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来源:衢州晚报 2019-06-14 09:34

唐晋枫

曾经

我好想成为父亲,

像您一样,

豪迈地坐在八仙桌上首,

和大人们推杯换盏仰脖子喝酒。

高兴了,

还可以撸起袖筒猜拳行令。

有时,

看到您掏出皮夹给亲戚本家送礼,

或者,

给我们兄弟分派一张一毛的压岁钱,

觉得这简直就是皇上,

举手投足间满满的都是自信。

对我们说话也无需讲究,

想重就重想轻就轻。

您没回来,

我们决不能先吃,

锅肚脐里那一碗最甜的焖番薯总是您的,

妈妈说:您是父亲!

曾经

我不想成为父亲,

不愿像您那样,

起早摸黑地和山石田土打交道,

看到实木扁担的两头都弯了下去,

我知道,

那挂着的箩筐不轻。

当清晨的曙光刚刚透过天井,

就依稀听到铲耙和尿桶的撞击声,

那时我真的还没睡醒。

暮色中的山道弯弯,

经常有您弓腰曲背的身影,

那是最让我心痛的一道风景。

有时您实在累了,

出嫁的大姐会回家看您,

当然也免不了带点营养品,

而您总是不近人情地说道:

“死不了,咱是当粗的命!”

今天

我终究成了父亲,

那曾经向往过又害怕过的父亲,

而您已经离我而去,

带着我给您的城里房子的钥匙,

带着您对我说“下次再来”的叮咛。

此时我才梦中惊醒,

我,已经做完了孩子,

我,已经成为至高无上的父亲!

可以任性地做您做过和没做过的一切事情!

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除了平添了几分不再被呵护的高傲,

还有几分不再有依靠的坚定。

我忽然明白了:

原来,

天底下最不好当的是父亲!

可转念一想,

这是生命的轮回,

上天的注定。

只要是人,

都会有一个如山一般伟岸的父亲,

只要是男人,

大多会成为一个不得不孤独的父亲!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