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第605期

妈妈是批改作业主力军

2018年09月03日

责任编辑:毛利霞

导读

 每位家长平均每天批改2页作业,16:30至21:00是家长批改作业的高峰时段,妈妈是批改作业的主力军……

  • 衢报传媒

    小学生数学家庭作业数据分析:妈妈是批改作业主力军

    (浙江在线记者 马悦)每位家长平均每天批改2页作业,16:30至21:00是家长批改作业的高峰时段,妈妈是批改作业的主力军……9月2日,一份关于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的大数据分析报告在杭州发布——由 “大拿科技”发布的《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

    报告都得出了哪些结论?我们一起来看看。

    数据报告一:

    家长批改结果显示,晚9点后错误率大增

    小学生要注意休息,避免无效学习

    根据用户统计,每位家长平均每天批改2页作业,口算题目165道。人工批改,每位家长平均花21分钟。从16:30开始到21:00,是家长批改作业的高峰时段。

    根据绘制的平均错误率分布曲线图显示,21:00后,作业错误率大增。

    报告显示,不同地区的家长,批改作业的时间段也有不同偏好:譬如广东广西的家长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批改作业,而浙江的家长更喜欢在早上出门前批改。

    南宁、湛江、江门、佛山、广州、深圳、东莞、茂名、珠海、揭阳的家长集中在23点到凌晨2点批改作业;绍兴、衢州、金华、台州、大连、青岛、唐山、沈阳、宁波、丽水的家长则选在早5点到7点批改作业。

    有不少专家表示,小学生要注重休息、避免无效学习。《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说,一方面我们要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另一方面我们要提高学习质量,保证学习效率。如果通过熬夜学习来提高学习成绩,那么所产生的结果一定是得不偿失,因为研究显示,牺牲睡眠时间来学习,反而会让学业更差。作为小学生,保证每天的睡眠时间是确保身心健康的必要条件,也是第二天课堂学习效率有力保证。因此,我们要更加强调高效学习。

    数据报告二:

    “妈妈”成批改作业主力军

    爸爸需要更多参与

    根据调查,妈妈们是批改作业的主力军,占比62.46%,而爸爸们占比37.54%。

    目前在绝大部分家庭中,母亲承担着孩子教育的主要职责。教育专家指出,孩子教育是家庭共同的责任,尤其在幼儿和儿童性格的形成期,既需要男性的阳刚也需要女性的柔和。父亲不能在子女教育中缺失,应和母亲共同承担起子女教育的任务。

    上海师范大学初等教育系系主任王健直言,这个数据背后折射的也是当下家庭教育的现状。一般意义上来说,低幼阶段,母亲的确更适合承担孩子的教育与生活照料。但爸爸们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应有更多的“在场”,爸爸的“缺席”,往小处说,对孩子个性的成长不利,往大了说,涉及到孕育健康的民族性问题。目标感、责任心、意志力、耐挫性……爸爸们应更多地给孩子言传身教。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则表示,英国心理学家格尔迪说过“父亲的出现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对培养孩子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在现实中,父亲更倾向于身体的运动,擅长逻辑推理,能给予孩子更多的安全感等,因此,父亲在孩子的身体发育、智力发展、人格塑造、性别角色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鉴于此,许多国家都特别关注该问题,把父亲的责任提到了国家的高度加以重视,甚至从法律方面明确规定父亲的责任。

    据了解,《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的是通“大拿科技”研发的“爱作业”线上700万用户的调研情况得出的。用户通过“爱作业”APP拍摄作业本后即可检测出错误答案,完成对作业的批改。目前,爱作业的用户主要集中在浙江、上海、江苏、福建等地,其中北京地区的活跃用户数量为15万。

    目前“爱作业”的用户中,老师占比5%,95%为家长。“爱作业”后台每天能接收至少600万张作业图,每天为老师家长节约批改时间100万小时。目前人工智能已累计批改超过137亿道题目。

  • 衢报传媒

    一天上七八个小时课,有的还报不上!如此火爆的暑期培训班教些啥?

    漫画:“火爆”新华社发 徐骏 作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王妍、吴剑锋、郑生竹

    一天4门学科,一天要上七八个小时的课,上6天休1天……正值暑假,“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与多地高温天气同样火热的是校外培训班,有的培训班在学校考试结束当天就开班了,名气大的培训班甚至想报报不上。

    在国家大力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的情况下,暑期培训班为何依然火爆?在价格不菲的学费背后,到底哪些教学内容吸引着家长和学生?

    有的家长抱怨“死活挤不进去”,有的学生一天上课七八个小时

    记者近日在福州市榕城广场附近看到,“全科辅导班”“保分承诺班”“名师提高班”等标语遍布各楼层的墙壁,不出10米就有一个辅导班教室。记者走进一座大楼,10余个辅导机构占据了楼内绝大多数空间。尽管是暑假,早晨8点,大楼门口已有不少背着书包的学生。

    “越是成绩好的孩子越是积极上补习班。”福州市民霍女士说,在中考结束当天,女儿补习班的QQ群名就由“中考冲刺班”变成了“新高一暑期班”,课程在中考结束5天后开始。一天4门学科,从早上8点上到下午6点,上6天休1天。她发现,群里一些成绩优异的学生都选择连上四门。

    在“福州家长帮”论坛上,一名家长抱怨,某补习机构名额太紧张,“死活挤不进去”。

    火热的培训班给不少家庭带来了沉重的压力。福州那名公职人员说,孩子暑期一个月补习费用高达13000多元,而其家庭月工资总额也只有13000元左右。“压力特别大,但是不得不补。”他说,其他家长都在报班,学校也鼓励家长这样做。

    在南京,记者日前在位于中山路的学而思华龙电子城教学点看到,该教学点租用了商场两层办公楼,有近80间教室,每间教室都坐满了学生。记者随机采访几位家长了解到,他们在暑假都给孩子报了多门课程,一天要上七八个小时的课。

    南京刘女士的孩子上小学四年级,这个暑假她不仅给孩子在培训机构报了班,还与其他家长一起“团课”——请当地有名小学的在校老师私下补课。“一些品牌培训机构暑期班想报都报不上。”她说。

    刘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报班明细账:语文2700元,数学3000多元,英语暑期+秋季班5000多元,篮球+体能训练2000多元,还报了一个在线一对一课程,70节课2万元,算下来总共花了近3.3万元。

    严令之下依然普遍主打“提前学”,以“新”为名“升级换档”

    今年2月份,教育部办公厅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提出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行为,要求2018年底前完成集中整治。

    但是,记者走访多家辅导机构发现,无论是市场知名度较高的大型教育机构还是普通培训班,普遍存在提前教学的情况。

    福州一名培训机构老师介绍,暑期正是学生“升级换档”的季节,“小升初暑期班”“新初一”“新初三”等以“新”为名的培训班,成为市场上备受欢迎的课程。这类以“新”为名的课程内容普遍集中于下学期的课程。

    一家名为“学有方”的培训机构为“新四年级”的学生提供五期暑期培训,在其提供的课表中有“植树问题”等超纲内容。在另一家机构提供的“新五年级”课表中,学习内容更是连跳两级,已经覆盖六年级语文、数学及新概念成人版英语。

    记者调查发现,暑假报班低龄化现象越来越明显。南京潘女士的孩子将升小学二年级,暑期她给孩子报了“短期班小学一年级数学一升二新生衔接课”“暑期班小学二年级数学敏学班”等多个课程。潘女士告诉记者,身边很多家长都给孩子报了类似“一升二”“二升三”“三升四”等提前学课程,“家长都不想看到自家孩子在学校落后。”

    除了“唯恐落后不得不补课”,记者调查还发现,培训班的提前教学之所以火爆,部分原因是一些学校对于即将上初一或者高一的学生通常进行分班考试,考试内容往往涉及尚未学习的初中或高中内容。不少家长表示,多地教育部门早就明令禁止通过分班考试划分快慢班,但多数学校的开学分班考依然在进行,导致家长不得不让孩子提前学。

    “本来想着孩子中考后能好好放松一下,可是高中入学第一件事就是分班考试,考完了根据分数分实验班和普通班。不提前学怎么考出好成绩?”一名学生家长无奈地说。

    加强监管,培训班应为学校教育补充

    福州市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暑期培训中存在的提前教学问题,市教育局通过听取汇报、量化考评、实地突击抽查等形式进行监督和治理。但实际工作中缺乏工商、消防等部门的配合,执法难度较大。而且还存在判定模糊的问题,有的机构虽然打出提前教学的幌子,但并未如实授课,仅仅是迎合家长“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需求而做的虚假宣传。在她看来,加强联合执法和制定明确的判定标准是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此外,对于因一些学校的分班考试导致学生不得不提前学的问题,专家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应严格监管,发现此类现象坚决查处。

    多位中学老师认为,现在不少培训班已经替代了学校教育,很多孩子不是去补习薄弱科目,而是在课外班全面接受某个科目的教学,一些大型的培训机构都有自己编写的教材。不少课外培训班主要靠刷题、培训应试技巧以及增加学习时间来提分,短期内有些确实会提升考试分数,因此受到家长们的追捧。

    苏州大学大教育学院尹艳秋教授认为,学校以分数为主的评价制度给校外机构提供了市场。考试难度不断提高,学校的教学内容和质量又无法满足所有孩子,有的孩子“吃不饱”,有的孩子“吃不了”,不同需求的家长只好选择去报课外班。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师殷飞说,教育主管部门在培训班超纲教学、提前教学等问题的规范上应更细、更实,培训机构应该是学校教育的补充,加强综合素质的培养,而不是仅仅成为主科应试教学的延伸。而治本之策则是提高学校的教学效率、质量,构建真正注重学生综合素质的评价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