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事从简无碍风范长存,雨中送别一代衢商传奇吾老七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9-04-01 10:17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钟睿 文/摄

  3月29日,我市家喻户晓的原浙江宫宝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吾老七,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87岁。

  吾老七曾荣获“中国改革功勋”、浙江省优秀企业家、衢州市劳动模范等诸多荣誉,他是改革开放大潮中,顺势而为、勇立潮头的知名人物。上世纪70年代末,吾老七从连年亏损、靠财政补助度日的国营北门农场起步,带领企业转型生产麦乳精等乳制品,畅销全国;上世纪80年代末,吾老七再次“华丽转身”,生产“宫宝口服液”,掀起市场狂潮。1996年,吾老七退休时,“浙江宫宝”已成为国内知名品牌,年销售额上亿元。

  没进“千秋堂”,甚至没有追悼会,与想象中“豪佬”们“极尽哀荣”的身后事截然相反,3月31日清晨,数百市民在市殡仪馆与吾老七遗体依依惜别。吾家长子吾建明告诉记者:“父亲生前曾说过,后事一切从简,不要打扰别人,别给大家添麻烦。要不是朋友提议,我们连讣告都不发。”

  不盖办公大楼,却为职工兴建“宫宝宿舍”

  吾老七的子女告诉记者,看到讣告后,许多人赶来送别,其中还有些不认识的人,匆匆赶来上一炷香后便转身离去。还有几位专程从外地赶来的,是吾老七多年的老友。温州人吴万鑫从1979年在瑞安百好乳品厂工作时,就与吾老七相识,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吴万鑫看来,吾老七不仅思想超前,还是个“极重情义、富有人格魅力的好人,谁都乐意与他打交道”。

  “掌上衢州说他是‘一代衢商传奇’非常恰当。我亲历他的传奇,当年我们宫宝员工在社会上非常有地位!”在悼念吾老七的人群中,记者与一位在旁默默吸烟的王先生攀谈了起来。王先生告诉记者,尽管是下雨天,但是原来“宫宝”的很多老同事都赶来送他最后一程。“吾老七待人很热忱,富有同情心,普通员工的事情他都放在心上,只要我们开口请他帮忙,他都尽力而为。我老家在衢江小湖南山里,年轻时从部队复员到‘宫宝’,方方面面都受他照顾。企业一有效益,他就想着给大家增加福利,当时我们厂食堂的伙食比市政府的还好。”

  “吾老七工作的时候很严肃,一丝不苟,但生活上跟大家很贴心,无论对临时工、门卫还是清洁工,他都客客气气,关系相处非常融洽。”原宫宝车间主任张女士等一群老同事,跟记者追忆起许多温馨的往事——

  上世纪90年代,“宫宝”1年上缴利税2000多万,雄踞全市企业之首,甚至超过我市一些下属县、区的财政收入。当时有领导放出话来,既然“宫宝”效益这么好,应该建个气派的办公楼,装点门面。但吾老七坚持应该先提高员工生活水平,改善员工待遇,于是建起了现在位于城北恬静苑社区的“宫宝宿舍”,让很多机关单位都非常羡慕。由于吾老七的杰出贡献,那时候还特批他可以自建别墅,但吾老七说自己还是喜欢跟同事们吃住在一起,于是一直就没有搬出“宫宝宿舍”。每次单位获得奖金,吾老七都把钱分给下属们,让“大家一起高兴”。因此,吾老七即使在退休后,也保持极佳的人缘,与老同事们走动频繁。

  不争退休待遇,却一直想要再创业

  在与吾老七干女儿胡女士的交流中,记者得知,平日里看起来身板硬朗的吾老七,其实年轻时就落下隐疾。“他早年在北门农场干农活时,有一年寒冬,水泵坏了,没人愿意下水干活,他觉得自己是共产党员,就带头跳到冰水里干了几个小时的活,因此感冒诱发了久治不愈的支气管炎。”

  吾家子女告诉记者,“宫宝”最初的体制是“事业单位,企业管理”。吾老七到了退休年龄时,本应享受事业单位副处级待遇。当时,上级要求他为了企业的发展,再干3年。但3年期满吾老七正式退休时,情况发生了剧变,他只能享受企业退休人员待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加上劳模津贴等待遇,吾老七每月只能领取3000多元钱,这让银行柜面上帮他取钱的柜员都觉得不可思议。“最后这几年连续加工资,但他拿到手也就4000多块钱,可他觉得无所谓,说‘发得少,花得少,这不就一样了么’。”在大家的印象中,吾老七生活节俭、惜物,出行都乘坐公交车,即使公款也绝不浪费。

  对待个人待遇问题宽容大度的吾老七,在很多事情上却极其较真,甚至扑上了毕生的心血。老同事们回忆,当时有位领导,希望把自己的妻子安排进吾老七的企业里,但吾老七发现她缺乏“正能量”,便断然拒绝。胡女士告诉记者,在吾老七生前最后的几年里,他非常希望找到靠谱的合伙人,推出一种比“宫宝”还好的产品——鲟鳇宝,能够以此带动地方社会经济发展。“他这次住院前还跟我打电话,想办法推出这个新产品。”温州苍南的吕先生也是吾老七多年的挚友,这次也专程赶来送别,在殡仪馆中,他几番难忍悲痛,潸然泪下。吾老七的女儿吾建芳多次规劝父亲,“年纪大了,身体好比什么都好”“钱赚来自己又不享受”,但吾老七觉得,好产品不开发出来实在可惜,必须尽全力去推动……沉浸在悲痛中的吾建芳哽咽地告诉记者:“希望大家能记住我父亲干事创业的激情。”

  遵照吾老七生前的遗愿,他的骨灰安葬在了他在衢江区后溪镇上棠村的故土——他希望自己百年之后,还能见证这块热土的发展。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