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岁老人要回了“妈妈的嫁妆”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9-03-22 09:27

记者 徐敏 文/摄

55年前,弟弟出具借条借走哥哥一张小八仙桌、一个菜橱。1990年哥哥退休后回到老家,向弟弟索取所借之物,弟弟却拖着不还,这一拖就是29年。

3月14日,在镇、村干部共同调解下,两件老家具件终于物归原主。

这是两件怎样的老家具?借条上又写了什么?两兄弟间发生了什么?……

拿回借走了55年的老家具

3月14日下午,在柯城区石梁镇镇干部、白云村村干部和网格员的见证下,两件式样老旧的木质老家具,从一户人家搬出,送到了紧挨着一堵墙的另一户家中。

“老汪,这是你弟弟还你的菜橱和小八仙桌。”村干部大声地说。

“收到了,就是它们,没错的。”汪华林用手摸了摸小八仙桌和菜橱笑了,眼睛眯成一条缝。

……

这两户人家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哥哥汪华林,今年88岁;弟弟汪华清,今年75岁。

送走了镇村干部,汪华林从内屋取出一块新毛巾、打来一盆水,用毛巾一遍又一遍擦拭着菜橱和小八仙桌。

这一擦就是半天时间,临近傍晚,汪华林请人将小八仙桌放在了自家堂前,菜橱则搬到了厨房放好。

两件有特殊意义的老家具

3月19日中午,在石梁镇白云村汪华林的家中,记者看到这两件老家具。

小八仙桌材质为杉木,虽有些油漆剥落,但保存尚好。与普通农家所见的小八仙桌相比,桌子的四周各有一个抽屉,抽屉下方还有一块挡板。整张桌子看起来,结构更复杂,也更扎实些。

“这是我母亲两件木质嫁妆之一,它算起来有近百岁了。”老汪坐在小八仙桌前回忆起自己的母亲。老汪说,他11岁那年,母亲和两个妹妹被日本人空投的炸弹炸死在家中,当时他在外放牛,父亲在地里干活,才幸免于难。“鬼子的炸弹落在我家卧室,一同炸毁的还有一张大床和母亲另一样嫁妆梳妆台,所以这张桌子对我来说特别重要。”老汪用手轻轻地打开小八仙桌抽屉,声音有些哽咽。

在老汪家的厨房,记者看到了另一件老家具——菜橱。和小八仙桌一样,它也是用杉木制作。菜橱有3部分组成,最上面一层是放菜用的,有4扇橱门,里面也分三层,中间有两块活动隔板,可按放入菜品的大小随时卸下隔板。菜橱中间部分为放碗用的,没有橱门。最底下一层,则是用于放置坛坛罐罐。

老汪回忆,这个菜橱是祖父母用的老物件,小时候逢年过节,或家中来了贵客,奶奶会将切得薄薄的肉放在里面,他总会趁着奶奶不备偷偷拿上一块肉解解馋。“看到它,我就想起奶奶,想起小时候。”老汪说。

一张保存半个多世纪的借据

1990年老汪退休后回到老家,第一次开口向弟弟讨回所借的2件老家具。可是,29年来,每一次讨要对方都以各种理由拖着不还。为此,俩兄弟成了陌路人。“要不是有这张借条,想要讨回会更难。”老汪说。

这是一张怎样的借条?上面写了些上面什么?

老汪拿出一张略微泛黄、约三分之一4K纸大小的借条。纸上用毛笔清晰地记录着:今借到 汪华林大水缸一只、豆腐坛一只、碗架柜一只、四仙桌一张……待业主需要时即行归还。具借人:汪华清 时间:六四年四月二日。

老汪回忆, 1948年他离家参加工作,1955年祖父去世后,家中3兄弟分家。为了体现公平,祖母提出抓阄,六间老房子他抓到中间2间,剩下4间2个弟弟各2间。另外,老汪还分得一些家用物品和几件老家具,其中包括借出的小八仙桌和菜橱。

老汪说,因为常年在外工作,家中分得的物品和田地,就一直由他的大弟弟汪华清使用和打理。1964年,回家探亲时,他让大弟弟写下了这张借条。

缺少沟通是“有借不还”主因

采访当日,因汪华清家中铁将军把门,记者未能采访到该当事人及其家人。白云村网格员吴五和,曾多次参与该起事件调解,他认为,“兄弟缺少沟通,是导致‘有借不还’主因。”

吴五和相告,2年前,老汪找到村里希望村干部帮助协调此事,从那时起,作为网格员的吴五和曾多次上门做双方工作。“哥哥说,就算是一堆烂木头也要拿回家;弟弟说,这么多年替他打理田地,没功劳有苦劳,算账不该这样算。”在吴五和看来,这两件老物件,材质普通、做工一般,并没有多大市场价值和收藏价值。“但对老汪来说有特殊的意义,所以他据理力争。”

吴五和表示,其实,汪华清一家也清楚2件老家具并不值钱,只是心里有股怨气,再加上两家为了门前进出、房屋滴水等,也存在些小疙瘩,“久而久之,因缺少沟通,兄弟怨气越积越深,导致此事一拖再拖。”

3月21日早晨,记者电话采访了汪华清,电话里他也表示,一方面,是兄弟间缺少沟通;另一方面,是哥哥手中拿着他的亲笔借条,他担忧东西还了借条不能收回。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