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村与一棵树的 千年之“约”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9-14 07:03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余慧仙 报道组 吴莉莉 通讯员 郑建平

  时值初秋,开化县大溪边乡墩南村的老老少少正准备着一场丰收节活动,立于村口的那棵古榧树被挂上了彩带,同庆丰收,祈福来年。

  立于村口的千年榧树

  墩南村位于开化县东北面山区,其东、北均与淳安县接壤,四面山峦,余氏先祖从宋代即迁居于此,繁衍生息,孕育了独特的民俗文化。良好的人文底蕴、敦厚的民风习俗、偏僻的地理位置,让这里的古迹古树保存完好,村口的这棵古榧树便是其中之一。据《余氏宗谱》记载,榧树是余氏先祖迁居于此时亲手所植。硝烟战火,沧海桑田,外界的千年风云不过墩南一日。历经岁月的洗礼和打磨,榧树仍傲然挺于村口,树根若虬,树冠若篷,树梢入云。抬头仰望这棵被官方誉为“衢州树王”的榧树,从渗透而下的粼粼亮光中,从沙沙作响的树叶中,记者看到一个宗族、一个村庄与一棵树的千年之“约”。

  宗约护树

  水有源,树有根。说起墩南的千年之“约”,得从老祖宗对这棵榧树的保护说起,宗祠爱日堂一直藏着这个秘密。

  村规民约中有关保护古树的章节

  顺着潺潺的溪水,穿过几道小巷,便看到了这座省级文保单位、苍古挺拔的余氏宗祠——宋名臣第(爱日堂)。“宋名臣第”是因为宗族中出了宋朝名将、兵部尚书余玠所赐得,代表了家族曾经的荣耀和辉煌;“爱日堂”则为“爱国爱家,珍爱生命的每一天”,寄托了先祖对子孙后代的良愿和厚望。

  省级文保单位——宋名臣第(爱日堂)

  走进爱日堂,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幅约两米见方的余氏宗约竹简,高悬于厅堂,“我族众生齿既繁,生理宜讲见。蒙上司颁行乡约、宗礼……一以尊祖睦族,一以贻谋后昆……详著科条,开列于左。”寥寥千余字,今日读来仍似听到余氏先祖对后人的谆谆劝诫。

  对于村口这棵寓意子孙兴旺的榧子树,宗约特别“详著科条”保护。清代余氏后人余绍乾曾作《墩口榧树记》,记载“祖之遗植,依然在目,为子孙者,查其珍重斯荫,而为之勿剪勿败……”

  进入爱日堂的左上方,有一面祠堂鼓,鼓为今人新添,鼓架乃先祖遗留。宗约规定,若有人“剪、败”榧树,则击鼓处罚。

  当地至今还流传着一个老祖宗保护榧树的故事。有一次,一个村民砍了一根枝丫做成用具,被发现后族长即令人击鼓召集众人对此“不肖子孙”进行处罚,责其跪三天三夜,面壁思过。虽然故事带有封建家长制色彩,但由此可见墩南人对于榧树保护的上下同心。

  “今儿栽你于此,待你树冠参天,为我守护可好?”当记者站在这棵胸径粗壮、高耸入云的古榧树下,思绪不由得飞越时间的纬度,翻到千年前的那个院落,替种树的余氏先祖如此祈愿。

  六改民约

  古树的年轮串起宗约到民约的血脉。

  墩南村2300余人口,民风纯朴,鲜有越矩犯事之举。对于墩南人来说,从先祖植树立规到今天围树建园,变的是树干的胸径,不变的是他们对于族规的恪守。所以榧树走过千年,至今仍能“绿荫之冲霄,浓荫之覆地……较之松柏更葱茏焉”。

  开化县政府立碑保护榧树

  走进村文化礼堂,只见一侧墙面近半位置挂着村规民约宣传牌。村规民约中森林保护为相当重要的一块,规定:严禁挖取野生树木,严禁在封山区内砍柴禾,严格保护古树名木,严禁剃枝、剥皮等损害行为。这与宗约“勿剪勿败”之规定一脉相承。

  “显然,立于封建社会的宗约已有很多内容不适用,但它的精华仍被传承下来。”村党支部书记余新华说,余氏族人世居墩南千年间,宗约无不起着约束、教化族人的作用。解放后至今,从宗约到民约,剔除封建社会的糟粕,宗约精神隐于民约,仍在熠熠生辉,墩南对于古榧树的保护从来没有断代。

  “随着时代的发展,村规民约也在不断调整,努力和村民生产生活相融。”余新华相告,解放后,墩南的村规民约一直在修改:大集体时代,如果破坏榧树,扣半天工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破坏则罚粮十斤;上世纪九十年代,毁树则罚5元钱;后来,罚款变为50元;再后来,罚款增加到200元。现挂在墙上的村规民约为2013年所制,为第六版村规民约。为不与法律相抵触,当年特别请了司法干部帮忙审校,将罚款事项改成支付违约金,如果破坏严重,则直接报送公安机关。

  爱日堂内的祠堂鼓

  在村里转悠时,记者看到几个非常有意思的画面,有的路遇到古树拐了个弯,有几幢房子绕着古树围成一个圈,一拐一绕,让人感受到墩南人对于民约的遵守和自然的珍视。

  “不用特别强调,无论修路还是建房,我们都自觉不去‘碰’树。”村民余章雄自豪地说,在墩南,如果你见到一棵哪怕碗口粗的树,说不定就是千年古树,一座看去普普通通的桥,也许已走过数百年。所以,在墩南,古树古迹众多,有40多棵百年以上古树名木,有镇安桥、墩下古井等重点文物保护点10多处。

  奉为图腾

  “信夫树生天地间,得天地之生气,而发秀不已,如人生天地间,得天地之生气,而孕育亦不已。”“远近村民尊为神树,多以婴儿甲子投寄荫下以祈长寿者,四时多报饷之无异。”可以说,《墩口榧树记》相当真实地记录了墩南人对于这棵树的崇拜。也许从先祖亲手栽下这棵榧树开始,它就成了墩南人的图腾。

  挺拔的树干

  村民余章雄也告诉记者这样一个风俗,村里凡有孩子难养难带,均会认古榧树为“娘”。而每逢春节,村民定到树下祈福。有上大学、婚嫁等喜事者,也必树下报喜。村里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从小认榧树为“娘”,如今行动不便,逢年过节仍叫儿子代其祭拜。

  在外人看来墩南人“迷信”榧树的背后,实则是他们对宗约、民约精神的认同;榧树千年兴旺的背后,闪耀的其实是人性的光芒。从宗约到民约,它们开始都以一种硬性的方式约束,到最后内化为一种习惯一种风俗。

  余新华认真地说,榧树能长成如今“高22米,胸围7.82米,冠幅380平方米”的雄姿,非常不易,它至少经历了两次大的劫难,都是被村民“保”下来的。一次是“文革”时期,红卫兵以“迷信”为由砍树,村民听说后,自发里三层外三层地将古榧树包围起来,以命相护。第二次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经过村口的县道城底线修建时,古榧树占地六七平方米的树根裸露在外,树枝光秃,几近枯败。此时,没有人发动,更没有利益诱惑,村民一声不吭地挑土添水,硬是将古榧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古老的榧树静静地等来了现今正规、科学的保护。1998年,开化县政府为其挂牌保护,发出了“保护古树,人人有责”的官方声音。四五年前,为进一步保护榧树不被烟火所伤,开化县政府拆庙建园,省林业厅出钱出专家,在离地1米多高的树根四周增建护坡坎,重新施肥填土。这才有了今天鹅卵石垒成的大树坛和古树公园。

  如今,历经劫难的古榧树重新绽放生命的活力,树冠愈加浓密庞大,春时花儿怒放,秋日咚咚落榧,一切都按照它的本意幸福地生长。

  余新华说,多少年来,村里都不准村民上树摘果,村民也习惯了“看”果解馋。“它就是我们心中的树神,凝聚着全村的力量。”在余新华看来,宗约、民约通过约束村民保护一棵树的集体行为,团结着墩南人,打造着墩南的公序良俗。

  眼下,余新华等村两委班子成员正酝酿第七版村规民约的制定。余新华说,乡村飞速发展,人们观念飞速变化,仅仅5年,第六版民约中一些严禁的内容已经不需要严禁,第七版将增加对保护古树的奖励,一改过去“负向”惩罚为“正向”激励,加强保护宣传。而且,随着古树名木在现代社会价值的提升,他们将围绕古树做文旅文章,这块内容也会在新版村规民约中体现出来。

  在墩南,记者看到一纸约定让榧树千年不衰,又在古榧树的繁枝茂叶中,看到村规民约的价值重生。

  延伸阅读

  “小法律”治村成为衢州基层社会治理实践样本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余慧仙 报道组 程伟 吴莉莉 通讯员 张星昱

  开化县大溪边乡墩南村通过从古至今一脉相承的民约,让一棵榧树千年不倒。当地人说,一纸民约旺了一棵树,兴了一个村。从当下基层社会治理的角度看,背后折射的其实是具有普世价值的“公约精神”,它在当下乃至今后,都将发挥不可小觑的作用。

  村规民约是自治、法治、德治“三治”结合的现代基层社会治理模式的典范载体,也有效传承传统社会治理模式的精华,尊重了民风民俗。2014年以来,衢州率先全面开展村规民约修订工作,1481个行政村陆续完成修订,90%以上的矛盾在村一级得以化解。

  2014年,作为试点的龙游县村规民约改头换面,以合理、有序的“基层法律”身份,再次出现在群众面前。龙游全县262个行政村,每个村都有了自己新的村规民约,并全部经过司法部门审校“体检”,治理乡村的“家法”“村训”更加规范,村子管理变得有法可依、有据可讲,基层治理体系不断完善。

  江山市经过两年探索,印发了《关于加强村规民约、社区公约制定实施指导意见》,明确了“怎么执行”“谁来执行”的问题。通过细化载体,将村规民约中需要明确的事项尽可能地明确起来,实现“有规可依”。同时,各村(社区)制定村规民约、社区公约完整版、简约版和主题版,增强操作性和针对性。通过选出在基层德高望重、办事公道、热心公益的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老模范等成立执行委员会,解决“谁来执行”的问题。

  江山市新塘边镇日月村两年前成立了由5人组成的执行委员会,已经顺利执行了10多起纠纷和违约事情。如2016年,有村民把一棵大樟树以1000元价格卖给商人,后来经人举报,执行委员会去做工作,教育该村民私自挖树是违法行为,要求恢复原状,经过几番协商,村民终于退钱并将树移回原处。

  江山市现有50个村13个社区通过村(居)民代表会议推选建立村规民约(社区公约)执行委员会,成员有300多名,有效解决了一批法律够不上、道德难约束的问题。

  早在2009年,开化县大溪边乡通过政府统一买单的形式,村村聘请法律顾问。法律顾问在帮助制定修订村规民约方面起到了很好的“审校”作用,为村规民约的合法性提供了保障,为村规民约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发挥作用消除了障碍。目前,行政村聘请法律顾问已成为开化县乃至衢州市的常态。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