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雕手艺人柴国韦: 择一事,做一生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12-07 10:58

记者 王雯丽 报道组 程伟 文/摄

时之岁末,万物冬藏。江山市长台镇长台村告别了初冬温暖的阳光,迎来接连不断的阴雨。雨水洗刷着长台老街屋檐鳞次栉比的灰瓦,水珠从瓦片末端垂直落下,在高低不平的青石板路上溅起一排水花。

周燕 制图

街上并不冷清,三三两两的行人,有的站在屋檐下躲雨,有的提着刚刚买的糕点,透过雕花的木窗,能看见里面切菜的妇人。

12月4日上午,记者沿路穿过两条街道,走过一个陡坡,便来到木雕手工艺人柴国韦的家。他的工作室就在家里,一间二十平方米的简单屋舍,一进门,一股樟木的芳香扑鼻而来,水泥地上散落着一层卷曲的刨花,大大小小,宛若一地落叶。

那张仿佛永远都擦不干净的木桌上,凌乱地放着几十把刻刀,还有榔头、钢尺、圆凿、锯子等工具。另一头,一块长0.2米、宽0.1米的淡红色木块已显示出人物的轮廓。

A

“我是一个喜欢创作的传统手艺人”

今年40岁的柴国韦从小痴迷绘画,老房子的白墙上留着他一幅幅的涂鸦,奔腾的骏马、斑斓的孔雀、逗趣的小鸡,“小时候家里穷,也买不起纸张,我就拿着画笔在墙上到处乱画,家里人觉得画得还蛮好看,就留下了。”

初中毕业时,因为看到别人的木雕作品被深深吸引,他也想学习,但家里却突逢意外,“父亲养蜂失败欠了不少钱,还债的压力让我不得不把梦想暂时放在一边,去建筑工地做了5年工。”

1998年,还完了家里的债务,柴国韦重拾了木雕的梦想,拜了石门镇一位师傅学习浮雕,“先在纸上临摹花草鱼虫的图案,再拿木头练习,绘画的天分帮了我很多。”因为脑子灵,手脚勤快,又肯下功夫,柴国韦很快就掌握了方法。

两年后,柴国韦专程到乐清学习浙江地区的传统民间雕刻艺术——黄杨木雕,和浮雕不同,这是三维立体的圆雕作品。学艺后他到了一家木雕工厂工作,“做的都是弥勒佛、观音、佛像,机器先打好胎,两三天就能刻好一个,一次刻上几十个一模一样的,感觉整个人都要机械化了。”

“我是一个传统手艺人,喜欢创作,喜欢费尽心思打造一件作品,不喜欢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产品。”柴国韦不愿这样日复一日下去,他怀念起家乡一排排白墙灰瓦的老房子,摇摇晃晃的木门,墙上幼时的自己用心画的画,最终选择归来。

一刀一刻皆用心

B

“这个过程很美妙”

早上8点,柴国韦就坐到案子前,使用着眼前四五十种雕刻工具,除了双手用力,几个小时几乎一动不动。为了将人物面部表情刻画得更生动,为了将衣服的褶皱做出自然的感觉,他会坐着雕刻一整天,累了就睡在工作室里的小床上。

“佛像大多表情统一、姿势固定,服装造型都有样板可以参考,但人物的神态动作,需要我自己去构思、去摸索。眼窝、眉梢、嘴角……很多细节都不一样,一点点的改变就透出不一样的情感变化。”为了更好地描绘出人物神态,柴国韦在网上搜索了大量的各个角度人物面部照片,一遍遍描摹,有时候光是一张草图,他就得改上好几遍。

“面容神态是最重要的,能展现出人物的内心。”柴国韦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手握刻刀,灵活地扭动手腕,用锋利的刀头在木头上刻画出人物眼角的皱纹,浸染了岁月的风霜……

柴国韦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人物肖像上,因而练就了娴熟的技艺,家里的展示架上摆着上百个由他雕刻的人物肖像,个性明显,生动而真实。

“照片都是平面的,要雕刻出立体的人物,不能完全照着描,这样没有灵气,看起来刻板。如果你对每个角度烂熟于心,想象人物动作的画面,用心体会、感受律动,你能掌握手中的线从起点到收,这中间轨迹、力度的变化,流畅且一气呵成,人物就自然灵动了,这个过程是很美妙的。”柴国韦下意识地拿着刻刀在空气中比划。

自从2006年回到长台村后,柴国韦从每天枯燥的赶工中解放出来,节奏悠缓生活惬意。

渐渐地,柴国韦的人物木雕有了一点名气,在创业林业产品大赛等比赛上获得一些奖项,有人慕名而来找他定制肖像木雕。上个月,他拿到了中国木(竹)雕刻优秀作品银奖。“养家糊口是没有问题了,我就开始想,自己辛辛苦苦学得的木雕技艺,是不是还能做点有意义的事。”

C

关注“失独”家庭,做点有意义的事

2016年4月的一天,长台村传出一个悲伤的消息,向来在村里受人称赞的朱家儿子因病去世,失去唯一孩子的夫妻俩此时已是痛不欲生。“不想和其他人说话,不敢看到和儿子同龄的人。”柴国韦来到离家仅一条街的朱家,56岁的李阿姨刚和他说了两句话,眼眶便红了。

“失独”家庭作品:两位背靠背哭泣的老人

“失独”家庭作品:在女儿坟前倾诉衷肠的母亲

“失独”家庭作品:选择青灯古佛相伴的老人

李阿姨说,她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早上起来感觉儿子还在杭州工作,周末还会带着特地给我买的衣服回家,然后一想到再也看不到他乐呵呵和街坊邻居打招呼的样子,我就几乎崩溃,能活下去完全是想到还有父母需要自己照顾。”

面对这对绝望的父母,柴国韦深受触动,“村里人传统观念重,失去独子对这个家庭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两个人年龄也很大了,养老怎么办?再生一个孩子即使顺利,养育的过程也是困难重重。”

柴国韦决定以“失独”家庭为主题做一组写实作品。他开始与一些“失独”家庭接触,了解他们的故事,又在网上翻看相关的资料,并将灵感记录下来。“希望通过木雕的方式,传达他们的心情,呼吁更多人去关注他们,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给予他们生活和心理上的帮助,让他们重新拥有人生。”

搜集好了素材,去年4月,柴国韦开始动手雕刻“‘失独’家庭”系列。“木雕的材料很重要,它决定着最后的效果,我选择了樟树木,这是江山本地树,材料易寻,便于雕刻出需要的造型。”为了达到理想的效果,柴国韦不用拼接,采用大面积地凿空,每件作品都花费了很多心力。

D

有温度的作品中感悟自己的价值

当柴国韦把摆在展示架上的八件作品一一摆在面前时,仿佛开启了一个悲伤的画卷:老年痴呆的父亲固执地坐在门口,守候着永远不会再踏进家门的独子;接受不了孩子已经不在的事实,选择抛去一切青灯古佛相伴的夫妻;没有了谈论心事的女儿,只能日日对着女儿的坟墓诉说的母亲……

“最打动我的是《独守伤悲》,雕刻的是本应团聚的春节,失去孩子的夫妻俩没有了过年的心情,两人隔着一面墙,各自流泪,不愿影响对方。”柴国韦尝试着进入了“失独”家庭的网上互助群,很多“失独”父母不愿意和外界沟通,他多次联系都遭到了拒绝,取材的过程很不容易。

因为不忍心让很多家庭再谈起伤心事,柴国韦尽量通过周围的人了解而不去打扰他们,“有个孩子的舅舅托我给病重的孩子抓蛤蟆做药材,后来我找到了打电话过去,对方告诉我孩子已经去世了,通过他的话语,我了解到这个母亲和孩子深厚的感情和故事,制作了《倾诉衷肠》这个作品。”

就在11月份,柴国韦将完成的作品照片发给一位“失独”母亲,对方隔了一天发了信息给他,说这些木雕真实地再现了她的状况,“谢谢你对我们这个群体的关注,让我感觉到一丝温暖。”这位母亲把他的作品发给了与自己有着相同境遇的朋友,“我想告诉他们,我们的悲伤不是没有人看见的。”

“很多艺术品是摆在殿堂供人欣赏的,是玩物,这个系列却不一样,它或许没有巧夺天工的技艺,却以一颗关怀的心为木头注入了温度,能够打动人。”看到这些木雕作品,同样是做雕刻的汤建颇有感触。

柴国韦心里暗自庆幸,二十年来没丢过手艺,才慢慢领会到其中的内涵,回忆这些年手感和观感的变化,顿悟修炼技能的秘诀在于一日一日的坚持中沉淀。雕刻“‘失独’家庭”系列时,他忽然明白了自己想要的,“人在制物的过程中,总是要把自己和自己的手艺融到里头去,留下一点新的痕迹,这样才不枉在世上走一遭。”

时至今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价值,他准备一直这样雕刻下去,直到握不住雕刀为止,“我这辈子都会一直做木雕,如果可以,以后想开个个人展览。”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林家骏)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