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之路丨沧桑古城,事事峥嵘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7-09 10:05

  记者 罗东哲

  开栏话:“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一座天姥山,因李白的诗歌变的梦幻,多少人,寻梦而来,踏歌而行。自晋唐以来,文人墨客在浙江往来频繁,一路赋诗竞风流,形成了一条山水人文相连的唐诗之路。

  2018年1月,在浙江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省长袁家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积极打造浙东唐诗之路和钱塘江唐诗之路。最近印发的《浙江省传承发展浙江优秀传统文化行动计划》,也为古老的诗歌文化走廊赋予了新的现实使命,提出重现浙东唐诗之路和钱塘江唐诗之路。

  作为钱塘江唐诗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诗人们载酒扬帆,在衢江两岸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篇。衢报传媒集团联合衢州市旅委为此特别推出《重走衢州诗词文化带·唐诗之路》专栏,一同探寻衢州的“唐诗之路”,走进意韵风雅诗歌世界,沉醉于诗画风景中,探寻前世传奇与今生故事,推动“衢州诗词文化带”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携手共建美丽大花园。

  首篇推出的诗作《峥嵘岭》,描述的就是衢州城市文明的高地峥嵘岭当时的繁荣胜景。

  【专家点评】

  孟郊(751年—814年),诗人,字东野,湖州武康(今德清)人,现存于世的诗歌有500多首。

  孟郊早年生活贫困,曾周游各地,无所遇合,屡试不第。他曾乘舟溯钱江而上,留下了一组衢州诗。《峥嵘岭》便是其中一首。

  衢州文史研究专家陈定謇评价,孟郊是一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苦吟诗人。“他写诗句句琢磨,字字推敲,所以,他的好诗佳名极多。咏衢州的这一组诗,看似没什么诗眼,也没有什么特别光彩灼人的句子。其实,这只是表面上的拙和淡。”陈定謇以《峥嵘岭》为例,“这诗就是似浅实深的佳构,不以字胜,不以句显,而以浑然的整体,显示出作者的大力深功。且看短短的40字,笼罩了整座山峦和胜迹,包揽无余,尽人彀中,所谓增之一分太长,减之一分又太短。”

  【前世今生】

  衢州城域开阔,名山亦多。这本不足为奇,奇的是,在衢州老城区的连片平地之上,竟突兀着两座山。

  位于西北的为峥嵘岭,山势略显陡峭,位于东南的则是龟峰。两山紧紧相依,浓浓绿意之中,深藏着一段千年秘史。

  峥嵘岭和龟峰统称府山,这是因为它是历代衢州府衙所在地,是浙西政治中心。唐武德四年(621),衢州为州。据史料记载,当时的峥嵘岭下便有很多民居。也是从唐朝开始,历吴越国、北宋、南宋、元、明、清各朝,州府衙署均设在府山。

  一千多年间,始终将一个城市的统治中心定格在一座山头上的政治文化现象,这在中国历史上并不多见。此后,“峥嵘”二字也成衢州、信安、西安的代称。

  除了府衙,峥嵘岭还是府学、寺庙、园林建筑集聚之处。南宋之后,更是与菱湖相伴,成为官宦、士人聚居之地。有如此地位,也难怪在孟郊的诗作难掩峥嵘岭的繁盛雄伟之貌了。

  如今,虽然府衙早已不在,但峥嵘岭仍十分重要。它历经风雨,已转变了身份,成为传承儒家文化的重要载体——孔子文化公园。因旧名使用时间长且深入人心,现在仍有人习惯称它为“府山公园”。

  府山公园始建于峥嵘岭北麓,那还是1927年,初称为“中山公园”。1957年复建,改名为“府山公园”,此后更被评为国家重点园林单位。2014年9月,与公园相依而建的中国儒学馆开馆。一座出自雕塑大师吴为山之手的孔子雕像,在公园正门处屹立而生。府山公园由此正式更名为孔子文化公园。它与孔氏南宗家庙隔街相望,加上同样位于市区新桥街的衢州市博物馆、中国儒学馆,四点串连成线,组成了衢州儒学文化区核心区块,也组成了中国儒学馆——南宗孔庙——孔子文化公园——北门街、水亭门历史文化街区——古城墙遗址公园这样一条古城文化休闲游经典线路。

  夏日蝉鸣中,漫步孔子文化公园,满目皆绿。低层乔木、地被植物、参天古木,错落有致,色彩相融。数百米长的论语碑廊,钟灵塔、孔子授业雕塑、革命烈士纪念碑,以及亭台楼阁、书院、莲池、草地……这座不设围墙的开放式公园,已是集生态园林、人文景观、休闲旅游、儒家文化主题等为一体的现代园林,也是深受本地市民喜爱的美好生活共享空间。

  白云一朵,流水一道,亭台一座,在年轻人看来,所见的是童年;在老年人看来,所悟的是那传承已久的老城气质。世事变幻,沧海桑田。幸运的是我们,仍可见那悠悠峥嵘岭,山色依旧。

  【诗歌再读】

  峥嵘岭

  唐·孟郊

  疏凿顺高下,

  结构横烟霞。

  坐啸郡斋肃,

  玩奇石路斜。

  古树浮绿气,

  高门结朱华。

  始见峥嵘状,

  仰止逾可嘉。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周洋)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