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时光|我与兔子有个约定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3-24 08:46

  祝远金

  兔子,既是我孩童期的好伙伴,又是我服役期的好战友,甚至它还救了我的命,并帮助我完成了“学业”。假如没有兔子,我的童年生活会黯然失色;当兵五年,枯燥寂寥的守岛生活,会让我失去无限乐趣。年近花甲,兔子又成了我打发业余时间的宠物,一则怡情养性,二则逗乐孙辈。

  冥冥之中,我跟兔子好像有个约定,在我生命的每一个时间节点,它都扮演了较为重要的角色,陪伴我走过漫漫人生路。

  我出生在“大跃进”年代。两三岁时,农村实行“食堂化”,一个生产队百来号人,在一口锅里拨拉,一年的粮食,几个月吃个精光。无米之炊,难以为继,大食堂散伙了。兄弟姐妹七八个,一家十来口人,只好吃米糠咽野菜,这样还好景不长,我饿得皮包骨头,加上生了一场病,几乎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眼看就要不行了。

  “让兔子救孩儿一命吧!”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父母狠狠心,流着眼泪宰掉了一只大母兔,留下4只兔宝宝,在笼子里欢蹦活跳。

  享用了一只大母兔,我病弱的身躯逐渐缓过劲来。偏偏又淘气,外出玩耍时,把小腿肚弄得皮开肉绽,因缺医少药,无钱医治,发炎化脓后,一烂就烂了两三年。这期间,不知有多少个日子,只有两户人家的小山村,家里就剩下一个小小的我。那无助、无奈和静谧,实在是无以复加。

  万幸的是,那4只渐渐长大的兔宝宝,陪伴我度过了百无聊赖的烂脚时光。好多时候,我只能跟兔子说说话,诉说烂脚的痛楚、独处的苦闷。有的时候,我以小板凳为支撑,一瘸一拐地到门前不远处拔些青草喂兔子。有一次,摔了个四脚朝天,烂脚上的脓血流了一地,痛得我几乎昏死过去,小山村却空无一人。但醒过来后,我仍然顽强地把青草投进兔笼子里,看着兔宝宝欢快地进食,我忘记了疼痛,稚气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烂脚终于痊愈了,天天自己上学堂。割青草喂兔子,成了我一项重要的“家庭作业”,把五六只兔子喂肥养胖了,用以适当改善兄弟姐妹一大家子的伙食。上初中后,在完成繁重的“家庭作业”之余,还要操心每学期五块半的学杂费。当时土猪肉是六角四一斤,土鸡蛋是六角八一斤,大米是一角四一斤。所以,五元五角的学杂费,实在是一笔巨额支出,况且姐弟都在上学。

  记忆中,每当交学费遇到困难时,都是兔子挺身而出——母亲到笼子里选择几只既肥又大的兔子,拿到集市里卖了,帮我和姐弟交学费。要是没有兔子,不要说上初中,就连小学也上不了。

  兔子,帮我完成了初中学业。

  1979年初,在中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前夕,我当兵来到黄海前哨、一个叫“平山岛”的小岛上。心想,终于与兔子拜拜了。

  一天,我背着冲锋枪,爬上高高的观察哨。这是我入伍后的第一班岗,高兴劲儿就甭提了,架起40倍的望远镜极目远眺,大海波涛壮阔,地平线附近大油轮的轮廓清晰可见。可随着望远镜的摇动,在小岛东山头南坡,我看见好几群毛绒绒的东西,仔细一瞧,原来是一群群兔子,正在吃着破土而出的草芽呢!

  在第二故乡见到曾长期喂养的兔子,不亚于他乡遇知己,我心里感到无比亲切。可疑问接踵而至:小岛远离陆地、没有居民只有兵,众多的兔子从何而来?

  原来,一批守岛老兵出岛休假时,在美丽的连云港花果山捉到四五只可爱的小兔子,回来后用石头垒了一个简易小窝,把小兔子关了进去。平时还好,你一把草,他一把草,把它喂得饱饱的,可军训一忙,大家把喂兔子的事给忘了。也许是饿急了,半个月后,石头窝里的兔子都越狱逃跑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把战士们气坏了。但出人意料的是,一两年之后,小岛上居然出现了一群又一群兔子。从此,它们繁衍生息,家族不断壮大。

  于是,兔子成了我们特殊的战友。

  它们一边啃着青草,一边远远地看着战士们在草地上摸爬滚打。有时,我在观察哨站岗,皓月当空,夜幕下的大海一片寂静,这些可爱的小生灵也变得胆子大了,走近观察哨,在四周觅食玩耍,可爱无比。有时,惊涛拍崖,巨浪滔天,它们照样走出洞穴觅食,体验海岛恶劣环境,并不后悔离开风景优美的花果山。

  凡事都有一个度。没有天敌,小岛上的兔子越来越多,不但啃光了岛上的青草,还常常把战士们辛辛苦苦种下的蔬菜也啃去大半。长此以往,如何是好?

  有一年初秋,一个台风前脚走,一个台风后脚到,一连刮了30多天,岛上种的蔬菜几乎被连根刮跑,而在连云港120多里外的补给舰船来不了,守岛战士们都到了酱油拌饭的程度。由于长时间吃不到蔬菜,有的战士嘴唇干裂,有的都病倒了。

  “小岛兔子为国防事业献身的时候到了!”在特殊时期,连里采取特殊行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炊事班的战士们一道,带上长长的铁钩和麻袋出发了。小岛上的兔子,大多都躲在岩石下、石缝里。我根据平时站岗观察到的情况,知己知彼,兵分两路,各奔东西,直取兔穴,用手电筒照到兔子后,用长铁钩把它们钩出来即可。通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逮住了30多只又肥又大的兔子,分装五只麻袋,满载而归。

  接下来,自然是一场兔子宴,这对于多时不知肉滋味的守岛战士来说,无异于满汉全席,一个个吃得有滋有味。我想,这应该是小岛兔子最好的归宿,这些特殊的战友,像我所有的战友一样,为守卫祖国万里海疆,奉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

  如今年龄大了,在家中阳台上养两只兔子玩儿,为的是寄托我对兔子的特殊感情。因为,我与兔子有个约定……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