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绍宋助奉祀官繁豪 保护楷木圣像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6-24 07:56

  庄月江

  孔繁豪先生,字伯辰、字孟雄,五经博士孔庆仪长子。民国十二年(1923)冬,父亲庆仪先生(民国四年改称奉祀官)病逝,孔繁豪于民国十三年(1924)春承袭奉祀官职,主持奉祀官府工作,并筹划每年的祭孔活动。

  民国廿四年(1935),国民政府取消一切封建爵位,曲阜孔氏衍圣公孔德成改称“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特任级待遇;衢州孔氏奉祀官改称“大成至圣先师南宗奉祀官”,简任级待遇,并颁发给孔繁豪“大成至圣先师南宗奉祀官”铜制官印。翌年,曲阜奉祀官孔德成大婚,孔繁豪送贺礼40银元。

  孔繁豪与曾任北洋政府司法部次长、方志学家龙游人余绍宋的关系很好。孔繁豪任职期间,余绍宋帮他做了三件大事:一是南宗家庙祭祀,二是收回龙游县祭田,三是保护楷木圣像。

  民国廿三年(1934)冬,孔繁豪拟赴南京向国民政府反映当局未重视孔氏南宗圣裔,圣裔的地位不及“四哲”之后裔等。

  那时,余绍宋寓居杭州,孔繁豪请余绍宋为他出主意。此事,《余绍宋日记》载:“孔繁豪来自衢州,谓现在政府崇孔,渥遇及于四哲之裔,独于南宗圣裔置之弗论,颇欲有所陈请,将赴南京。余告以去南京无益,宜速以此意通知山东衍圣公,请其出面说话,一面由余为致书汪汉滔。汪与孔祥熙有旧,又是地方官,由其函告祥熙,说明南宗圣裔实是长房嫡派子孙,理应恢复奉祀之故,由其提出中央会议,或可办到,若贸然往南京,诸贵人不易见,且亦不知其中缘由也。彼甚以为然,因为书与汉滔。”(1934年12月3日)余绍宋出面给汪汉滔写信,嘱其请孔祥熙从中斡旋。汪汉滔是江山大陈人,时任浙江省第一特区(衢州)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

  孔氏南宗家庙在龙游有祭田等资产,历充族中振济及补家塾经费。国民政府成立后,龙游教育局拟请拨回龙游管业。

  得此消息,族中大哗。孔繁豪即嘱其弟繁英和族中长辈继章、昭孙等,一再声明该田原系荒芜经孔族招工垦植历久,管理完粮纳税与民间私有产业无異,不能转拨等情,呈请内政部饬属查明维护孔氏利益。一面嘱繁英请余绍宋先生主持公道。民国十七年(1928)2月13日,余绍宋与时任龙游教育局长的琚孟白谈话,“劝其勿再提拨孔氏祀产事,渠颇谓然。”

  尽管琚孟白在余绍宋面前“颇谓然”,但毕竟利益所在,此后并未归还。直到民国廿四年(1935)年底,余绍宋为此事找了时任龙游县县长的周俊甫先生,请其妥善处理,周县长看重余绍宋身份与名望,准其所请,指示将龙游县教育局经营的孔氏祭田发还孔氏南宗家庙。

  抗战期间,为了保护楷木圣像,国民政府电令浙江省政府妥善安置孔氏南宗家庙的镇庙之宝楷木圣像。浙江省政府电令奉祀官府将楷木像向龙泉转移。民国廿八年(1939)6月1日,奉祀官孔繁豪在4名卫兵的护送下,携楷木圣像辗转来到龙泉八都李家祠堂,作为圣像的供奉处。次年冬,浙江省政府电令孔繁豪,将楷木圣像转移到庆元县,庆元县县长吴醒耶选择大济村慎修堂,供孔繁豪安家,并供奉圣像。每年孔子诞辰,庆元县官绅、师生人等,在庆元文庙举行祭孔仪式,仪式毕后,沿街巡游。

  孔繁豪先生于1944年10月12日在慎修堂逝世。遗嘱其弟繁英先生长子祥楷承袭“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职。

  民国三十五年(1946)农历8月27日,衢州孔氏南宗家庙举行迎接楷木圣像还庙的集会,并祭祀孔子。当年农历8月28日的《大明报》载:“昨日圣诞、教师节,各界首长招待教师,上午纪念大会参加者千余人,圣像还庙典礼,余主任主祭。”这次祭祀典礼,由当时的绥靖公署主任余汉谋将军主持。浙江省政府主席沈鸿烈,特派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姜云卿作为他的代表参加。此外,还有军政要员40余人出席。当天上午9时整,孔子及亓官夫人楷木像由一蒋姓团长护送还庙。由孔氏家庙理事长、奉祀官的代表孔宪洛先生将楷木圣像安放在思鲁阁。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