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与衢州,失散多年的姐妹城市?

来源:衢州日报 2019-06-10 09:17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李啸 文/摄

暮春时节,诗人李白在武汉黄鹤楼与孟浩然依依惜别,目送友人的客船渐行渐远,消逝在长江的天际间……一千多年后的又一个暮春时节,坐在南下的高铁列车上,我在脑海里反复吟诵着这首壮行诗,希冀为自己的烟花三月下贺州,增添一份豪迈壮阔的诗情画意。

贺州钟山县百里水墨画廊一隅。

流连在世界长寿市广西贺州的四天时光里,我度桂岭、过昭平、下桂江、梦黄姚,回味着姑婆山香醇的酒,徜徉着水墨画廊悠然的风,摩挲着潇贺古道上岑寂的石阶,日子过得如此悠长舒缓。倏忽间,直到看到同行友人挥泪拥抱,即将各奔东西时,我才如梦初醒,不知今夕何年。

北上的高铁列车上,我回看手机里贺州之行的一幅幅图片,思考着为何会对陌生的贺州有着一见如故的熟悉,以致忘却了时间的存在?

穿过一座隧道后,光与灵感一起跃入,脑洞陡然大开:贺州与我的故乡衢州,何其相似哉,难道她们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城市?

贺州与衢州的血脉里,流淌着宗亲的基因

“几年宦迹浪江湖,至此功名心已无。独上高楼翘首望,江郎山下白云孤。”曾几何时,这是中国南方毛氏家族的成年男丁都会背诵的诗歌,其作者是贺州刺史毛衷,诗名叫《贺州作》。

熟悉衢州的人都知道,现已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的江郎山就在衢州江山市。毛衷缘何会在贺州思念千里之外的江郎山?

这背后,是一段战乱造就的特殊因缘。

贺州市博物馆馆长胡庆生考证说,毛衷是江山人,他在北宋政和年间任贺州刺史,待他准备告老还乡时,江南爆发的方腊起义,牵制了他的归途,只好携子滞留贺州富川,从此江山籍的毛氏族人便在广西落地生根、开枝散叶。毛衷也因此被广西贺州、阳朔和湖南江华县等地的毛氏族人奉为开山始祖。

贺州富川瑶族自治县秀水村,因走出了高中南宋状元的毛自知而闻名遐迩,留下了“状元村”之美誉。

奇峰独立、碧水环绕、林木葱茏的贺州富川瑶族自治县秀水村,至今保留着大量明清时期的民居、宗祠、戏台、匾额、牌坊等文物古迹。这里就是当年毛衷终老之地,自他以后,村中的毛氏名人辈出,陆续走出了26名进士,6位御史,并因高中南宋状元的毛自知而闻名遐迩,留下了“状元村”之美誉。

史书上对于毛自知着墨不多,他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或许是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赴京都临安殿试时,慷慨陈词提出“出兵抗金,定中原”的建言,促成了随后的“开禧北伐”。

世代秉承耕读传家、贵而不富的家风,人人正义凛然、刚正不阿,不随波逐流……透过秀水村涓涓流淌的士人文脉,让我依稀看到了他们祖先日夜思念的江郎山坚毅倒影,看到了他们的祖籍地江山清漾村里,那时刻提醒后人“心正身直”的文川清流。

原来,宗亲的基因,早已将贺州与衢州的血脉,深深地融合在一起。

贺州与衢州的古道上,跃动着奋斗的足音

翻开中国地图,在北纬24度到26.3度,有一片绵延约600公里的散落山脉,横亘在南中国大地上。这些并不巍峨的大山,挡住了北方的冷空气,分割了长江和珠江水系,成为古代粤桂与中原交往的天然屏障。

自秦始皇开始,追求大一统的古代中央政府,便开始接力修建官道,连通湖南潇水至广西贺水间的水陆通道,这便是穿越贺州大地的潇贺古道之由来。

悠悠潇贺古道,千年时光里多少人踏青石来了又去,舜帝南巡走过,秦军呼啸而过,徐霞客也踱步游历……还有数不清的商贾旅人,在古道上南北穿梭,演绎了多少瑰丽而沧桑的故事。

坐在潇贺古道入桂第一村岔山村的沿街老宅中,倒上一杯醇厚的油茶,咬一口糯香的梭子粑粑,静静地听当地文史专家黎家志娓娓道来潇贺古道的前世今生。突然间,我听到了一串熟悉的词句——黎老师说,潇贺古道是华南地区历史上最早的“海陆丝绸之路”的对接通道。

推开窗,再次打量着眼前有如镜子般光亮的青石古道,不禁让我想起了同为“海上丝绸之路”连接通道的衢州仙霞古道。

公元878年,黄巢率十万农民起义军挥戈浙西,转战浙东,后又取道仙霞岭,劈山开道700里,直趋建州(现建瓯),仙霞古道由此诞生。

仙霞古道作为浙闽驿道,不知经历了多少战事烽烟,也传世了诸多文人骚客的踯躅咏叹,仅南宋一代,就有陆游、杨万里、辛弃疾、朱熹等大家留下了不朽之作。

沉淀历史、静静深思,潇贺古道与仙霞古道其实皆由战争而起,又因通商而兴,甚至连那光洁的石道都如此雷同。

为什么两条古道的肌肤都这般温润细腻?有人说,那是士兵和旅人日日夜夜的步履印痕,那是从肩胛上落下噼啪作响的汗滴所浸润,那是丝绸之路壮美光辉的投射。

古道是来路,它照见了未来。今天的贺州,正奔跑逐梦打造广西东融先行示范区,脱贫攻坚工作进入攻城拔寨、决战决胜的关键阶段,处处体现着“说干就干,干就干好”的工作作风。而衢州也在奋力实现着“活力新衢州、美丽大花园”的梦想,涌现出一支支战斗的团队、奔跑的团队、温暖的团队。

原来,古道上奋斗的足迹,早已为贺州与衢州的明天,汇聚起共同的信念底色。

贺州与衢州的空气中,吹拂着向善的风

贺州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北京,首长和贺州领导亲切握手,贺州领导自我介绍:我来自世界长寿市广西贺州。首长笑问:住几天管用吗?答:管用!

“住几天管用!”这正是贺州的官宣推介语。这座城市的自信,来自于它的好生态造就的长寿福气。

贺州富川瑶族自治县福溪村内文化底蕴丰厚,宋代理学鼻祖周敦颐曾在此讲学。

2018年贺州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贺州243万总人口中,80周岁以上老年人为5.46万人,100周岁以上老人433人,全市百岁老人占全市总人口比例达18.1/10万人,实现了“中国长寿之乡”县域全覆盖,被评定为“世界长寿市”。

山清水秀人长寿的贺州,也曾吸引中科院专家前来探秘。专家研究发现,贺州百岁老人头发中铜、铁、硒、锌等生命必需微量元素含量较高,并含痕量稀土元素,这些优越的微量元素谱,可能是长寿贺州的促进因子之一。

贺州的长寿密码留待科学家进一步破解,身为游客,好好把握这“住几天”的幸福时光才是真谛。

夜游迷宫般的贺州黄姚古镇,我惊诧地遇见了一座“生活着的古镇”。这里虽是热门的旅游景区,却依旧生活着2000多位原住居民,他们的质朴心境,冲淡了商业开发的世俗气息,古镇也因此独享了一份笑看春花秋月的安然。

黄姚的夜色中,同行的安徽媒体同仁钱红莉记录下这样一个温馨细节,她去一家店铺买豆豉,与店主老人拉起了家常,老人为她现装一瓶腌芒果丝和豆豉花生酱,用铁勺使劲压实,快满溢出来时,又继续添继续压,并不称重。临走时,老人又诚挚邀请钱红莉次日清晨来吃豆豉米粉。

那一刻,钱红莉想起了陶渊明的诗: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那一刻,她以为自己仿佛还活在远古的魏晋,黄姚居民人性里的真与善令她无尽感慨。

贺州人为何长寿,黄姚古镇的偶遇似乎传递了益寿延年的秘密一角。正如贺州市领导朱东在《长寿赋》中所言:予观长寿之道,基因者,寿之本也,天然,心然,孝然,寿之要也。

的确,只有全社会营造出“惟心清净、乐观豁达、孝悌斐然、父慈子孝、夫唱妇随、兄友弟恭、乡亲邻睦、仁义书声”的向善美德氛围,方能筑就一座让天下人向往的寿城。

从这点上说,贺州与衢州主政者的思路似乎不谋而合。作为浙江最美人物最集中的地市之一,衢州亮出了“南孔圣地·衢州有礼”的城市品牌,呼唤每位市民争做文明有礼衢州人,让“衢州有礼”弥漫在空气中,浸透在灵魂里,体现在细微处,全力打造一座最有礼的城市。

由此看来,“长寿之城”贺州与“有礼之城”衢州,不仅有宗亲之缘,奋斗之缘,更有美德之缘,两座城市如果能寻亲相认,结为姐妹城市,必定是普天之下人人青睐的最好“寿礼”。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