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流量明星、大制作,但票房“逆袭”!《无名之辈》让观众心有戚戚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11-29 14:46

  描写小人物的荒诞喜剧电影《无名之辈》在近半个月的放映过程中,完美地实现了奇迹式“逆袭”,从首日票房900万元到目前票房突破4亿元大关,在同类型影片中算是一个实打实的票房奇迹。27日晚,晚报观影团的20位幸运读者走进了西区时代金球影院,观看了这部年度“黑马”影片。接地气的故事内容,充满生动气息的小人物群像,唤起了现实中“无名之辈”们的心有戚戚,让我们看看大家观影后又有什么样的感触吧?

  郭金:“眼镜”和“李大头”看似是两个“憨匪”:放着有钱的银行不抢,挑了一家手机店;历经艰险,得到了却是一堆没用的手机模型;即便知道有警察,还偏偏往枪口上撞……但从这些从山里走出来的憨匪身上却看见了很多难能可贵的品质,懂得自尊、自爱,知道慈悲、善良,将尊严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眼镜”看着自己变成段子,躺在地上哭的片段,真让人心酸。无名之辈宁可死,也不愿人们将他的自尊扔在地上肆意嘲笑,而这在众人眼中只是生活中的调味剂罢了。冰山下的暗潮汹涌永远不会被人看见,就像那颗鸡蛋,只有在被敲破后才能体现出真正的价值。

  林萌萌:整部影片,导演采用方言配音突出了喜剧的效果,剧情中的配乐也相得益彰。整个剧情围绕平凡小人物的爱情、友情、亲情展开,尤其任素汐扮演高位截瘫的妹妹在面对劫匪在屋里和在屋外敲门的哥哥对话,淋漓尽致的情感表达让我印象深刻。另外影片是在贵州小城都匀拍摄,老房子墙壁上大大的拆字,灯火璀璨的西山大桥,让土生土长在衢州平凡小人物的我想到了严家淤和网红桥。总之,整个影片代入感很深,仿佛就是身边的人事物,也许这就是《无名之辈》成为票房黑马的原因吧。

  徐丽琴:影片笑中带泪。“眼镜”和“大头”,一个是胸怀大志一心要把抢劫当作事业做大做强的大哥,一个是为了娶心爱的姑娘为了兄弟情意听从支配的小弟。两个史上最愚蠢的抢劫犯,抢了手机店里的模型而不自知,躲藏在因为车祸而全身瘫痪只有头部能动弹的残疾人马嘉旗家中。令人发笑的小细节,笑着笑着就闪出了泪花的柔情处,尤其是“眼镜”带着求死心切的嘉旗在平台上拍照的那一段,泪水潸然。

  高明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儿子为维护因为爱情离开自己的父亲,单枪匹马;“大头”为见心中的霞妹,冒着被警察抓的风险赴约;马先勇为了不灭的警察梦,执着追踪;嘉旗一心求解脱,却在即将成功求死时,撞见原谅。

  无名之辈的生命,尽管爬满了虱子,仍不失为一袭华美的袍。

  天使的眼泪:故事反映了社会底层群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也辩证地反映出社会中好坏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保障民生是最大的任务,只有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只有人人都敬畏法律、遵守法律,人人出力,从我做起,这个社会就会避免出现影片中出现的这么多的悲剧。喜中带悲,笑中有泪,直抵人心,直面问题,接地气,出精品。对这个大社会而言,人人都是无名之辈,不过没有这些无名之辈,社会也无法发展和进步。我们要做的是成为一个对社会产生正能量的无名之辈!

  毛彦青:在电影中,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剧情是基于现实生活的艺术再创造,“大头”对肇红霞的执念,马先勇心中无法磨灭的警察梦,刘五面对开发商跑路想出“送终”的闹剧,这些都是基于现实的合理想象,只不过一系列元素的糅合让剧情变得有些荒诞不经。观众在笑过之后,相信还是有些东西能触动他们柔软的内心,比如高明的儿子以及情人在他遭遇危险后奋不顾身地保护他,又比如“眼镜”在离开马嘉旗之后在墙上留下的那幅画……只不过在影片的后半段,多条线索的交织和发展可能会让观众觉得突兀,这也许是创作人员在未来创作过程中需要进步的地方。

  季米:影片是一部关于小人物的悲喜剧,其中两个劫匪的戏有点搞笑过度,但整体上每个角色的发挥还是不错的。陈建斌是一个实力派演员,他演的这个角色充分体现了一个小人物的梦想和坚持;任素汐是完全坐在轮椅上演完的,却成为了整部电影中最抢眼的角色,她可以全身不动,完全靠脸上的表情变化,用眼睛的对视以及声音在表演,给人留下了最深的印象。一座无名的小城,一些最底层的残疾者、蠢贼、保安、小姐和皮条客,也没有放弃爱情与梦想,也在污秽丛生中找到一点诗意与尊严,无名之辈又如何?(何颖 整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陈昶蕊)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