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来山楂红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9-06 09:06

梁木

秋来了,天凉了,家乡的山楂果红了。

在我老家的山间丘壑,历来生长着葱茏可爱的山楂树,一副风骨嶙峋的样子。每到天高云淡的日子里,漫山遍野的山楂果,一串串,红通通,人们形象地称它为“山里红”。

野山楂,老家的土话叫“毛楂”,它的果形有点像油茶果,比油茶果小,只有手指头那么大,但硬度相当,俨然是“响当当的铜豌豆”的性格,可以历经磨难而有所作为。小时候,地方上有一小个子生产队长,不知道是谁突发奇想,暗地里叫他“毛楂”的,后来就公开化了,“毛楂”“毛楂”叫得顺口。你别看他个子矮小,但是长得结实,农村里的犁耙耖样样拿手,经常和一班年轻人比试,也从未输过。他带领的生产队,年年分红超过其他队一大截。他还带领一班城里下放的知识青年,硬是在山坳里的乱石岗里种下了数十亩柑橘呢。可以说,在那个“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这个叮当响的“毛楂”队长,为集体经济立下过汗马功劳。

那时,进山砍柴是一项必做的功课,农家烧饭要用柴火,生产队集体烧砖瓦要用柴火,读书费用也靠出售柴火。到了秋冬时节,万木渐渐萧条,放眼望去,光秃秃的远山上,出现了“点点红”,那就是“毛楂”闪耀的星光。我常常挑一担柴火,外加两口袋满满的山楂果,心满意足地回家了。如果“毛楂”暂时吃不完,就串成手链,很可以“炫耀”一段时间呢。

其实,酸甜可口的山楂果,它的药用价值多多,常用于辅疗消化不良,控制高血压、冠心病、高脂血症等。每到“双夏”农忙季节,我们农家就到山上砍一些山楂树的枝枝叶叶,经过翻晒切碎,可以当作茶叶饮用。在土制的茶壶里,抓一把晒干的山楂枝叶,冲上开水,就是一天的上佳饮料了,微苦且甜的山楂茶,既解渴又清凉,哪怕前一天存下的,大家还是接着享用。

随着科学的进步,“毛楂”改良成了“山楂”,它的作用更被人们发挥出来,有谁没有听说过山楂片的?家中的小孩遇到积食胃胀,山楂片往往就成了首选。也有开发成为山楂酒的,它沁润细腻、果香浓郁,是优质的果子酒。难怪,在酒会上,一些不胜酒力的人们,倒上山楂酒也能应付自如,自得其乐。

我还有幸见得一场以山楂为主题的庙会。那是去年中秋节前,我在邻县玉山就与山楂不期而遇,那是农历八月十二“横街茅楂会”,享誉周边四省九县。如此说来,“毛楂”的称谓很多,俗称“茅楂”“红果”“酸枣”都是。据说,玉山的“横街茅楂会”起源于清朝乾隆年间,是为了庆丰收、保平安的民间交易会,其时,正是山楂成熟的秋收时节,横街人采摘山楂到集市上叫卖,那是水灵灵、粉嘟嘟的山楂,又大又红,特别惹人喜爱。

在这一年一度的盛会上,我们随街看到,青春少女用山楂串成了饰品,挂在手腕和脖子上叫卖,犹如璀璨的项链,真应了“秀色可餐”的成语。横街集市内外,交易的、旅游的、走亲访友的,熙熙攘攘;古镇河岸两边,土特产、小家电、手工艺品等,琳琅满目,已然奏响了一街“茅楂搭台、经贸唱戏”的交响曲......

“七月半,毛楂红一半;八月中秋,毛楂红溜溜。”儿时的童谣隐隐约约传来。中秋节将至,真想去老家的山里看看,山楂果也该泛起了红晕,那正是家乡的呼唤!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