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若冰霜的门卫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9-04-12 09:20

  叶婉凝

  我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学校门卫这张脸更冰冷的了。

  我仔细地盯住他的脸,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出一些什么,哪怕是愤怒,哪怕是不屑。然而,我终于在他漠然的表情中败下阵来,听他挺直了背沙哑着嗓子:“不行。”

  凭什么不行,我身体不舒服,想去街对面吃碗馄饨嘛。

  我生性好强,加上学校离我家很近,自从上初中以后,上学放学从不要父母接送。也许因为我学习努力成绩好,老师们都喜欢我,班主任甚至把班级锁门的任务也交给我。唯独这个可恶的门卫,总是无情地拒绝我。

  他扭过头,眼睛看着窗外爬山虎藤上那几片经霜的红叶,不理我。

  轻风拂过,几片红叶微微颤抖,却不能让他的脸上出现除了皱纹之外的任何纹路。

  我恨他的不通人情:跟他打招呼,他爱理不理;不按规定出校门,不允;甚至对着我的出入牌,他也要左看右看,审核半天,好像会糊弄他似的。

  我又一次铩羽而归,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这个男人,冷!

  那年的雨水特别多。印象里,三年的雨似乎都集中一起下了。黑乎乎的天空,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水,日夜不停无穷无尽地倾泻着。

  这个周末,我留校做作业晚了。临走,我突然发现,教室后门钥匙被同学借走,竟然没有还给我。我只有前门的钥匙,怎么锁后门呀?学校里早已空无一人,我找谁求助呢?

  怕是只有去门卫室看看有没有后门的备用钥匙了,可我实在不想面对那张冰冷的脸。

  半晌,我终于不情愿地走进门卫室。不出意料,他板着脸毫无表情地说:“我这怎么会有钥匙呢?”瓢泼大雨击打着窗户,“咚咚咚”作响,闪电亮在雨中,雷声也响在水里。

  正当我绝望的时候,灯光下,我竟然看见他笑了一下。

  见了鬼了!他真笑了?

  他笑着告诉我,如何从后门里面锁上门,然后走出教室再锁上前门。随着门锁“咔哒”一声,我的心里出现了一道阳光。走出校门好长一段路,我忍不住回头张望,漆黑的雨夜,门卫室的灯寂寞地亮着,闪烁着温暖的光芒。

  我仿佛知道了一个秘密,原来门卫竟然是会笑的。

  此后他还是那冷冷的模样,那天的笑靥从梦来,又消失在梦里。要说变化还是有的,我和他打招呼,他终于能微微颔首了。

  没人记得是什么时候,门口突然消失了他的身影。过了几个星期,他回来了。我仔细看看他的变化,这次回来,眼角除了皱纹,多了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放学的时候我惊讶地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他似乎努力想做出一个表情来,最终却只是默默地摇摇头:“没什么,自己不小心。”

  无意中听到老师说,几个流窜到我们学校偷窃的家伙被他抓到了。

  有一天,我路过门卫室外,听到他絮絮叨叨地打电话:“嗯……没事呢……只是那几个人拿了刀,不小心被划到了……你别担心……没事的,医生说的……那你去忙啊,别太累了……”

  那个难忘的雨夜,突然浮现在我眼前。我明白了:冰冷是他的表情,柔和是他的内心。他坚守在学校门口,坚守着规则和纪律,坚守着我们的和平与安宁,他把爱和期望深深地藏在心里。

  我的门卫叔叔啊!但愿这个春天,和暖的春风吹来,融化你脸上的冰霜。

  (作者系衢州第二中学高一学生)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陈昶蕊)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