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栖居在乡村大花园——解读衢州农房风貌之变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4-19 10:00

  记者 郑菁菁 通讯员 胡小飞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如何为乡村振兴注入新的活力?衢州把目光瞄准了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这个乡村振兴的“牛鼻子”工程。

  这个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它不仅是农民的大事,也是农村的大事,更关系到农业的高质量发展。去年4月,我市开始谋划部署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将此作为深化“千万工程”的重要抓手,列入市委15项攻坚任务之一,更成了贯彻落实市委“3752”乡村大花园振兴体系,促进“活力新衢州、美丽大花园”建设的有效载体。

  从“一户多宅”整治到农房布局调整,再到拆后空间利用……这场旨在破解乡村环境、空间问题的变革,彻底转变了衢州乡村“有新房没新村、有新村没新貌”的困局,让衢州的乡村大花园处处展现出“山披彩、水有鱼、田如画、房成景、业如歌、人欢畅”的浓郁乡村气息。

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让常山县乡村面貌焕然一新。采访对象供图

  资源整合带动乡村产业有机更新

  近段时间以来,气温回暖,柯城区九华乡新宅村村民郑华珍家里的客人逐渐增多。每逢周末,在衢州城里工作的女儿就会回来搭把手,帮母亲招待客人。

  郑华珍是该村“共享民宿”的受益者之一。目前,上海乡伴文旅集团已投资800多万元,租下新宅村9栋空置农房,改造成风格时尚的31个房间,共100个床位,进行统一经营管理,并带动村民为住客提供原生态农产品、餐饮服务。

  “我原来是在村里榨年糕的,要到特定季节才有收益。现在,政府免费帮我家里闲置的房间装修好,每年还有固定的租金可拿,给我们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郑华珍的脸上写满欣喜。

  乡村振兴归根结蒂是解决“人、钱、地”的问题。农房风貌整治的过程,其实是农村资源整合的过程。只有先破后立,才能为乡村振兴腾出空间。九华乡采取出租、合作、合资等方式引入工商资本,既盘活了闲置土地资源,又解决了乡村振兴“钱从哪里来”的现实问题,更让人成了乡村振兴的直接主体,乡村在资源整合之后获得了新生。

  乡村要振兴,产业是载体。腾出了空间,提升了环境,集聚了资源,同时打通了乡村资源转化利用体系,促成了产业升级变革,做实了农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

  同处九华乡的“一村万树、绿色期权”的先行地范村,石板路沿着白墙黑瓦的徽派农房通向村庄深处,家家户户门前绿树掩映,村里在拆后土地上种了1万余棵各色楠木,农户增收有了新渠道。

  而衢江区莲花镇东湖畈村, “一户多宅”整治后腾出的宅基地复垦后,村里陆续引进草莓、无花果种植等现代农业企业,规模化流转700余亩土地,200余户村民人均增收3000余元。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通过农房整治、风貌提升带来的资源整合,加快了乡村产业有机更新的步伐。

龙游县社阳乡农房风貌提升前后对比。采访对象供图

  环境改善让乡村蝶变成景区

  雨后的龙游县溪口镇石角村,空气清润。一幢幢白墙黑瓦的农房,在四面大山的环抱下,更显静谧。这个仅有1560人、432户的村落,却拥有众多让人羡慕的头衔——省级3A级景区、浙江省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省级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村……

  在这场农房体系重建中,村里排查出的“一户多宅”农房有十来幢,已全部拆除完毕。去年,村里进行了房屋外立面改造,并沿着穿村而过的灵山江打造了一个5000平方米的主题公园,与龙游县文旅公司合作引进了漂流项目,村集体以固定资产参股,5年后按比例分成。

  漂流带来了客流。去年夏天,纷至沓来的游客,让村里4户农家乐和2家民宿的接待能力略显紧张。一些村民看到了前景,把自家农房改造成了民宿。

  “村里的游客多,开民宿比上班好!”村民毛信珠原先在高速服务区当收银员,自从把家里改造成“水云轩”民宿后,她把这个家门口的工作都辞了。常有游客问毛信珠,哪里的景点好玩,她回答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村里到处都是景点。”

  石角村如火如荼的旅游业,是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带来的红利,更是我市深化“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打造生态宜居的乡村大花园的一个缩影。

  曾经“违法建筑多、危房旧房多、闹事上访多”的衢江区周家乡上岗头村,如今柏油村道整洁宽敞,白墙黑瓦的住房古色古香,家家户户门口种着鲜花。常山县紫港街道渣赖湾村,通过农房整治提升整村风貌,结合土地整治,打造成为国际慢城的重要景观节点。

  赤膊墙消失了,道路拓宽了,房屋有序了,一个个景观节点被打造成了美丽的小花园。人居环境改善带来的蝶变,是乡村振兴的应有之义。

  空间优化打开乡风文明输送通道

  龙游县詹家镇山后村,一幢幢蓝白色调的农房,点亮了村里的色彩。“海”与“天”的外立面,让原先灰暗的农房,变成了地中海风情小屋。原先窄窄的村道,因为一面面围墙的拆除,已经足以容下一辆货车通行。

  变化始于去年5月。村支书徐秀林说,山后村连续三次召开户主大会,组织65名户主到江西考察,村干部还联合乡贤组成理事会,挨家逐户上门走访动员。为作出表率,村干部、党员及其亲属家农房先整治,拆除“一户多宅”,拆掉围墙和辅房,其他村民家第二批拆。

  “党建+”模式的助力下,山后村两百多户围墙全部拆完,拆出了村庄公共空间,并配套了绿化、公厕、休闲场所等,使原本拥挤杂乱的乡村面貌变得井然有序、焕然一新。

  而在古建筑众多的龙游县沐尘乡沐尘村,一场农房风貌体系重建,打破了村民固有的“圈地”观念,主动将自家围墙后退,为小巷改造拓宽腾出了足够空间。曾经散乱在农房堆里的郑家大院、巫氏厅等古建筑,整治后腾出的空间让它们得以重现古朴气势,乡村文化进而得到重振。

  市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专班负责人说,农房风貌整治的过程,不仅是农村资源整合、改善人居环境的过程,更是推进基层治理的过程。随着“一户多宅”整治和农房体系的重建、乡村风貌的提升,农村违法乱建、占地现象得到根本遏制。“党建+”模式带动乡村治理水平大幅提升,转民风、正村风、树新风的乡村振兴新路径,正让越来越多农民喜闻乐见。

  截至今年年初,我市已累计整治“一户多宅”3.35万宗,面积346.3万平方米;辅房4.38万宗,面积145.9万平方米;复垦面积1858亩,增加绿化、停车场、休闲场所等公共设施13.8万平方米,有效利用闲置农房16.24万平方米。

  “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点是进一步做好拆后利用和串珠成链的文章,将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更好地转化成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百姓利益,不断提高广大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市农业农村局局长王光华说。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郑飞)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