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扭转历史的那场突袭行动:陈军与他的《东京大轰炸》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9-11 15:39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巫少飞

难道就让它被历史湮没吗?

不久前,记者获赠美籍华人陈军先生著的《东京大轰炸》一书,读后受益匪浅。

陈军(右)向衢州市博物馆捐赠历史文物。

陈军出身行伍,1969年至1975年在航空兵46师服兵役,驻防原国防科工委20基地。1975年开始,陈军进入外贸专业公司,曾任天津市人民政府驻美国西海岸贸易总代表。在他个人事业有成时,1996年,陈军在美国洛杉矶创建了美中工商协会。以后,陈军又和其他诸多侨领一起,创建了美国南加州华人联合总会,为促进中国和美国民间及官方交流、交往做了大量工作。

在中国人民隆重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陈军又以主要发起者和组织者的身份,在洛杉矶举办了数千名华人华侨参加的纪念演出活动,并邀请了美国州政府官员和当年“二战”许多援华参战的老兵及他们的后人参加,在美国社会和当地华人社会中引起轰动。也就是从那一刻起,陈军萌生了写一部讴歌中美两国军民携手并肩,抗击日本法西斯的史实著作,让两国人民永远不要忘记这段历史。于是就有了《东京大轰炸》一书。

陈军不仅是一位企业家,也是美国华人社会的知名活动家,同时还是一名文采出众的华人作家。曾著有《沧海横流》《台湾的选择》《五星红旗,我为你骄傲》等书。

陈军的《东京大轰炸》,在广泛搜集海内外有关杜立特轰炸东京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素材的基础上,以新的视野,新的观点,独特的笔法,展开了一幅历史画卷。全书时间跨度大,期间几乎所有重大历史事件都有涉猎;讲述了100多个形形色色人物的故事,每一个角色都描绘得栩栩如生、声情并茂。

陈军表示,日寇罪恶滔天,在中国,几乎人人都知道“南京大屠杀”,但毕竟在南京没有动用细菌武器。可日寇在浙赣战役中屠杀了25万军民,还惨无人道地使用了细菌武器,这些骇人听闻的罪行,难道就让它被历史湮没吗?

“不能忘记历史!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曾两次莅衢调查的陈军掷地有声地说。

《东京大轰炸》封面

唤醒美国的“珍珠港事件”

陈军的《东京大轰炸》从“珍珠港事件”开始了全书的写作。这点至关重要。

在1945年美国出版的《照片中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书中,第一次把“九一八事变”定为“二战”的开始。可是,从1931年开始,美国对日基本实行绥靖政策。当日本于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时,对日“禁运”几乎是罗斯福手中唯一可以玩的牌,但这张牌还是打不出来。1940年7月,美国《幸福》杂志针对日美贸易作了一次调查。在接受调查的15000名美国企业界人士中,包括了最大公司的总裁、750家美国最大公司的董事和经理。结果,主张强硬对付日本的仅占19.1%。

只有到了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的一阵炸弹,打得美国国内主张中立的论调立刻销声匿迹。此时,暧昧、优柔寡断、静观无为再也不能折磨美国人了,战争对美国人来说几乎是一种救赎。珍珠港事件的几个小时后,罗斯福就向国会发表了战争咨文。陈军引罗斯福的话说:“这是南北战争以来,最为重要的一次内阁会议。”

第二天,波士顿的海军征兵站门前,志愿入伍的年轻人排起了长队……美国正式对日宣战,美日自此彻底摊牌。按照史汀生的说法:“自我束缚的巨人得到了自由。”

为珍珠港复仇的“杜立特突袭”

不过,历史学家对罗斯福是否事先“知道”日本偷袭珍珠港一直争论不休,但推断罗斯福为寻找参战的“借口”而使用“苦肉计”似乎没有直接证据,罗斯福对偷袭产生的震惊和憎恶并不是能装出来,更何况代价实在太惨重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和亚洲舰队已然失去或无法使用——所有战列舰,很多巡洋舰和驱逐舰或被击沉或受重创,且至少2500名美国人死亡,毁坏的飞机达200多架……

历史就这样,“珍珠港事件”直接导致了美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

但即使到了1942年4月,对日本本土发动攻击看起来似乎真的缺乏可能性。部署在中国大陆和澳大利亚本土的陆基轰炸机航程太短,无法做到从基地出发至东京的往返飞行,海军的空中袭击能力也值得怀疑。珍珠港遭遇重创的美国太平洋舰队,要恢复到对夏威夷以西的日本海军发起挑战的能力,怎么也得需要时间吧。再加上1942年4月间的菲律宾崩溃,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做出“不可能袭击日本本土”的结论。

就在如此沮丧的局势下,一个突袭日本本土的大胆计划,已经被美国海军和陆军共同研究了几个月的时间。詹姆斯·杜立特就是这场袭击的“操盘手”。

就这样,1942年4月18日,比原计划的19日提前了一天,16架B—25型轰炸机以一种“疏开队形”散布在空中,展铺区域超过150英里,朝着对面的日本方向飞行,并成功地轰炸了东京、大阪、神户、横须贺等日本城市。

刊登在报纸的头条新闻以超越美国官方的姿态,对这则有关突袭的消息高调传播、极力炒作:“东京在白昼遭到轰炸”“美国军机狂炸小日本帝国”“美国轰炸四座日本城市”等等。我们应该能理解新闻的高调,美国民众太需要一场胜利了。当新闻界要求官方做出说明时,罗斯福对记者说,这些轰炸机是从“香格里拉”出发的。

一场缀满情感的生死大救援

陈军在《东京大轰炸》中着墨较多的,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那场生死大救援。

正当美国人在为这次漂亮壮举欢呼庆贺之时,许多突击行动参加者依然置身于苦难之中。轰炸者只因飞机提前起飞,无法与衢州机场取得联系,只能弃机降落。这批降落在浙江、安徽、江西、福建等省的美军飞行员命运,从此便与“衢州”这个地名紧紧相连。

你一定能够想象,衢州百姓第一次遇到高个子、蓝眼睛、不会使用筷子的美国人的惊诧。所幸的是,这批美国飞行员即使在最偏僻的乡村也能遇上略懂英文的教员、地方小官或军政人员。是的,在中国百姓和官员的帮助下,他们得到了营救。

据统计,有64名飞行员被中国百姓营救。其中有51名飞行员集中在位于衢州汪村的空军航空第13总站,再从这儿转移到重庆、衡阳等地后回国。

拯救过美国大兵的那些村、那些路上,缀满了中国乡民的炽热情感。而衢州人民的救助行动,是整个“杜立特突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在世界反法西斯的战斗中结成同盟、共同抵抗了邪恶的黑暗势力。

1991年,95岁的杜立特在一封给中国人的信中写道:“在我和轰炸机队的飞行员弃机降落在中国大陆后,中国民众以巨大的勇气营救了我们,想方设法保护我们。我衷心地期望我们的年轻一代永远不忘记美中两国人民在第二次大战中作出的巨大牺牲,共同努力,不让战争悲剧重演。”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周洋)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