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博客:回望瓜果遍地的村庄

来源:衢州日报 2018-06-11 10:06

李寂如

现在才知道,有青石板路的村庄,是一座多么好的村庄!

雨色润过暖阳灼过赤脚的记忆打磨过的青石板路,泛着朴素而温润的光芒,那是乡村生活的底色。站在青石板上,三面青山以其浓郁的野性与勃勃生机,将小村轻拥在怀里,扑入视线的,是瓜果的颜色和遍坡的果林撑起的天空,栗子林、梨林、桃林、枣林,最多的是橘树吧,漫山遍野都是这些绿色精灵的身影,在四季的轮回中无言传送着馨香。

春天站在家门口,看前山的桃树林和梨树林织出的云朵,白的是梨花云,粉红的是桃花云。桃之灼灼梨之洁白,都是村庄最美丽的色彩,织就村庄最美丽的彩裙。父老乡亲路过时那一张张大的嘴巴和那一眼深情的凝望,胜于一切诗意的表达。一年又一年,桃树和梨树山坡上灿烂了一阵,在春风里结出细细小小的果实来。

最初的馋意来自于青涩果子上微微的饱满和鲜亮,像十七八岁倚门初长成的村姑!那真是一种无可言传的诱惑轻摇在风中。最先成熟的总是前山桃林里的一点红。个儿小小的,初时也并不出众,渐渐肥美,白的肤色上着一层淡淡绒毛,顶部的桃尖浸出红润,仿佛它樱红的小嘴,使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对着那点红轻咬下去,保准满嘴是甜蜜的桃汁。后山上桃林里的桃形却奇怪!这些小精灵从花骨朵里钻出来便与众不同,是扁扁的四方形。长大了,如一个个被压缩的军用被包悬在枝间,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一见就忍俊不禁。可能是它成熟的周期有些长,饥饿的村庄总是不等完全成熟就摘下来,倒在锅里,加些白糖下去,咬在嘴里,绵绵的软软的甜甜的,有童年的味道。

与桃差不多同时登场的是李子。这使人一想起就满口唾津的小胖子,一结起果来,总是有些迫不及待,密密麻麻地挤满并不强壮的枝丫,把自己的腰身压得弯弯的。等它那薄霜似的表皮上渐渐地泛出青亮的颜色,仿佛就有了魔力,每个人从树枝下走过,都会听到喉咙里吞咽口水的声音。

橘花开时,整个村庄悄悄笼罩在一种奇香里。在春夜的雨里,偶然从青石板路上撑伞走过的行人,都会被鼻端传来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橘花香击中。这时的村庄不再是白天的鸡鸣狗叫,它有了雅致的心事。在如烟海一般的诗文里,我奇怪几乎没见过对于橘花的赞歌。当你把它从地上捡起,在半尺的距离看它,你会发现这小可爱的花瓣晶莹如白玉雕成。你将它置于鼻翼,你感受着一座村庄的幽香。

想起少年的夏日,天空绽放着洁白的云朵,那一种纯粹的蓝深入心底。用乍识青春愁味的步履,打从枣树林里穿过,去村庄另一头的山脚的表哥家寻书。看到枣叶间生长的青枣,忍不住摘一颗在嘴里咬着,在不酸不甜的青涩滋味中,忽然就尝出了这个村庄和少年时期过滤过似的甜美。

在果树如卫兵般守卫着的菜园地里,村庄大方地展示着未来餐桌上的奢侈与排场。菜园地的地角,或橘树或枣树或枇杷树,次第成熟着的果子,幸福着家家户户小馋虫们的嘴。硕大的南瓜端坐在南瓜架上,身上十字形的稻草绳护卫着,让它们个个心宽体胖。淘气的丝瓜,索性攀上身边的栗子树,越爬越高,把一条条的丝瓜垂在枝间,那最高的,让主人也望瓜兴叹,索性留它做了种瓜,从盛夏一直挂到秋天。豇豆、四季豆和黄瓜,它们攀援的是篾条或小杉条,一圈圈斜斜地缠绕上去,中间点缀些白的、紫的花朵和大大小小的果实。那些无人注意的小花,当你注视它时,总能发现一种说不出的妩媚。最红火的是辣椒,挂在枝叶间和盛在菜盘里,都不改火辣个性。炊烟下,它挟着腌腊肉的美妙气息,呛得过往的行人咳嗽不止,呛得悠然的乡村生活回味无穷!

“七月半,山楂红一半。”秋风里,满山的山楂登场了。它们在路边、在黄茅草里、在峭壁上,似乎你稍加注意,就能看到它们在身边,绯红了小脸笑意盈盈地望着你,多么幸福!它们不是让你抬头想望的高贵公主式的贡果,它们是随时可以采摘品尝的山珍。咬下去了,那一种浓浓的清新山野风味,瞬间占领了舌尖齿颊,让你想到了村里那位眼睛里流转着羞涩的美丽丫头。山楂中的珍品是黄山楂,“八月中秋,山楂红溜溜”,它们也黄得金灿灿的,咬一口,粉粉的。摘到黄山楂的幸运儿,到村里谈起时,边上亮起的净是羡慕的眼神!春天的山茶子泡、夏天的牛奶莓、秋天的野葡萄、冬天的奶奶芦,山上的野果点缀着乡村的味蕾。

到了“一年好景君须记”的时节,地里的白萝卜挺起了半尺多长的腰身在地上,遍地写着情诗的番薯,也早已成了现实的一员,被锄头从地下翻出了肥硕的身躯,一担担挑回家中。橘子黄了橘树,黄了山坡,黄了秋天,黄成村庄最动人的风景,剥一瓣在嘴里,从此天涯海角,抹不去的是故乡的山水,那些酸酸的、甜甜的味道……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