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 | 南疆四十年祭行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8-18 07:16

编者按: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对越自卫还击战胜利40周年,为了纪念那段不能忘却的历史,为了看望那些长眠了40年的战友,今年3月,本文作者江吉林与原陆军第20军某师的百余名参战退役军人一起,前往广西、云南祭奠英烈, 在一起回顾了那段血与火相融合的悲壮历史。热血洒南疆,军魂永留存。军人们的奉献和牺牲,换来了祖国边境的安宁,他们的精神永远值得后人怀念。作者江吉林系巨化报原总编辑,曾获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

讲述:江吉林

沉重的祭奠

让我们简要地回顾一下那段血与火的历史吧。1979年2、3月间,为了保卫我国领土不受侵犯,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不听警告劝阻,频繁在我广西、云南边境打枪开炮埋地雷,侵我领土,毁我村庄的越南侵略者进行了坚决的自卫还击,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我国的神圣领土。当年,我国各大媒体对他们的英雄事迹作了广泛的公开报道,参战官兵被誉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

今年3月16日清晨,我们身着当年参战的65式军装,分乘两辆大巴,向广西龙州烈士陵园进发。

这一天,天空阴沉,薄雾飘绕。我们迈着沉重的步伐进入烈士陵园,在高耸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列队集合,前排的战友双手拉着“深切缅怀为国捐躯的战友们,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长横幅,这是一条沉甸甸的长横幅,它系着我们沉甸甸的心啊!站在队伍前方摄影的我看着横幅,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本文作者在深情祭奠战斗英雄曾春华烈士。

我们面对烈士纪念碑默哀三分钟,行三鞠躬大礼,向烈士们敬献金黄色的菊花,飘渺的青烟捎去我们对烈士无尽的思念。我们向烈士们敬上红星二锅头。红星,象征我们当年的红帽徽,二锅头,是高度烈性酒。我们认为只有敬这种酒才能表达对刚烈牺牲战友的敬意,同时寄托我们对培养刚烈血性的现代军人的期望。这时,我心中默默吟道:“自卫还击四十年,祭奠活动到陵园,献花敬酒慰战友,烈士英魂千万年。”

集体祭奠仪式之后,我们抬着硕大的花圈缓缓来到烈士墓地。我们大多是40年来头一回到这个相隔几千里的墓地。这是一片什么样的墓地啊,放眼望去,在两万多平方米的红土地上,墓碑一块挨一块地挺立,横看成排,纵看成列,远近高低尽相同,就像一支整装待发的军队集结在广场上。墓碑旁的一面面小五星红旗随风飘扬,像是为我们的战友出征壮行,也像是向他们报告祖国边境已经安宁的消息。

我在墓地第一排的位置,找到了师侦察连连长、一等功臣嵇达亚的墓碑,刹那间,他的事迹在我脑际浮现。嵇连长是在被部队确定当年转业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带领连队奔赴前线参战的。一天夜里,他从师长那里受领任务后,即刻带领连队出发侦察敌情,为大部队当开路先锋。在连队遭遇敌人伏击时,他靠前指挥战斗,腹部动脉血管被敌人子弹打断后仍坚持在指挥位置,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侦察连与我在部队工作的师机关同驻一个营房大院,嵇达亚是我熟悉的连队干部,40年后伫立在他的墓前,他的音容笑貌再现眼前,我想立刻握住他那钢钳般的大手,而他再也伸不出手来了。我跪在他墓前,含着热泪,抱着他的墓碑向他致敬,把他的妻子、孩子一直得到部队照顾的消息告诉他,让他安息。

告别了嵇连长,我和妻子又很快找到了他连队的班长、二等功臣戴新雄的墓碑。戴新雄是1975年入伍的江山籍战士,与我是衢州老乡,参战前曾到我房间来玩过。这是位憨厚敦实的小伙子,我们军龄悬殊很大,但相谈甚欢,并相约今后脱下军装,要相互多走动多会面。可此时此刻,他却静静地躺在墓地,我对着墓碑上的照片无论怎么呼唤,他也说不出一句话了!我向他致哀致敬,约他来世再见。

告别了戴新雄,我开始寻找他的战友、六班副班长曾春华。曾春华是我在前线采访的重点对象,是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好战士。参战前我并不认识他,可他牺牲后,我变得对他特别熟悉,因为我多次到连队采访过他的英雄事迹,还专程到广东揭西他的家乡、母校采访。曾春华,你在我心目中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啊!你在部队练出了一身硬功,一拳能砸断五块砖头,格斗勇猛顽强,游泳是技术能手。你带领尖刀小组,在消灭敌军火力点,为部队开辟通道的战斗中负伤倒地,但在敌人扑上来抓你的瞬间,你迅速拔出匕首,猛然跃起,将匕首插进了敌人胸膛,用手榴弹炸掉了对我军威胁最大的火力点……今天,我在你的墓前复述着你的英雄事迹,你听到了吗?在你牺牲的当年,你的妹妹继承你的遗志,也穿上军装成了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你应该为此高兴吧?人民的英雄,我们的好战友,你安息吧!

参加祭奠的老兵们在烈士陵园肃穆列队。

祭奠结束了,可还有一个在我心目中留有深刻印象的战友墓没找到,他叫涂维军,是湖北京山县杨集公社一个贫农的儿子。涂维军入伍前就加入了共产党,曾在大队担任党支部副书记。涂维军在激烈的战斗中牺牲了,战友们在清理他的遗物时,从他上衣口袋里发现两封遗书,一封是给母亲的,另一封是写给连队党支部的。“如果我在自卫还击战斗中死了,望组织上不要将我的遗体送回我的家乡,也免去组织上的一切支费,让我的英灵在祖国的边疆上空飘荡,看到祖国繁荣昌盛,人民能世世代代过着幸福生活,这样,我将在九泉之下长眠和微笑。”两封遗书,一片丹心,烈士英灵气贯长虹!当年,《解放军报》曾在第一版以《一个共产党员的遗书》为题报道了他的事迹。

军魂永存

在寻找烈士的时候,我在墓地的后方一侧看到了一堵崭新的英名墙。这是一堵不太高大的墙,却是一堵悲壮的墙,在我看来是铁壁铜墙啊!红褐色的墙面上整齐地排列着332位英烈的姓名和遗照。这些英烈所属的部队,在战场上是同我服役的部队并肩执行战斗任务的,我在英名鼎里敬上一炷香后,特别细心地瞻仰起来。

英名墙落成纪念碑上镌刻着这样一段文字:“1979年3月12日,150师448团在光荣完成越北作战任务向祖国回撤途中,突遭敌人包围,在与险境恶敌激战中,指战员英勇顽强,惨烈悲壮!有拉响手雷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有为掩护战友凛然赴死的,有高呼口号跳崖的,他们绝境突围,血洒山野,为国捐躯。他们的壮烈牺牲与我军历代英烈楷模比肩生辉,他们的事迹光照日月!他们就是332位遗骨他乡的失踪烈士……”

本文作者1979年3月在越战前线。

简短的文字记录着英烈的事迹,字字句句令人扼腕落泪,这是一堵世上少有的英名墙啊!我在英名墙前伫立许久,想起了今年2月27日罗援将军在微信“头条号”上泪荐的《败仗中的真英雄》,文中记述了这支部队在凶险怪异的山峦,被敌军重重围困,没有后援,孤军与敌单打独斗的惨烈情景,其中该师耿进副参谋长的两个儿子也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我凝视着英名墙上的英名感叹:英烈们,你们是不屈的生命,你们的壮举堪比抗日战争中的狼牙山五壮士,如同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勇士!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与英名墙合影,与这些英烈合影,把立在墙旁的“军魂永存”纪念碑拍下来永久收藏。整整40年了啊,英烈的英名才见到天日。战友们、英烈们,你们是败仗中的真勇士,你们蒙冤太长时间了,“不能让英雄流血又落泪”!你们回家的感觉还好吗?你们曾被坊间误为战场上的逃兵,失踪的军人,如今你们冤屈的苦水可以吐尽了,为你们背黑锅的亲人可以抬头了!“为国舍命人天共仰,魂归华夏环宇永垂”,英名墙上的这副对联是对你们最好的褒扬!热血洒南疆,军魂永久存。

祭后沉思

在离开烈士陵园的大巴上,我的心随着滚动的车轮跳动,久久不能平静。当年在战地救护所采访见到的惨烈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一个个年轻的战士身上还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可眼睛却永远地闭上了。牺牲的战士有伤在头部的、伤在胸部的、伤在腹部的,有的肢体不全,磨破的军装上血迹斑斑。我饱含热泪,在这些战友面前久久地肃立,默默地看着军医、护士给他们脱下散发着硝烟味的军装,擦去身上的血迹,换上新的军装,由战友们将他们抬上解放牌大卡车,拉回国内。此情此景已过去40年了,对我来说却恍若昨天那样清晰啊!

此时此刻,我的眼前还浮现出一幅名为《死吻》的照片,拍摄者是原47集团军的摄影干事王红,照片记录的是一个震撼人心的真实故事:在1986年收复老山、者阴山的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一位小战士英勇作战,身负重伤,因前线医疗条件所限,伤口严重感染,在生命奄奄一息之际,他对师指挥所野战医院女子救护队护理他的张茹轻轻地说,我20多岁了,未谈过恋爱,也未接触过异性,现在快不行了,你能否拥抱或吻吻我?年轻的女兵毫不犹豫地满足了年轻战士的请求,轻轻地抱起他的头,深情地亲吻了战士的脸庞。战士感受着亲吻的幸福,带着一丝笑意离开了人世。这幅照片中的战士叫赵维军,甘肃省榆中县鲁家沟村人,现安葬在榆中县兴隆烈士陵园。

《解放军报》当年对战斗英雄涂维军的报道。

在我看来,《死吻》这幅照片,闪烁着战友间生死与共的高尚情怀和伟大人性的光辉,比二战时期的经典作品——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战士与女友在城市广场上的《胜利之吻》,蕴含的意义更为深刻,我一想起来就动情动容,嗓眼发热,悲泪盈眶。

车厢里在播放反映当今生活的电视片,而我眼前却反复出现了上世纪80年代的影片——《高山下的花环》中的镜头,梁三喜、靳开来,一个个鲜活的参战人物在我眼前闪现,一个个战斗场面在我眼前重现,梁大娘、韩玉秀一个个烈士亲属向我走来,《血染的风采》《十五的月亮》《再见吧,妈妈》的旋律在我耳际回荡,我感情的潮水像脱缰的野马奔腾:烈士们的人生太短暂太遗憾了,他们极大多数与《死吻》中的战士一样,都是在风华正茂的时候牺牲的,他们没有恋爱,没有结婚,没有子女,即便已成家的指战员,他们的子女也大多幼小,有的孩子还没有面对面叫过爸爸、妈妈,长大后也叫不应爸爸、妈妈了啊!烈士们没有享受到我们所享受的生活甘甜,烈士父母的心灵深受战争的创伤。

借这次祭奠活动的机会,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老兵重返广西水口关,这是我们当年出征的关口,那时,这里日夜散发着浓浓的硝烟味,如今,中越双方的口岸和出入境检查站面面相对,在中方一侧,我看到了这样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同志”。在游览游人如织的友谊关景区时,有的老兵还在当年交换战俘的零公里处,亲密地与越南的边防人员合影。这一幕幕情景令我感慨万千: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人民总是友好的,是战争让中越双方一度怒目相对,枪炮相见,流血牺牲。

看着车窗外一派祥和宁静的景象,我似乎听到了历史老人在告诫人们:国家利益是至高无上的,各个时期为国捐躯的烈士都是光荣的,任何时候人们都不能忘记他们啊!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建邦)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