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贫困是对现实生活的臆想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08-08 06:46

马朝虎

河北女孩王心仪以707分的成绩考入北大,家庭贫困的她在文章中写道——“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间接带走了至亲的生命,但我仍想说,谢谢你,贫穷”,这一番话顿时感动了无数的民众。

近年来,一些边远贫困地区孩子们的苦苦挣扎,一旦被媒体报道后,都会引来众多关注,像在工地上收到北大录取通知书的云南省曲靖市青年崔庆涛;像贵州省威宁自治县石门乡那群唱《苔》歌的孩子们;像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学生,被网友称为“冰花男孩”的王福满……他们并未因贫困而自卑,并未因贫困而怨天尤人,也并未因贫困而沉沦,反倒以加倍的努力,取得了令人敬佩的成绩。迫于贫困的磨难,仿佛是通向成功的必经之路,所以“感谢贫困”。

真的应该感谢贫困吗?一些已经功成名就的人会告诉你,是应该感谢贫困,因为有了贫困,才使一个人对人生、对生活有了不一样的体验,因为有了贫困,才领悟到真正的快乐与满足、坚信教育与知识的力量……然而,这一切对于涉世不深的孩子们来说,有可能是一种欺骗。我更愿意承认,“感谢贫困”,只具有个体的示范意义,而不是普世价值观。

记得我的学生时代,很多同学也十分的贫困,他们有的往往交不了学费,甚至买不起文具,有的因为父母生病,需要他们用瘦弱的肩膀支撑起一个家庭。这段苦役般的生活,他们只好选择辍学,社会就提前将他们淘汰了。能坚持完成学业,并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有一部分是相当霉烂的,这就是无前设的对苦难的推崇,甚至将苦难虚幻为崇高。演化到现在,一部分人在教育活动中,非常不负责地推崇“苦难教育”。特别是,这类去边远地区体验贫困孩子生活的“苦难教育”,无非是让城市富家子弟去观光旅游,满足他们的猎奇心理而已。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两位经济学教授阿比吉特·班纳吉和埃斯特·迪弗洛,在调研了18个国家和地区的贫困人群后,写了《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一书。书中说道,穷人会越来越穷,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刻苦,不够努力,而是因为穷人意识。“当他们的时间和精力只能用来满足维持温饱,他们就没有办法拿出多余的时间来发展自己,充实自己,因而缺乏长期的眼光,持久的竞争力,从而导致越来越穷。并且,贫穷会让人不快乐,而不快乐会影响人对工作的热情和对未来的规划,这是恶性循环”。

所以,我们别先忙着感谢贫困。

我们首先应该明白,贫困并不是一件浪漫的事,而是非常可怕的。然后,也就是我们最应该着手去解决的事情是如何去消除贫困。

令人欣喜的是,在国家层面已经开始全力实施贫困落后地区的乡村振兴战略了,相信通过一个时期的努力,“感谢贫困”不会再被无端地推崇。在工地上收到北大录取通知书时,崔庆涛说——“一分耕耘毕竟会有一分收获,我今天走出了大山,将来也会回到大山,改变大山”。这种精神,才是我们最需要的。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