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赞70年?:从十大建筑到城市建筑群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9-09-11 20:14

1961年7月1日,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历史博物馆同时正式开馆,参观的人群络绎不绝。新华社记者 王敬德 摄

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核心区的陆家嘴,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大厦错落有致。这是游人在外滩上欣赏对岸陆家嘴建筑的场景。(资料图片)

  “各位乘客,天安门西到了。天安门广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广场,可容纳一百万人集会。广场西侧是人民大会堂,象征着光明的未来;广场东侧是中国国家博物馆,代表着辉煌的历史。”每当北京公交1路车即将到达天安门广场,车厢里都会响起乘务员的播报。

  建筑,是时代的纪念碑。新中国七十年,这片土地上生长出的一座座建筑,像一滴滴水珠一样折射着社会的进步,其中有人有事,有记忆有情感,有伟大也有平凡,汇聚在一起,镌刻出一部从不停歇的奋斗史。

  1958年8月,党中央决定,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展现新中国建设十年来的成就,改建天安门广场,并在首都建设十项重大公共建筑工程:人民大会堂、中国革命博物馆与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民族文化宫、民族饭店、北京火车站、工人体育场、农业展览馆、钓鱼台国宾馆、华侨大厦。十大建筑全部由中国人自行设计与营造,所呈现的“中而新”风格,既延续民族特色,又体现时代风貌。

  时任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的张开济,是中国革命博物馆与中国历史博物馆的设计师。这两座博物馆在同一个屋檐下,通过中庭连接。张开济为博物馆设计的西立面柱廊,高33米,宽逾100米,造型与中国古代的石牌坊相似,但更加挺拔通透。博物馆与人民大会堂以天安门广场中轴线左右对称,为了保持这种对称性,博物馆在设计上有意与人民大会堂相呼应:博物馆廊柱是海棠角方形,人民大会堂廊柱则是圆形;人民大会堂柱廊顶端是庄严的国徽,而博物馆在相应的位置是红旗与五星。张开济说,这组装饰“是画龙点睛之笔”。参观者拾级而上,抬头看见红旗与五星,仿佛走向一座胜利之门。

  不到一年时间,十大建筑全部完成,这种高效率是靠党的领导下全国大协作实现的。十大建筑需要大量五金件,但当时北京的几家五金厂技术水平低,无法满足工程需要。1958年底,北京市向上海方面联系,希望将上海几家技术实力较强的五金厂迁至北京。经商议,上海工艺五金厂、永生五金厂等五家工厂搬迁到北京,五百多位工人分三批进京。第二三批工人进京时,是第二年二月,正是北京冬天最冷的时节。在气候、饮食都不习惯的情况下,工人们克服困难,迅速开工,为十大建筑生产了大批高质量的五金件。

  改革开放唤醒了中国大地。中国人活力创造力迸发,敞开胸怀拥抱世界,吸纳优秀文明成果,提升自身技术水平,建筑精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中国速度”不断刷新。

  深圳人民南路与嘉宾路交会处,曾经是一片沼泽地,周围是低矮的灰色房屋。1982年,深圳市政府决定在此兴建一座标志性大厦——国贸大厦,高160米,建成后将是当时中国第一高楼。

  与十大建筑的营造方式不同,深圳国贸大厦在全国第一次采用公开招标方式遴选建筑商,中建三局中标成为承建单位。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口号的激励下,工人们士气旺盛、埋头苦干。工程彻底打破“大锅饭”制度,实行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奖金上不封顶。当时,其他地方的工人一个月只能拿十几元、几十元,而在国贸大厦,干得最多的工人月收入600多元。

  国贸大厦能够如期高标准建成,还在于成功运用了滑模工艺。变固定模板为滑移式活动钢模,可以成倍提升效率,但施工难度非常高,将其大面积运用于超高层建筑,内地没有先例,国外也很少见。技术人员和工人们一起日夜加班攻关,经历三次失败后,1983年9月18日,第四次滑模试验开始。在1600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滑模缓缓提升。“成功了!我们成功了!”先是瞬间寂静,接着一片欢呼。

  滑模试验成功后,施工纪录不断刷新:6天一层,5天一层,4天一层。从第30层起,达到了3天一层——“深圳速度”由此诞生。

  北京香山饭店,上海金茂大厦,广州“小蛮腰”,城市建筑的每一步,都是改革开放的足迹。进入新时代,我们对自己的文化越来越自信,对建筑的理解也越来越成熟。速度和高度之外,绿色、人文、宜居成为设计和营造者的更高追求。

  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核心区的陆家嘴,持续吸引着全世界的顶级设计师。最新为这片城市建筑群带来光环的,是2016年完工的上海中心大厦。

  高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不是世界最高的大厦,但19种绿色技术的使用,使它成为世界最高的绿色建筑,每年可以节省25%的能源费用。为减少大楼与外界的直接热交换,设计师为大厦安装了双层幕墙,外层幕墙与内层幕墙之间形成温度缓冲区,从而与单层幕墙比降低了约一半的采暖与制冷能耗。大厦121层屋顶的钢结构上,布满了一个个小圆筒。这是270台垂直轴涡轮风力发电机,每年可以为大厦提供119万度绿色电力。

  大厦内部,每隔45米就有一个面向外部城市景观的花园中庭,这一灵感来源于上海的弄堂文化。大厦主设计师夏军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小时候住的都是老弄堂,弄堂狭窄的公共空间中,小伙伴们一起乘凉、游戏,给他留下了深深记忆。摩天大楼的花园中庭,就如同上海的弄堂,“把封闭的居住内部空间和喧闹的都市外部空间联结了起来”。

  走进大厦大堂,一件名为“上海少女”的雕塑映入眼帘。少女身着旗袍,足履皮拖,头向上扬,左手拿着一把扇子,右手提着一个鸟笼,轻盈曼妙的身材让人联想到上海中心大厦旋转上升的姿态。这是艺术家陈逸飞的作品。2014年,“北漂”了十一年后,“上海少女”回到自己的家,落户上海中心大厦,为这座“垂直城市”增添了一份人文魅力。

  大厦外形以圆角三角形层层收分,自下而上连续120°螺旋上升,从天空俯瞰,形似吉他拨片。临近的两座超高层建筑,中美合作设计的金茂大厦呈“宝塔”形状,环球金融中心则给人以硬朗的雕塑感。三座建筑并立,体现着中华文化的刚柔相济。

  夜晚来临,外滩上挤满了欣赏对岸陆家嘴建筑的游人。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大厦,一片现代城市建筑错落有致,与外滩百年老建筑交相辉映。

  从举全国之力在首都兴建十大建筑,到城市建筑群在各地崛起,新中国建筑的七十年跨越,正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一角。今天,经历了现代化洗礼的中国人,对于什么是适合自己的建筑,如何让建筑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理解越来越全面、深刻。一批又一批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精品建筑,引领我们不断进入新的城市生活空间,在这里,时代建筑绽放勃勃生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我们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中国建筑既面向未来,更背靠五千年中华文明。在这片底蕴深厚的锦绣大地上,我们向往着诗意的栖居。(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易舜)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责任编辑:郑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