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后,她带儿子在法院“见”爸爸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7-12 10:11

  记者 龚诚良 通讯员 钱俊皓

  18年前,衢州小伙朱某在安徽与当地女子杜某相爱,之后摆了酒席,生了儿子。儿子2岁时,朱某独自回到老家,断了与他们的联系,还与别人登记结婚,又生育了一对儿女。

  杜某一直在寻找朱某,多年后,她带儿子在法院“见”爸爸……

  他在淮北做生意时,

  与她相爱并生子

  2000年,朱某在安徽淮北做小生意时,认识了经常来他这里购物的当地女青年杜某。

  杜某长得挺漂亮,当时追她的小伙不少,但均被她拒绝。而个子不高、谈吐斯文、做人机灵的朱某,却让她很中意,两人渐渐发展成了男女朋友关系。杜某的父母对朱某也很满意。

  于是,2001年,朱某在杜某家中按当地习俗与杜某举办了婚礼。当时,朱某的母亲和阿姨夏某作为男方代表参加了婚礼。由于在当地农村,酒席一摆就算结了婚,两人当时也没有着急去领结婚证。

  2002年5月,朱某与杜某喜得一子。儿子出生后的第二年,因生意不太顺利,朱某决定回老家发展。

  一别多年,

  惊闻他娶了别的女人又生了孩子

  朱某独自回到老家后,身在安徽的杜某娘俩就失去了与他的联系。只知道“丈夫”是浙江人,但对他家具体地址、身份证信息、联系电话等都不清楚的杜某,怎么也找不到朱某。

  杜某只能一边日复一日盼着“丈夫”归来,一边独自努力照顾儿子长大,还要顶着儿子对父亲的时常追问,以及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但她从未放弃过寻找朱某。

  2015年,为给儿子挣学费,身体不是很好的杜某来到杭州,一边打工,一边打听朱某的下落。

  在一次聊天中,杜某碰到了朱某的一个远房亲戚,对方告诉她,朱某已经和别人结婚,还生了孩子,但对杜某一直深有愧疚,而且他现在的生活处境比较艰难。

  得悉朱某的情况后,杜某虽然很伤心,但也同情他的处境。

  杜某想让儿子与朱某见见面,还想让他承担一些做爸爸应尽的责任。

  为了儿子抚养费,

  她把他告上了法庭

  2017年,杜某通过第三人找到了朱某。得知杜某至今未嫁,朱某泪流满面,表示很想见见儿子,并会想办法为儿子筹点学费。

  可那次联系之后,转眼一年多过去,朱某既不给钱,也不联系杜某。失望的杜某于2018年1月将朱某告上了衢江区人民法院,要求由他支付儿子的抚养费每年1万元,从2002年起至儿子独立生活为止。

  受理该案后,承办法官联系了朱某,朱某表示愿意接受法庭调处,但恳求法庭不要让他的老婆、孩子知道此事。接着,朱某又打电话给杜某,说他会想办法给钱,希望能宽限一些时间,并希望杜某不要找到他家里去。

  最终,在承办法官的对接下,今年7月初,杜某带着儿子,与16年未见的朱某等人在衢江区法院见了面。思念父亲的儿子终于当面喊了“爸爸”,而朱某也含泪抱着儿子不停地说“对不起”。

  承办法官认为,由于被告朱某的经济条件并不好,对原告杜某提出的朱某应从2002年儿子出生起每年付1万元,算到今年需一次性付17万元的要求很难兑现。但同时,这个儿子虽是朱某与杜某的非婚生子,但朱某也应承担支付他抚养费的法定义务。

  经过努力调解,杜某同意让步,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主要内容是儿子仍随杜某继续生活,朱某一次性支付儿子的抚养费2.6万元,今后每个月支付抚养费600元。

  随后,朱某的阿姨夏某帮朱某支付了2.6万元抚养费,并表示愿意帮他承担每月抚养费支出。

  调解结束后,儿子拉着朱某的手说,自己对他没有恨,发生的事已无法改变,他只希望爸爸能生活幸福,有空去安徽看看他和母亲。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周洋)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