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修车工邓根林出小说集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07-05 08:44

  徐金渭

  拿到邓根林的短篇小说集《浅水游龙》,翻开看了几行,就被吸引住了,于是一篇一篇地读。一波三折的故事确实引人入胜,不免就心生感慨:这么些平常事,怎么就演绎得如此奇巧呢?邓根林写故事是进入境界了!

  因为一直从事广播节目,继而又从事报纸采编工作,我与邓根林相识已有三十来年。我的感觉,邓根林很“黏”。从初始的信封邮寄到后来的电子邮件发送,我常常能收到他的稿子,而且他每每在发出稿子后,隔不了一二天就要打电话询问稿子的“命运”,有时甚而就直接赶来查问了。当然,这是对自己笔耕成果的珍惜。一个农民,怎么就对文字如此的痴迷呢?我曾特地赶到龙游县石佛乡去看他。他在公路边搭个小棚子,为来来往往的人们修理自行车。一身的油渍,两只手也是黑黝黝的,这是我见到他时的情景。

  生活很艰辛,但邓根林对生活很热爱,他的心里装着诗和远方。他在修车的同时,会黏着人们讲故事;空闲时,他会走村串户去搜寻故事。夜深人静之时,他把道听途说来的、挖掘寻访来的故事记录下来演绎成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邓根林就堆积起了很多的故事。于是,他有了在各级各类报刊发表作品的资格,也有了出版书籍的本钱。在出版短篇小说集《浅水游龙》之前,他已出版了一部长篇《龙游故事》。

  身为生长、生活在山乡的邓根林,所写的故事更多的是泥土的气味。在《浅水游龙》里,他写《村长立村牌》,反映“国家最低领导人”对于改变村庄面貌的梦想与不懈努力;他写《送个猪头谢谢你》,反映农村赚了钱发了财的人染上赌瘾又戒赌的经历;他写《特制的存单》,反映农村穷困人家母子的爱;他写《缘定“一夜情”》,讲述农村爱情故事,等等。在这部短篇小说集26万余字的70多个故事里,邓根林也写都市的人和事,比如《误会》,但更多的还是农村题材,而且写的农村故事更精彩。

  应当特别说一说的,是让邓根林引以为豪的一篇写动物的小说:《断腿母狼》。有一天,一位老人来修自行车,说起他家养的一条母狗,竟把它自己生的三只小狗都咬死了,原因是小狗崽咬死了主人的小鸡。邓根林记下了老人说的这事。后来,又有一个青年人来修车时,说起他用铁夹子套黄鼠狼,黄鼠狼为了自救,居然自己咬断了那只被夹住的后腿。邓根林反复琢磨,将两件事糅合起来,写了篇有灵性的狼的故事。

  这篇充满情义的故事,很快被《新故事》《短篇小说》《极品故事》《民间故事选刊》《往事如烟》《微型小说选刊》《小说选刊》等十多家刊物发表、转载。2016年,《断腿母狼》还入选陕西省宝鸡市高考一模试题现代文阅读材料,该试卷后被多个省份高级中学选作考试用卷,后来又被选入2017届高三名校试题解析系列语文试题金卷。一个修车工的作品竟获如此殊荣,不能不令人赞叹!

  邓根林的《浅水游龙》与先前出版的《龙游故事》,都是“捡”来的书。他翻山越岭去“捡”,过田畈趟小溪去“捡”,走村串户去“捡”,也“捡”修车棚里顾客们留下的。邓根林 “捡”故事,“捡”来了一部又一部书,完全凭的是毅力和用心。从这个意义上说,用“捡”这个字眼可能并不贴切,他是在广阔的农村天地里“淘”来了这一部又一部书,因为“淘”是需要用心的。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洪燕辉)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