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六一”百态

来源:衢州日报 2019-06-14 08:51

郭永星

六一国际儿童节,是孩子们最期待、最高兴的曰子。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亦或许是我年纪太大了,对“儿童节”本来就不够关注、关心。除了当天一大早听到隔壁大成小学高音喇叭里,不断传来一位女教师满怀深情、穷尽洪荒之力的祝小朋友们节日快乐的呼喊声;看到马路上几对年轻夫妇,拖着打扮得像花朵似的孩子们,急匆匆地赶往附近的“工人文化宫”(估计是)参加表演;还有在公交车上,偶尔发现几个大妈,拎着包装精美的儿童玩具,或其它的儿童节礼物之外,亦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热烈、特别令人期待的场景和节日气氛。倒是不少微信群和朋友圈里的老哥、老弟、老姐、老妹、老儿、老女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不已,贺声连连。有的一大早就在网上发来“贺信”,祝福小朋友、老儿童们节日快乐,心想事成;有的在短信中详尽介绍六一儿童节的来历,告诫人们千万不要忘记二战期间,88名无辜儿童被纳粹分子用毒气杀害的那段悲惨的历史;有的还不失时机地给自家或亲朋好友的孩子们发个红包,以示鼓励和关怀等诸如此类,无不充分体现了家长和长辈们对下一代的企盼、关爱。

按照惯例,我们宝宝的贤奶奶张宏女士,每年的六一儿童节,都要给孙子发个红包,当然,今年亦不例外。可是,正当奶奶把早已备好的红包交给孙子的时候,即将参加中考的孙子,却不好意思地说:“奶奶,我现在已经不是儿童了,不能再收儿童节的红包了吧(多么懂事,多么善解人意的孙子)!”在我们好说歹说之下,最后,才来了一句:“那就下不为例吧,谢谢奶奶了!”

与此不同的是,远在南京打拼的小儿子,却是一大早就在“家人群”里,发来短信说:“今天我过节,有没有人给我发个红包啊?”面对从小就喜欢搞笑、捣蛋的小儿子,我毫不客气地说:“超龄儿童这次就免了吧!对你的无理要求,我们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屑一顾!”谁知道,童心未泯的小儿子却回了我一句:“哼,谁还不是一个宝宝啊!”

此话,虽然听起来有点令人啼笑皆非,但小儿子说的也是大实话。无论什么人,从小到大,谁都是个宝宝,谁都曾经被宝贝过!想想我们小时候,尽管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每逢过“六一”,平时省吃俭用的父母,不都是千方百计地为曾经亦是宝宝的我们,买件新衣服、做点好吃的吗?有时候,还拿出几毛、几块(那时不叫红包)塞到我们口袋里说:“留着买点学习用品,别乱花。”

现在,我们的父母早己驾鹤西去,我们的子女亦早己成家立业,为人父母。在与子女们相处的日子里,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我们的孩子们在上一代人的教育和影响下,也是有担当,有爱心和责任心的人,他们也像我们的父母对待我们一样培养着自己的孩子。每每看到这一切,我总是打心眼里感到无限的欣慰。中华民族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不正是这样薪火传承,一代代传下去的吗?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