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指引农房风貌提升

来源:衢州日报 2018-04-18 09:28

  ●徐宾 (公务员) 

  落实农房管控党员干部是关键

  落实农民建房管控需要凝聚各方面的力量。我认为,最为关键的是党员干部队伍。第一要发挥好机关干部的中坚作用。一方面,做到思想上认同。县乡机关干部大多来自农村或与农村密切关联,接下来管控建房,难免会出现熟人请托的情况。如果干部本身理解不深刻、认识不到位,则可能成为消极因素,甚至做反面工作。因此有必要对机关干部讲清楚政策,讲清楚岗位职责,讲清楚工作纪律。另一方面,要做到行动上给力。乡镇(街道)和规划、国土等一线职能部门干部直接关系到落实成效,必须以严的工作标准和实的督查考核,确保政策执行到位。组织部要对推进有力、实绩突出的干部予以优先考虑,对工作推诿、敷衍塞责的及时启动问责。

  第二要发挥好村两委干部的枢纽作用。村两委干部特别是村主职干部得不得力,直接关系农民建房管控工作的成效。我们既要关心关爱村干部,保障基本报酬,调动干事积极性,又要严格落实监管责任,对发生违建乱建的,对村干部要给予相应的处理。三要发挥好农村党员的先锋作用。党员怎么干、干得怎么样,对群众来说是一种示范。一直以来,存在着部分党员批少建多、乱搭乱建、圈大围墙等情况。乡、村干部去做群众工作,这些党员就会成为“挡箭牌”。因此,还要从农村党员严起来、管起来着手。接下来,要深化实事考评“零基积分法”,把支持和参与建房管控作为重要打分项。要完善农村党员的激励惩戒机制,特别是反向激励,对党员违建的、拒不整改的,及时启动不合格党员处理程序。

  ●龚中林(公务员) 

  盘活存量宅基地,建设乡村大花园

  农村最大的资产是土地,农民最大的资产是宅基地(房子)。农民把房子看得很重,视其为安身立命、顶门立户的重要象征。

  我认为,盘活存量宅基地尤为重要,是构建农房风貌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是建设乡村大花园的重要内容。做好盘活宅基地存量这篇文章,需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要分析宅基地存量在哪里。宅基地存量大多在山区村、贫困村、萎缩村。因为一户多宅、房多人少、离村进城、下山移民等原因,宅基地废弃了,房子空闲着,出现了“空心村”“无人村”,成为美丽乡村的“刀疤脸”。

  二是要释放宅基地存量的能量。宅基地存量是关在笼子里的“老虎”,具有巨大的能量,解决的办法是“收储”。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宅基地实行“所有权、资格权、使用仅”三权分置:完善农民闲置宅基地和闲置农房政策,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由村集体统一收回闲置宅基地的使用权,对一户多宅、下山移民的宅基地不要一拆了之,村集体可以适当补偿后统一收储;鼓励房多人少、离村进城的农户通过协商的方式将宅基地返租给村集体。

  三是要处置好存量宅基地。这是一个“放虎归山”的工程,可以“筑巢引凤”,引智入村、引资进村、引人返村,为乡村振兴提供巨大的能量。存量宅基地可以用于乡贤回归落户、有乡村情怀的成功人士安心静养、休闲养老民宿经营等几个方向。制定存量宅基地管理使用办法,建立存量宅基地租赁平台,盘活宅基地存量,引来城里游客观光住宿,村里产业起来了,人气旺了,外出打工的村民也回来了,整个村子生机勃勃,又恢复了活力。

  ●段媛媛(高级工程师) 

  农村建房要“规划先行”

  以前,农民建房子没有统一的规划,房屋选址大部分是原址重建,建筑造型也是五花八门。现在,“活力新衢州,美丽大花园”的时代已经来临,农民建房也应该与时俱进,与新农村建设融合为一体,打造生态、宜居的自然风光。

  房屋建筑外立面的颜色应根据不同的建筑、不同的定位加以区分。外立面颜色要朴实、干净,用料天然。比如,徽派建筑可以考虑白墙黛瓦,普通的农民建房可以选用大自然浅色系的颜色,与水、土、山浑然一体、相辅相成。

  村庄的布局也很重要。可以考虑按照田地、水系分布来布局,也可以根据功能区来划分,如与鱼塘、农田、果园稍加区分,当然如果是有浓厚历史文化的乡村,可以考虑与旅游区相结合,如江山的廿八都就是一个很好的范本。我觉得农民自建房的楼层不用太高,希望能更注重乡村院落的打造,尽可能保留一些原生态的东西,回归 “小桥、流水、人家”的乡村意蕴。

  相比以前杂乱无序的农村建房,我觉得新时代下最重要的就是“规划先行”。近几年,家庭农场、民俗文化、休闲旅游业的大力发展,农村污水、废水的整治,更多的年轻人和城市里人愿意回归农村,乡村的规划确实带动了乡村振兴。

  城里的房子在规划审批和质量监管环节有部门严格把控,但农民自建房一直属于管理薄弱环节甚至有些地区无人监管,所以在各县(市、区)开展的房屋安全等级鉴定中,农村危旧房数量比城市多很多。为了适应新时期农村发展建设,农民自建房也要严格建设审批,要求具备有资质的设计单位出具的图纸,做好质量把控,杜绝安全隐患。当然如果有条件的话,村里最好能统一规划布局建造。

  ●舒佳宾(科研人员) 

  农民自建房要“留得住乡愁”

  农民自建房问题关乎民生,是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核心问题。个人对农民自建房有以下几点建议:

  尊重自然和习俗,避免千村一面。根据不同乡村的地形地貌、生态环境及风俗习惯,当地政府要在建筑设计风格上进行统一,使建筑风貌符合当地需求,房屋结构设计给予一定的自由度。同时,应引导民众融入现代安全、科学、健康的设计理念,重视卫生、避雷、避震、节能等建筑理念的普及,使乡村建筑既风格一致又各具特色。

  重视集聚规划,完善配套设施。一方面,应重视中心村规划与建设,在民居分布、道路管网、生活设施配套、文体娱乐配套等方面长远规划,逐步集聚村民;另一方面,政府应继续加大“三改一拆”“一户多宅”等的整治力度,腾出宅基地建设指标,集中统筹规划,以利于新农村建设和现代农业发展。

  改革审批和监管,进一步简政放权。“最多跑一次”改革在市县层面逐渐向乡镇和村级覆盖,合并职能、减少程序、权限逐渐下放至乡镇、完善审批和监管体系。充分发挥村、乡镇能动性,利用各级网格、网络平台进行管理和监管,提高农民自建房审批效率、监管力度和透明度。

  尝试利用社会资源,建立农民自建房设计服务平台。由政府引导社会资源建立区域农民自建房设计服务平台,把民居设计、施工纳入审批和监管体系。通过政府配套补贴,村民出少量资金的形式,根据当地特色、环境、村整体风格、村民意愿及安全、科学、健康的设计理念,设计出“留得住乡愁”的房屋样式,严格控制人均建设面积和建筑高度,并把设计方案作为审批的一部分,实现人、房、自然和谐统一,避免千村一面现象。

  ●陈晓峰(公务员) 

  农房管控亟需解决五大问题

  一要解决图从哪里来。一个村庄的设计,必须与该村的生态禀赋、产业禀赋、人居现状、人文渊源紧密结合,通过规划+产业+文化+生态,做出一批古色古香、水墨山水的精致规划。

  二要解决权从哪里来。农民建房管控,有人管是基础、有权管是关键。一方面,权从体系上来。现在基层最大的问题不是不想管,而是看得到的管不到、管得到的看不到,可以通过深化“四个平台”建设,强化执法力量下沉、执法权力下放。另一方面,权从机制上来,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农村建房方案审批、外墙粉刷履约金等长效机制,要加快落实到位。

  三要解决地从哪里来。农民建房管控,必须坚持堵疏结合,目前很多未批先建、未批乱建的最大矛盾是土地供需矛盾,由于大量的新增建设用地指标(或空间)用于工业、服务业用地,很多村庄几年甚至十几年没有批过一块宅基地。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四要解决人从哪里来。乡村振兴,人是核心。一个没有生气和活力的村庄,必将逐步走向衰亡,就不会出现精品建筑。所以,要探索和完善跨村建房、跨乡镇建房制度,将有限的人口集中集约集聚到规划完整、设计完备、指标完批的区域。

  五要解决钱从哪里来。要用“三权分置改革”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个人认为,“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其实到最后会演变为长期弱产权模式,即企业或有条件的城市居民长期租赁农村住房的形式。

  ●徐水波(公务员) 

  农房管控考验政府施政水平

  农民建房管控,表面看,管的是房子,实质管的是风俗,考验的是党委政府基层治理水平,考验的是党委政府规划能力水平和刚性执行水平。如何管控?要统筹打好新村规划(结合异地搬迁安置地,农村土地综合整治,整村搬迁等)、典型示范引领、严格执行建房管控办法、共同美学价值推广、多渠道资金筹措等组合拳。

  在规划布局上,对原先的市域乡村建设规划、村庄布点规划、村居设计进行修改完善,明确中心村、一般村和撤并村,适建区、限建区和禁建区。

  在审批监管上,要结合异地搬迁安置点建设,出台跨村建房管理实施办法,突破限制障碍。要从事前、事中、事后全方位监管,事前落实方案审批、签订协议、收缴保证金,事中施工、建房,事后组织联合验收,严格执行建筑放样、地基验收、施工过程、竣工验收“四到场”,未通过验收的,不得通水、电,不得确权登记。

  在整治服务上,坚持引领倒逼、存量改增量相结合,从异地搬迁、水库移民、危房救助、地灾搬迁、国家和省古村落保护等渠道统筹资金拼盘。

  责任督考上,要明确工作目标,签订军令状,科学合理下达整治建设任务。打好压力传导、督查考核、宣传曝光、举报反馈、排名通报、约谈问责等推进组合拳,与无违建村创建、耕地保护补偿机制兑现、项目争取资金补助相挂钩,纳入年度综合考核、专项考核。

  ●杨水荣 (公务员) 

  农房管控需从提升基层治理能力上破题

  当前农村存在房乱建现象,其根源是基层治理还存在着问题。所以,关于农户建房管控的思考,不能就事论事,必须有更宽的眼界,更大的视野。

  农房管控管什么?我认为最该管的是责任落实。要落实实施主体责任。除了乡镇必须承担起相应的主体责任外,上一级政府应该每年将农民建房管控纳入履职述职范围,对于农民建房该规划没有规划的,该审批没有审批的,违章该处理没有处量的,都应承担主体责任;要落实监管主体责任。规划、国土等部门在农民建房上都要履行好监督指导责任,严格落实政府各项规定;要落实建设主体责任。要将农民建房纳入“四个平台”监管平台,条件成熟的地方可将违法建设情况与个人信用挂钩。

  农房管控控什么?个人认为,一要控整体规划。要结合美丽宜居示范村创建,高标准开展村庄规划设计和农房设计落地试点。无论是政府主建农村安置小区、主导农房改造还是村民自建新房,都将追求品质放在第一位。农房的使用是农民的,但农房形成的风貌是公共的,要尽量避免将农房贴上农民的标签。二要控建筑风貌。如规划部门要改变以前单纯的选址管理为主向选址管理、风貌管控并重转变,突出坚持抓好“四到场”制度落实,实现既管选址,也管农房设计、农房高度、农房色彩、农房朝向。三要控实施政策。县级层面突出政策管控和技术指导,出台技术规定和农房建设审批管理办法,有效规范乡村建设。鼓励支持村庄以建房保证金等村规民约形式规范村民建房行为。

  ●郑荣祥(公务员) 

  农房风貌体系离不开和谐相邻关系

  眼下我市大部分村庄未统一规划建房,农民兄弟普遍东拼西凑宅基地,导致结构、朝向、外立面、层数五花八门,相邻关系纠纷层出不穷。农房风貌体系建设离不开和谐相邻关系,如把美丽农房比作硬件,那么和谐邻里关系就是软件。个人认为,和谐的相邻关系是构建农房风貌体系不可或缺的内容。

  有关相邻关系的法律规定比较笼统,《物权法》第八十四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而法律将当地习惯做法提至相当高的参照依据,处理好相邻关系,乡镇、村及涉建部门大有作为。

  个人认为,首先,尊重当地文化、风俗、习惯,乡镇、村制定统一的乡(村)规民约,如规定合理的农房间距、通道宽度、自留滴水、房顶出沿距离等易引发争议的项目,同时做好宣传,人人皆知以便人人遵守;其次,要事前签订四邻协议,白纸黑字约定相邻事项;再次,乡村两级把好建房审批关,无四邻签字的审批表,暂缓批准;第四,村调解、网格员提早介入,全程见证,有关协议加盖调解委员会印章,建房过程中发生相邻纠纷及时调处,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第五,发挥村干部、村贤能人的和事佬作用,切实消除邻居隔阂、结怨,努力做到相邻关系纠纷小事不出村。

  ●丰春江(乡镇干部) 

  农房管控的“横”与“纵”

  农村建房的管控是综合性社会管理问题,一旦出现偏差极易造成空心村、破旧村等系列与乡村振兴格格不入的问题,因此个人认为,农村建房要做好“横”与“纵”两个方面的管控。

  首先是“横”,即审批管控。一是要把符合审批建房的农户进行分类。当前农村建房主要分为刚需型建房、改善型建房和投资性建房,刚需型建房,此类农户一般需求较为强烈,而且对审批时间的要求也十分的急迫,如果管控不到位,往往极易造成违建的产生;改善型建房,此类农户有一定的经济条件,但房屋仍可居住,属于可以管控,不易造成违建;投资性建房,此类农户往往经济条件优越,如果管控到位,不会造成违建。二是要强化村级组织对建房审批的长期规划。个人认为,要建立村级农村建房长期规划(至少要五年以上),由政府协助,根据本村实际情况,规划一块集中建房地块,按照户型大小、外墙立面、基础设施等进行统一规划设计。

  其次是“纵”,即建房管控。一是乡镇管控指导到位。坚决执行“四到场”制度,国土、规划等职能部门要全程关注指导;乡镇的驻村干部等要到正在建房的农户家中进行巡查掌握农户的建房情况。二是村级管理督查到位。村主职干部在建房管控的问题上必须一个口径,不能推诿扯皮制造矛盾;其他村两委干部要担起责任,维护村集体形象,勇于发声制止违建;网格员、土地巡查员要做好本职工作,农户在建房过程中,网格巡查、土地巡查每日必到,及时向村、乡镇通报信息情况。

  ●蒋国强(公务员) 

  农房风貌提升需破除六大问题

  农民建房管控和风貌提升是牛鼻子工程,事关农业农村改革发展稳定。要实现农民建房管控和风貌提升高质量发展,必须自我革新、大胆创新、深化改革。个人认为,要从六个方面深化改革、探索破题:

  在规划层面,要突破建设规划与土地利用规划多规合一的问题;在审批环节,要聚焦权力下放到乡镇,规划、国土联合审批的问题;在用地层面,要重视“一户多宅”土地综合整治,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和农民房屋财产权,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建房使用权,农村宅基地调剂流转退出机制,农村宅基地及住房确权登记颁证等问题;在政策方面,要强化资金项目整合,金融支持等有力保障;在监管层面,要推进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等工作;在服务层面,要提供统一施工、统一采购等社会化服务。

  这六个方面问题都要认真对待、深入研究,对改革情况、矛盾问题、群众期盼做到心中有数、掌握实情。在具体工作中既要全面推进,对于带有基础性、全局性和战略性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重大改革措施,要牢牢抓在手里,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更要重点突破,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及早形成示范和带动效应,及早惠及农民群众。

  本版文字整理:王磊 郑菁菁 俞施 方金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