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山名列《宋史》第一人 王汉之:为国舍家,长眠他乡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7-29 08:57

王有军

编者按:《宋史》是二十四史中篇幅最庞大的一部官修史书,其中记录的衢州名人不少,尤其是铁面御史赵抃携“一琴一鹤”赴四川成都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

但是,甚少有人知道,常山芙蓉章舍王氏,一门九进士,王汉之是其中最具传奇性的人物。他不仅是常山第一位名列官方史书《宋史》的人,也是常山第一位“封侯”的历史名人。

游宦四方建功业

王汉之(1054—1123),字彦昭,自幼好学,出类拔萃。熙宁六年(1073),年仅19岁的王汉之一击即中,顺利考中进士甲科,由此走上仕途。他从秀州司户参军起步,在州县辗转、在京城拼搏,亦文亦武,历任四十多个职位,仅尚书省六部就占其五,先后担任过吏部、礼部、户部、兵部、工部等五个部的侍郎(员外郎),履职之地跨越汝州、亳州、婺州、真州、潭州、洪州、青州等24个州县(涉及现在的12个省)。

王汉之考中进士的第4年,父亲王介不幸去世,此时王沇之、王涣之尚未登科,兄弟几人相依为命。可以说,王汉之在政治仕途上的每一步,都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政绩打拼出来的。

“世美坊”是衢州现存年代最久远的牌坊之一,位于常山县东案乡金源村,它见证着王氏家族“一门九进士”的荣耀。资料图片元丰二年(1079)前后,担任亳州州学教授的王汉之,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位贵人,知州曾巩对其十分赏识,“侍以国士”,推荐他担任和州防御推官。机会再一次降临到王汉之头上,已经是元祐元年(1086)了,他通过了吏部的铨格试,先后任金华知县、渑池(属河南)知县、真州(今江苏扬子一带)知州等职。

靖国元年(1101),朝廷下诏令各道将财政收支情况上报朝廷。王汉之上书进言:“由于没有户籍制度,因此官府不能掌握具体的收支损耗情况而加以统筹。如果郡县建立户籍田地制度,然后汇总至道一级,那么天下财政收支便了如指掌了。”朝廷采纳了他的意见,并将其调入京城,从此一路升迁。

政和六年(1116),安徽六安发生暴乱,匪首刘五率人在周边烧杀抢掠。时任濠州(今安徽凤阳)知州的王汉之,直面兵力不足等困难,一面迅速占据险要地势,掌握敌情,一面召集大户的兵勇家丁排兵布阵,匪徒屡攻不得,只得悻悻而退,人们对他感恩戴德。第二年,朝廷予以嘉奖,进封“信安郡开国侯”。

宣和二年(1120),方腊在江西青溪起义,连克六州五十二县。王汉之时任江南东路兵马钤辖,作为北宋王朝统治的捍卫者,他严明军纪,调兵遣将,数次击败义军,抓获多名义军将领,被授为江南东路安抚使,其老家常山芙蓉章舍惨遭义军报复,包括兄弟沇之、沔之的儿子在内,王氏族人几乎被屠杀殆尽。王汉之强忍悲痛,会同朝廷大军平定了起义,升龙图阁学士。《宋史》卷三四七《列传第一百五》载有王汉之生平事迹,王汉之由此也成为常山籍名入《宋史》第一人。

牵线搭桥石换宅

王汉之王涣之兄弟,有一个共同好友——书画名家米芾。

米芾与王涣之无疑是亲密无间的朋友,米芾题写的《送王涣之彦舟》,是书法名帖《蜀素帖》的压卷之作,至今珍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馆。另外,米芾还写有《太师行寄王太史彦舟》《和王彦舟》《呈王彦舟》等诗,字里行间,满满地都是志趣相投的气息。

“贤良宗祠”中的“贤良”一词,正是为了纪念王汉之的父亲王介。资料图片米芾和王汉之,彼此交情也不浅,有诗、有字、有故事。《将行戏呈彦楚彦昭彦舟》 是米芾赴京城前辞别王汉之兄弟的诗作,依依不舍,欲言还休;《春呈彦昭使君陪壮观之赏》,则是米芾在王汉之陪同下登山赏雪景之后的即兴之作。米芾《宠临帖》,系致关景仁(字彦长)书札,作于元祐七年(1092)。书札云:“昨日特承宠临,属王氏兄弟饭,遂阻于门迎。”据曹宝麟老师考证,帖中的“王氏兄弟”即王汉之、王涣之兄弟,可以料见,米芾与王氏兄弟的交往还是比较深入的。

宋代蔡绦《铁围山丛谈》讲述了一桩米芾与王汉之有关的秘事:“江南李氏后主宝一研山,径长尺逾咫,前耸三十六峰,皆大如手指,左右则引两阜坡陀,而中凿为研。及江南国破,研山因流转数士人家,为米元章所得。后米老之归丹阳也,念将卜宅,久勿就。而苏仲恭学士之弟者,才翁孙也,号称好事,有甘露寺下并江一古基,多群木,盖晋、唐人所居。时米老欲得宅,而苏觊得研山。于是王彦昭侍郎兄弟与登北固,共为之和会,苏、米竟相易。米后号‘海岳庵’者是也……”

说的是米芾退隐丹阳之时,极想找到一处安居之所,他在《呈王彦舟》一诗中也提到,“炼药惊衰早,逢人话索居”,可惜久而未得。当时苏仲恭堂弟有一座晋代古宅,位于北固山甘露寺附近的江边上,米芾非常中意此宅; 而苏弟则想得到米芾的名石——“研山”,它曾经是南唐后主李煜的心爱之物,米芾为之作过传世书卷“研山铭”。后来,米苏双方请王汉之兄弟出面调和,共游北固山,达成了“研、宅”交换协议。米芾对此古宅极为满意,取名为“海岳庵”,寓意“山海间的宅院”。此事在《避暑漫钞》《秋宜集》《岳氏法书赞》等书籍中均有记载。

就这样,在王汉之兄弟的牵线调和之下,名石“研山”、古宅“海岳庵”顺利易主交换,成就了一段历史佳话。

交游会友多酬和

宋代程俱在《延康殿学士中大夫提举杭州洞霄宫信安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七百户食实封一百户赠正奉大夫王公行状》中这样评价王汉之:公以高明之姿、纯正之学、敏达之才,自经术、政事、文词、字画、养生之妙,方外之理,皆意出人上,自以无前,一时交游号为第一。

海岳庵研山(素园石谱)资料图片

王汉之的交游记载不多,除了米芾之外,孔平仲、刘跂、张耒、蔡肇等友人有赠诗若干,从中也可窥视其性格能力之一二。

孔平仲有诗《寄王彦昭教授》,从内容上看,应该是寄于王汉之初涉官场,在担任亳州州学教授期间。孔平仲说“我志如柳惠,何尝厌三黜。君才如叔夜,犹苦不堪七”,既表明了自己屡次被贬无怨无悔,也提及王汉之才气如叔夜(嵇康),却不愿过多介入政治是非,两人“趣向大抵同,离合何不一”,多么希望能够经常会面,互相倾吐心声啊。

刘跂有《次王彦昭寄苏景谟青社园亭韵二首》,是王汉之、苏嘉、刘跂等人聚会时的唱酬之诗,惜王汉之的原韵找不到了。从“曲水流觞如故事,平山行乐有新诗”“高山流水有深意,翠竹黄花如故人”等句,可以想像诗人们仿学古人曲水流觞之雅意,纵情山水、相谈甚欢的场景。

苏门四学士之一张耒,与王汉之属世交,其父与王介交好。张耒有五首诗与王汉之相关,底调大多婉约忧郁,可能与其生活经历有关,分别是《次韵和王彦昭九日湖园会饮》《和陈器之谢王渑池牡丹》《次韵王彦昭感秋三首》。《和陈器之谢王渑池牡丹》,写的是王汉之任渑池知县时,组织了一场“以诗换牡丹”的雅事,“十首新诗换牡丹,故邀春色入深山”“狂来满插乌纱帽,未拟尊前感鬓斑”,道尽了文人性格的风雅与狂放。

后来,王汉之兄弟迁居京口(今镇江),新居落成,画家蔡肇前往祝贺并题诗,依韵和诗一首《次韵王彦昭昆仲题京口新居》。诗中提到“六合不为狭,五亩亦为谋”“何妨傍城邑,心远地自悠”“漕水应潮涨,堂下可遭周”,既表露了对王汉之归隐的羡慕贺喜,又体现了闲逸淡泊的生活情趣。

乐善好施睦亲友

王汉之是家族同辈人里出仕最早、官职最大的一位,无形中被视作王氏家族的核心人物,加之其敦睦友爱,轻财好施,许多亲朋好友都前来投奔。

据程俱记载,王汉之显达之后,买田乡里,凡家族中困顿落魄者,均一视同仁地予以救济扶持,众人“赴之如归”。临终之际,他还立下遗嘱,要求凡姐妹侄儿中孤寡病弱的,“廪给如故”。王氏兄弟四人,除大哥沇之定居钱塘(今杭州)外,沔之、汉之、涣之皆在南徐(今镇江市丹徒县),相互扶持照应。王汉之不仅对亲友如此,对乡邻也是这样。常山人江景房的四世孙江器博,性情旷达,好交友,精琴书,中年落魄无所投靠,王汉之得知后,念及同乡之谊,收留了江器博,同时将二哥王沔之女儿嫁于江器博之子江参,一并定居在南徐,从此居有庐,月有馈。江参,字贯道,后成宋代绘画大家,名振一时,传世作品有《百牛图》《千里江山图》《摹范宽庐山图》 等。宋人吴则礼有诗云:“即今海内丹青妙,只有南徐江贯道”。

米芾誊写的《蜀素帖》被先人誉为“中华第一美帖”,此中压轴一首即为《送王涣之彦舟》。资料图片王汉之著有文集三十卷,可惜没有留存下来,仅存诗句三首。其中《刘阮洞(二首)》是他与王沔之同游天台刘阮洞所写:

其一

洞府门闲白日赊,碧潭清影照云霞。

弄珠人捧江皋佩,刻玉岩开阆苑花。

风月有情回俗驾,尘埃无处问仙家。

归来怅望金桥处,露滴桃源一径斜。

其二

二女春游阆苑花,醉邀刘阮饭胡麻。

仙衣忽逐笙箫去,空倚山头恨落霞。

诗文清新雅致,其中却隐隐透露出避世离俗、寻仙问道的想法,这也符合王汉之一贯的情趣喜好。据程俱记载,王汉之曾遇方外高士,得九转丹诀,修身养气练习15年,直至晚年须发皆黑。他还在大茅峰建造洞阳庵,邀请道士沈若济炼制丹药,叹惜丹药未成人已西行。

宣和五年(1123),70岁的王汉之寿终正寝,安葬在镇江丹徒马鞍山。从此,出自常山的信安郡侯王汉之,与父亲王介一道,永远地长眠他乡。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林敏)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