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孔大讲堂①】孔氏南宗的“让爵”体现的正是儒家文化的真精神

来源: 2018-09-10 17:03

【专题】南孔大讲堂

南孔不仅在浙江文化史上有重要地位,在中国儒学史上也有一定地位。

北方儒学传入浙江,与本土文化相融合,可能产生思想上的聚变反应。

对于南孔,浙江省及衢州市委、市政府都很重视,每年都要举行纪念活动,这说明南孔是有当代价值的。那么,南孔文化的主要精神是什么?其当代价值是什么?这里谈谈一得之见,希望抛砖引玉。

不少听众带上孩子一起来听精彩讲座

首先我们要明白,南宗孔洙的礼让是让爵、让政统,不是让嫡、让血统。孔洙以后,衍圣公的爵号就归北宗了,南宗只有五经博士的称号,但这并没有改变南宗仍然是孔氏大宗、宗子的地位。所以明末大儒刘宗周还是称南宗为大宗。南宗的“让爵”体现了“违荣不违亲”、以大局为重、以和为贵的精神,这是儒家文化的真精神。

南孔文化属于儒家文化,浙学也属于儒家文化,他们之间不排除相互间可能有的思想影响。刘宗周撰《曾氏家乘序》说:“浙之衢有至圣裔,相传为孔氏大宗。盖宋南渡时其宗子抱祭器随驾,因而袭封。而留曲阜守孔林者其支庶子也。”证明了南孔对于浙江学者是有影响的。但总体而言,这种联系和影响主要还是象征性的思想联系,而非具体的学派渊源关系。当时浙江的儒学,金华吕祖谦是中原文献之传,从中原传过来的,形成有金华特色的婺学。永嘉陈傅良、叶适,永康陈亮则是从北宋胡瑗、二程那里传过来的,形成了永嘉功利学派、永康事功学派等。在宁波明州还有庆历五先生,是从北方儒学传到南方,使浙江儒学发生了一个转折。虽然我们现在还找不到他们与南孔文化的直接联系。但应该说,南宋以降,北方儒学南移,包括北方孔子文化在内的儒家文化对浙江儒学产生了重要影响。当然,我们不能因此就牵强附会地把浙江儒学和浙东学派的发展都归功于南孔文化的辐射。因为当时思想文化的中心毕竟是在南宋首都临安,在临安的太学与孔庙,而非南孔。

祭祀典礼上,孩子们正在大成殿前背诵《论语》章句。资料图片

南孔从47代孙到75代孙,虽然出了不少文人和教授,但没有出过一个思想家,这也是客观事实,说明还是有一些地域上、思想上的局限性。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应该把南孔放在当时儒家文化南移的大趋势来看南孔文化的积极作用。作为孔子文化的象征,衍圣公孔端友抱着宗庙祭器(孔子和亓官夫人楷木像)和大宗人马定居到浙江,形成南孔宗脉,本身就是一件象征儒学南移的大事,对此我们应该深入挖掘其思想文化意义。

在我看来,南孔文化精神主要包含以下4点:1、人文精神(南孔子弟为官都清廉正直,以民为本,为民请命)。2、孝道精神(“宁违荣而不违亲”、乞请养亲)。3、礼让精神(孔洙让爵)。4、包容精神(衢州南孔为榉溪南孔辩诬)。这都是值得发扬的儒家文化精神。

南孔和北孔为一家,不应有宗派门户之分,应该互相学习,有更大的包容性,确立一个共同目标——弘扬儒学。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  责任编辑:林家骏)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