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抃千里送白虾的背后:不忘清风长者之恩情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12-13 10:01

  张蓓

  余仁合收到赵抃送来的白虾后,将它们蓄养在家门口赵抃当年曾经使用过的洗墨池里,并为此池取名“白虾池”。

  车正缓缓开向通往开化县村头镇的乡村公路上,把头探出车窗外,可见山峦此起彼伏,碧水环流铮铮有音。青山绵绵、白云朵朵,湛蓝的天空下,水鸟溪边嬉戏,远山倒映在水中,山村是一幅天高云淡、宁静悠远的山水画。

  村头镇前村头村,这是一个由鹅卵石小径连接起来的村庄。一座座青石白墙黑瓦的老房子,一座座古朴简易的乡村小桥,让村庄显露几许古意。沿狭长鹅卵石铺就的小径缓步前行,走到云山路南面的时候,一座古旧的祠堂就显现在我眼前。

  “长者祠”(即青嶂余氏宗祠)始建于宋代,坐西北朝东南,共两进,砖石砌墙,雕刻精美,建筑整体保存完好。祠堂左进,曾有“双竹园义学”,清献公赵抃曾在此讲学。祠堂因见证了赵抃与乡贤余仁合的深厚友谊,因而历经上千年历史,仍在当地传为佳话。

  祠堂的石碑上,详细记载了余仁合与赵抃相识相交的过程——

  景祐元年(1034),27岁的赵抃进士及第,累官直至参知政事,尽管位高爵显,但他没有忘记有恩于他的余仁合,为报知遇之恩,他三次派员登门相请,欲荐仁合为官,均被仁合婉言拒之。

  熙宁元年(1068),仁合为乡亲父老事,上京求见副相赵抃。抃则乘机将他引见宋神宗,并向皇帝直言微时之事。帝喜问仁合曰:“卿欲官乎?对曰:不愿,但四海永清,四和岁稔臣之愿也。”神宗喜曰:“此长者之言。”乃封“德惠长者”,并赐匾额。

  一个山村野老,竟然有如此天下为公的坦荡胸怀,不仅使皇帝感动不已,更使人称“铁面”的赵抃情不自禁。赵抃吟诗赞曰:“野老余尊道,人微德义尊。家居青嶂底,身在白云根。盛事传闾里,昌期付子孙。不须迁步远,从此是高门。”

  皇祐二年(1050),赵抃奉旨出守西蜀而得白虾,派人千里送至开化。千里鹅毛,礼轻情重。赵抃虽青云直上,但他始终没有忘记余仁合对他的深厚情义。几只白虾轻如鸿毛,但寓意颇深:白虾白虾,清白人家。一个清白做人,一个清白为官。

  余仁合收到千里之外赵抃送来的白虾,如获至宝,亲手将白虾蓄养在家门口赵抃当年曾经使用过的洗墨池里,略加修葺,引活水,取名“白虾池”。

  北宋熙宁四年(1071),余氏择基建祠,时值白虾繁殖不便移动,故将“白虾池”就地安置于新建的祠堂天井中央。

  “文革”期间,祠堂牌匾被砸,白虾遭毁,“白虾池”被填平。现今,为弘扬先祖清白做人、清白为官的精神,村民自筹30多万元修葺长者祠,在“白虾池”原址上重新挖掘出一个两米深、四米宽的方池,堆砌假山,围上青田石雕栏杆。卵石水藻深处,虽已不见昔日白虾,但清水悠悠之处,黄鳝犹在,足见老祖宗留下的是一块宝地。

  走出祠堂的时候,在“双竹园义学”以及祠堂附近,我看见有几栋民房随地散布,旁边摇曳着几根青翠欲滴的修竹。房子靠山依竹而居,云过林梢,山风忽来,让人顿感“风声、流水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之势”,然而先生留给后世的,难道仅仅只是读书声吗?不还有清明做人的训诫啊!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王卫)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