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 爱并沉默着

来源:衢州晚报 2019-06-14 09:36

杨涛

时间流逝,父亲的体格正在衰弱,但他仍像顶梁柱般地支撑着整个家。

我的父亲,外貌平常,一双耷拉的眼睛显示他工作的疲倦。他不抽烟,不喝酒,最大的喜好就是在车上放些花生,无事的时候便剥几颗。他不怎么喜欢说话,但脾气有时候非常暴躁。

记得儿时,一次和父亲玩时,我在前面跑,他在后面追。由于天黑,没看见前方高出的台阶,一个“狗啃泥”,摔得我哭爹喊娘。父亲见状,焦急地送我去医院。我的嘴唇被缝了好几针。父亲皱起眉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皱眉头,也第一次对他有了小小的怨恨。

随着我慢慢地长大,父亲因为工作忙,从来没有陪过我,送我玩具更是不可能了。慈爱的妈妈会带我玩耍、买玩具,所以,小时候我总觉得是妈妈好,即使妈妈说我们的钱全是爸爸挣的,我还是会时不时疏远父亲。但我知道,他每次回家都会偷偷给我盖被子,修理那些被我弄坏的玩具。

小学是我最讨厌父亲的时期,我们好像一对敌人。一次,我早上起床,来到台阶上“释放自己”。这是父亲开汽车修理店租来的房子,二楼的台阶上没有围栏,我的尿竟然精准地落在父亲徒弟的头上。徒弟脾气好,没说什么,直到当天下午,他的手机被一个外地的驾驶员偷走,他不由地抱怨起来:“真倒霉,上午头上被撒了一泡尿,下午又被人偷了手机!”

父亲听了,不由得火冒三丈,原本就对我撒尿人家头上的事情耿耿于怀。“倒运!”父亲大吼一声,便抽出长如蟒蛇、厚如猪皮的皮带来抽打我。我不认错,“我又没有错,又不是我偷的。”我狠狠地瞪着他。他一边抽打一边看我哭喊,见我不肯认输,便越打越凶。直到皮带上的铁扣打到我,我蹦了起来,蹲下身体,因为太痛,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血就从耳朵流了出来。这时,父亲才意识到自己下手过重,想过来安慰我,就被我一手推开。我冲进房间,锁上门,一个人痛哭。而父亲只知道站在门口徘徊,焦灼地拍着门,叫唤我的名字:“杨涛,杨涛。”

现在,父亲提倡自觉,偶尔会说我几句。想来想去,能晚上监督我睡觉、抽时间陪我补习的人也只有他了。

去年年底,父亲生病住院了。他变得格外啰嗦,在微信中无力地发些让我听话的话,让我无言以对。

过年前几天,父亲下班稍早一点,也许是担心我玩游戏太久的缘故,便特地提出要陪我打乒乓球,我欣然接受。打了一会,他接到一个电话,便停下来,让叔叔陪我打,自己则在电话里谈事情。接完了电话,他又从客厅的柜子里掏出记账本,坐在沙发上,一个个打电话,催要顾客的欠款。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去找他打乒乓球,发现他竟然在沙发睡着了。

诠释父爱很简单——父爱,就是爱并沉默着。

(作者系龙游小南海初中九年级学生)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