆人”。山水画自然以山水为主,人物作为陪衬点缀,微小如豆,如人物画得大了,山水就没了气势。

  “豆人”虽小,高明的画家仍然会经营得一丝不苟,简约几笔也是十分讲究,看不清人物的面目,但神态身态依然生动,与山水融为一体。有些画作,“豆人”成了画眼,成了灵魂。

  如果把龙游近现代史看作是一幅巨大的山水画卷,画家余绍宋、唐作沛等“四画家”以及包辰初等“五画友”,均是这画上的“豆人”。胡炜鹏先生用文字,在《翰墨龙城》里勾勒了龙游近现代以来人文绘画史,点染了余绍宋、包辰初等一批龙游籍画家的故事。这些“豆人”们,在历史烟云之中浮沉,在时代墨痕之中走来,在艺术画廊之中呈现。从这个意义上说,《翰墨龙城》是一部有价值的散文作品。

  书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画家们办学的故事。在抗战时期极其艰难的条件下,龙游一批画家积极创办龙游中学,鼓励学子为国家而读书、为民族而读书、为中华民族未来的希望而读书,其境界其胸襟何等开阔,体现那一代文人的情怀情操。画家们将龙游中学校训确定为“唯诚”,既凝练又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诚实诚恳诚信诚心,是做人的基调和本色,人的成长过程中,“唯诚”是第一根本。这样的校训,抓住根本和源头,又让学生知道如何去践行,让老师明白如何去示教。这样的校训确立,值得当下一些中小学校包括大学的思考和借鉴。

  作者在记叙画家们办学的故事中,讲到余绍宋先生来到新开办的学校,为全校师生做了一场演讲。演讲结束后,余先生亲自书写一副大对联,内容是“估量肚皮吃饭,抖擞精神读书”。学校将这副对联悬挂在学生餐厅,让学生天天看、天天读。真是绝妙!这一段办学故事,如果演绎成一部电影,也是足够精彩的。

  现在的龙游,在改革开放之后,发展迅猛,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文化生活更加繁荣,一批书画家走出龙游,书写了时代的精彩。在历史这幅山水巨作里面,所有的人都是“豆人”。名人与隐士之间,可以是文人雅士自身追求或选择的结果,但大多数情况下是与时代息息相关的,尤其在风云激荡的年代里,留给个人选择的空间不会太大。但是一个人的风骨和情怀,总会为自身所处的时代标上注脚和痕迹。《翰墨龙城》还记录了其他龙游籍画家的生平和画坛轶事,其中一些细节和桥段,也都可圈可点。

  以一个县域的绘画发展历史切入,呈现地方传统文化风貌,作者的努力是有成果的。如果以散文或者是人物传记的文学性要求来衡量,作品还可以在某些方面作些深化和提升。比如,结构上的开合还可以再做整体统筹,全面兼顾的同时应该确立中轴或中心,在“游于艺”基础上应当更侧重于“抒于情”,注重对画家内心世界的探求和触及,材料拥有和利用上力求避免简单的陈述,文字叙述的质感与弹性也需加强训练,等等。

  南朝王微在《叙画》里说,要以“一管之笔,疑太虚之体”,画家要不满足于现实山水如实、局部的客观反映,要更全面更丰富地表现客观存在,使客观事物与主观精神相统一。作文与绘画同理,期待作者写出更好的作品。

  是为序。

  (作者系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浙江省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