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热点 破解难点 抓住重点

来源:衢州日报 2018-05-03 09:03

“活力新衢州 美丽大花园”大家谈

●本期主题:构建农房风貌体系

主持人:王磊

主持人:当前,构建农房风貌体系已成为我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启动点、牛鼻子,全市上下,广开言路,各界针对这一问题展开头脑风暴,积极建言献策,那么,在推进实施的过程中,有哪些问题需要重点关注?

●市农办吴俊明:我认为要重点关注城控区农民住房需求问题。目前我市255平方公里城控区已执行到第七个年头,由于我市城控区范围较大,仅涉及衢江就有35个行政村131个自然村,随着时间的积累,城控区范围内的建房需求不断累加,未经审批拆旧建新等现象日益增多。建议市级层面就城控区农民住房需求问题进行研究。个人建议,一方面要“疏”,比如对部分亟待修缮的C级、D级危房适度放开修缮,同时通过建设农民集中安置小区、宅基地有偿退出换“房票”等措施,妥善解决城控区农民住房需求问题;另一方面要“堵”,切实加强城控区范围内农房管控,压实监管责任,杜绝违章建筑,确保“城控”控出效果。

其次,要重点关注农村跨村建房问题。由于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农村宅基地属于村集体所有,使用权流转仅限于村集体成员之间。但我市并没有列入国土资源部“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范围,所以跨村建房农民,虽然通过有偿择位等方式拿到了宅基地,但其实存在隐患。建议下一步要探索实施跨村建房模式的村,采用集聚点土地运作模式,即先由国土部门进行土地征收,再划拨给村集体使用,保障农民权益。

此外,还要关注乡村工匠管理问题。建议明确农村工匠队伍管理部门,加快建立工匠队伍管理机制,抓好农村工匠培训考核、持证上岗等管理服务,探索“工匠保证金”等管理举措,为农民建房管控提供保障。

●开化县信访局胡德门:农村建房管控和风貌提升工作涉及面广,我认为还要重点关注“不批就建、少批多建、无序乱建、新村落地难”的现象。这一问题的解决,首先要确保新村规划能付诸实施。每年县里要为新村建设土地落实失地指标,让提供土地的农民享受失地农民政策,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通过宅基地复垦、土地整理等形式换取新村土地指标,解决耕地指标少的问题,获得的指标要用于中心村建设。要制定闲置宅基地重新利用政策。对闲置的宅基地可采取给农民适当的资金补助、土地置换、奖励和改善交通基础设施等办法让无地基建房农户有地基可建。既节约耕地又避免“空心村”的出现。另外,要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充分发挥村“三委”作用。农民建房管控工作要做好还需要一支强有力的村干部队伍才能保障实施。如新村调整(征用)土地,基础设施建设,一户多宅专项整治,闲置宅基地利用,农民建房限高、限面积都需要强有力的村干部监督管理实施。总体来说村组织战斗力强的村农民建房管控工作就比较到位,如:开化的翁村村、十里铺村、桃溪村新村就建设得比较美观。反之,有些地方就比较乱。

●开化县政研室叶志成:乡村振兴战略对农房管控风貌提升提出了新要求。个人认为:要注重农房管理考核,要有优异的制度。进一步健全农房管理工作体制机制,落实农房管理经费及人员保障,确保乡镇配备相应的农房管理人员,明确其工作职责,强化管理考核,将农房管理情况纳入乡镇年度目标考核任务,实现管理全覆盖。要注重农房舒适宜居,实现生活美。村民的居住环境方便舒适安全,是实现生活美的标志。一方面,强化管理,加强对农房管理人员的培训与指导,提高农房管理人员的业务能力和审美水平,规范农房规划手续的办理;另一方面,在农房的审批上,结合地域和文化元素,设计相对统一又富于变化的农房方案,坚持经济适用、乡土生态、凸显特色的原则。要注重农房文化传承,实现人文美。农房建设应满足村建设规划的相关要求,其选址应与现状地形及周边环境相协调。开展文明村、美丽乡村、美丽庭院等文明创建活动,提高农民文明素养;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等先进的信息手段,实现产业标准化、管理科学化、费用最低化、品种多样化、营销智能化、生活方便化,普及现代信息技术。

●市农办挂职干部宋凯丽:农房管控、风貌提升,主体是农民。要加强引导,做好宣传,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使农民自觉参与到行动中来,发挥农民自己的力量建设美丽乡村。根据每个村的不同情况,各村制定符合实际情况的具体实施办法,如农民建房选址标准,从宅基地、房屋面积、房屋结构、庭院大小、污水处理、外立面风貌等方面做出相关规定,并通过设立保证金制度、村规民约等做好源头管控。不搞一刀切,一切从切合农民实际利益出发。同时,根据实际挖掘农村历史文化特色,注重实效,发展乡村休闲旅游。

科学制定农村风貌改造提升规划,立足当前,突出重点,分步实施。突出乡村特色,结合当地的山、田、河、湖、路等地形地貌,保持具有本村特色的乡村风貌,通过试点示范,引领乡村风貌提升健康发展。

●衢州电大王宽:农村建房管控和风貌提升是一个体系,不仅仅是农房拆迁的问题,还是基层治理问题。要搞好规划设计。汲取以往的经验教训,采用“政府+专家+农民”模式,充分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三者充分磨合,充分平衡,搞出来的规划设计才有可能是科学、合理的,只有科学、合理,并带有前瞻性的规划设计,才有可能坚持。所以,规划设计一定要认真、详细、周到、成熟。控新要齐、快,治旧要周、全,讲究一个过程。同时,针对农村工匠文化程度参差不齐,设计图纸把握不准,施工技艺水平有限,影响施工质量等问题,开展建筑工匠免费培训,并考核发证,着力提高按图施工能力和技艺水平。此外,要做好区别处理。要分情况对待“一户多宅”的退出,要考虑历史因素,疏导加治理,有一个对原来政策的修正过程。违法建筑要坚决拆除,而其它因规划、政策等原因造成的“一户多宅”,退出则要有相应的补偿措施。最后,要优化基层治理。针对乡镇行政管理中普遍存在的“看得见的管不着,管得着的看不见”难题中的执法缺位和权责不匹配,探索建立统筹协调、信息统揽、联合联动机制。用好用足相关新农村政策,整合相关资源,一段时间里集中力量、集中资金投入到农村基层治理上来。同时,要研究相应的政策,让80后90后的新生代农民到城里来。

主持人:最近,我市常山县集中整治“一户多宅”的行动,一时间引发人们的广泛关注和热议。有人认为,整治“一户多宅”是构建农房风貌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那么,你对整治“一户多宅”怎么看?有哪些建议和意见?

●市委办余艳:对下一步开展整治农村非法“一户多宅”工作,我建议,要多渠道加大整治农村非法“一户多宅”政策的宣传力度。充分利用各种媒体普及有关“一户一宅”“一户多宅”的知识,比如:什么是“一户一宅”及其认定标准?什么是“一户多宅”?哪些属于合法的“一户多宅”,哪些属于非法的“一户多宅”?对待各类的“一户多宅”分别是什么政策?不仅要让农户们对政策明明白白,而且也要让社会各界对此项工作能够充分了解,从而得到社会的广泛支持,这对今后的工作能否顺利开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工作组、乡镇干部还要主动上门宣传政策,面对面地给农户释疑解惑。同时,要全面排查各行政村内现有建筑物并予以公示。组织工作组进村入户,做到不漏一户、不少一房,确保采集真实、完整的第一手资料,建立档案并按政策将每户名下的建筑物进行归类,明确相应整治流程,最后汇总全村信息,在村内予以公示。另外,要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带头模范作用。广大党员要积极响应号召,带头签订无违建承诺书,积极主动开展自查自纠,如存在“一户多宅”问题的,要严格按照要求主动填报信息、主动拆除整改,不做不利于整治工作的事。要带头做好亲朋好友的工作,不准说情、打招呼。对影响整治工作的党员要严肃追究责任。

●民革市委会徐建平:我认为,整治“一户多宅”是治疗农村“红眼病”的第一个关键。我建议,要全市摸底,“一户多宅”问题有多严重。4月18日,常山县“一户多宅”集中整治大会召开,从常山县四套班子领导到乡镇(街道)村,近3000名各级党员干部参加,可以说打响了全市“一户多宅”大整治序幕。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我市农村“一户多宅”的问题比较严重。到底有多严重?从公开资料上看不出来,建议政府组织力量全市摸底。

另外,为保障全市“一户多宅”整治工作的有序推进,应从市级层面进行顶层设计,明确“一户多宅”的概念,明确“一户多宅”的整治办法,明确“一户多宅”整治后的善后措施。要强调的是,要确保国家“一户一宅”法条执行到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其宅基地的面积不得超过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标准。”

在我看来,农村工作的关键是公平、公正、公开。农村社会各种矛盾冲突的根源是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既然违法的“一户多宅”能够建起来,离不开农村各级党委政府里可能存在的以权谋私、为官不为、坐视不理等情况的存在。现在到了整治纠正的时候,务求斩草除根、除恶务尽,与打击农村黑恶势力一道,打掉非法“一户多宅”的各种保护伞,扒开粪坑晒太阳,打开死角见日出。

●市城管局法制处高小华:个人认为,强势推进以非法“一户多宅”为核心的农村违法建设大攻坚大整治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势在必行。从战略地位上说,没有违法建设的集中清理,农民建房管控和风貌提升就会成为无本之源。不通过拆违腾出空间,规划布局的调整只能是纸上谈兵;非法“一户多宅”不清理,宅基地资源的盘活就无法实现,刚性建房需求的满足必定陷入尴尬;五花八门的附房不清理,风貌提升只能是麻子脸上的涂脂抹粉;党员干部的违建不彻底整治,人民群众信任依赖党委政府的底气从何而来 社会公平正义就不能真正彰显。由此,再现拆违之新高潮,是必须的阵痛,是必然的选择,是实现乡村振兴,建设乡村大花园的基础性工作和关键一环,没有退路,必须一以贯之,一抓到底。

讲战术路径,就是讲方法论,就是把违法建筑整治到位的铁腕举措。我觉得关键要做到五个抓:抓书记。要把整治工作列为一把手工程,抓书记,书记抓。二要抓政策。必须形成认定界限明确、拆罚补证统筹、疏堵路径清晰的系统化、可操作、可落地的政策体系,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标准执行到底。抓引领。发挥党员干部带头示范,带动群众全面参与。抓攻坚。集中资源,集中时间,大兵团集中攻坚,方能快速形成态势。抓长效。必须要以四个平台全科网格作用发挥为载体,落实最严格的即查即拆举措和责任落地机制,杜绝新增违建演变成存量违建。

●衢州电大王攀攀:农村最大的资产是土地,农民最大的资产是住宅。所以,农民把房子看得很重,视其为安身立命、顶门立户的重要象征。农村建房的管控是综合性社会管理问题。要进行农房管控,就必须全面摸排具体情况,尤其是“一户多宅”的底子,一户不漏,真正做到底数清、情况明,心中有数。弄清是传统习俗影响、是经济因素制约、还是宣传发动不到位、规划设计不理想……然后,才可以针对阻碍整体规划的不同情况进行精准化处理。如龙游县新槽村针对孤寡老人、五保户、低保户等无力承担搬迁后自建新房费用的问题,2011年探索启用的“宅基地换养老”模式,以及绍兴在柯桥区、上虞区试点的“闲置农房激活计划”都能带来启发。而后,要根据不同乡村的地形地貌、生态环境及风俗习惯进行规划。风格要统一,风貌要协调,设计上要给予一定的自由度。同时,应引导民众融入现代安全、科学、健康的设计理念,重视卫生、避雷、避震、节能等建筑理念的普及,使乡村建筑既风格一致又各具特色。

【网络微言】

叶华娟:我来自市水利局。“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刻画出一幅古朴、清新、幽静、闲致的村野图景,也是漂泊在外的现代都市人内心向往的故乡之地。一个村落如可借“引水入村”之东风成“新农村”之势,就如注入了新活力,打通了任督二脉,营造出新时代的新气象。如何才能成功实现“引水入村”?我认为,要将引水入村列入乡村规划,合理布局空间;要因地制宜营造小水景,彰显乡村文化,结合现有古堰、古埠头、古桥、古水碓、古建筑、古祠堂、古庙、古牌坊、古碑、古树、古花、古石等精心打造小水景,花小钱办实事;拓宽融资渠道,引入社会资本投入乡村建设,打造乡村旅游景区、特色农庄、农家乐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走过一村又一村, 令人陶醉的不仅是绝美的意境,更是触及心底的那一抹独特的乡味。

徐攀:我来自常山。个人建议,农村居民建房必须带设计方案审批,一方面适当增加限制面积,另一方面要严格控制。对无住宅或原有住宅需要拆建、改建、扩建、迁建的农村居民家庭户可以申请建房。户籍不在同处的夫妻,以及同在本村居住的父母(或赡养的老人),视作同一家庭户。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

章俊:我来自市国土局。我认为还是围绕为什么要农民建房管控?农民建房管控做什么?农民建房管控怎么做?三个问题思考。农民建房管控的最终目的是乡村振兴,手段是集约利用土地、改善村庄风貌、完善公共设施。那么农民建房管控做什么,先要了解农民需要什么,为什么现在农村乱搭乱建,不能只堵不疏。怎么做,按照“一张蓝图、先规划、后许可、再建设”的原则,进行分类管理,但我认为从完善通用图库的建设,设计出更符合农村生活生产功能的户型(如附房标准化,探索适合农房前庭后院),更能让农户接受管控便于管控。

朱黎明:我来自常山。现在“一户多宅”的现象很普遍,新农村建设没能够很好地达到集约土地的目的,新建设一个居住点就是纯粹的增加建设用地。建议应该和村委会一起把控,结合土地、宅基地置换的方式进行审批管理,最好能够做到先拆后建,严格执行“一户一宅”政策。另外,建议可以提倡建架空层(层高低于2.2米)的方式,解决生产工具以及农产品的堆放问题。

蒋志坤:我来自常山。现在农村已基本建设新房,但依然存在一部分老房、破旧的危旧房,影响村庄风貌,这类房屋中,若不符合“一户一宅”的,村里应多做工作,应拆则拆。还有一部分未拆建新房的,主要分两类人群,一类是没有条件拆建新房的,另一类是想造房但宅基地不够建设新房的。针对第一类人群,我觉得可以结合古村落保护、农村危旧房治理、农房救助工作,由乡镇政府牵头、农民+政府补助出资、有规划有方案地进行打造为农村特色民居,将老房子成为老村庄的亮点建筑。而想造新房又没有宅基地建设新房的,我觉得一是要尽快启动村庄规划修编工作,一类是由村庄收回不符合“一户一宅”建筑宅基地,进行宅基地置换加补差价,给那些想造新房的村民,有效利用农村土地、减少农村建设用地占用指标过大问题,在村内建设新房。

汪静静:我来自常山。目前未批先建情况普遍存在,可以用制度相应制约:未批先建的不予审批,占地面积、建筑面积符合要求才给予审批。实行带方案审批制度,规划部门每3年左右提供多种建筑方案给农户选择。或只能选择规划部门要求的建筑高度、层数。要尽快实现两规合一、真正做到一张图审批。

王耿前:我来自常山。我认为农村建房管控,一个就是风貌控制(立面形式、建筑高度、建筑占地、建筑面积),另一个是区域控制(山、水、路)。我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农户的违章违建,其中很多违建由个体工匠的乱指导引起。建议:强化审批,严控风貌控制,适时更新通用图库,明确乡村认可的样板房屋,允许农户按其形式建房;乡镇加强常态化管理,做好建房“四到场“工作,指引好农户建房;规范个体工匠,制定相关制度;加大违章的查处力度,乡镇应借目前“三改一拆”工作之势,处置一批,补批一批,让农户明白违章建筑对自己今后的影响。 

整理:记者 王磊 报道组 吴莉莉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