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生活31.]从婆婆的 清明螺明目论说起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4-08 09:20

  江畔 文/图

  前几日,回婆婆家,吃饭期间,婆婆特意把一盆螺蛳肉炒雪菜放到我和小哥面前,并叮嘱我们,这个时节,多吃点螺蛳,对眼睛好。尤其是我,整天对着电脑,更要多吃点。

  对此,我很是诧异,为什么要多吃点螺蛳,一旁的小哥为我解释,说是,老家这一带有清明前后吃螺蛳的习俗。在小哥的记忆里,他从小就听大人们这样说,清明前后吃螺蛳,眼睛会亮一点。

  还有这等说法,我孤陋寡闻了。对此,我满是好奇。那餐饭后,我就开始翻看各类书籍。并向小哥打听与清明螺有关的各种知识,用我的话说,就是恶补。

  果不其然,民间有一句俗语:“清明螺,赛过鹅。”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说话,是与螺蛳的生长周期有关。冬天,螺蛳要蛰伏到泥土里冬眠。春暖花开,大地复苏,清明前后,蛰伏在泥中休眠的螺蛳纷纷爬出泥土。刚爬出土的螺蛳泥腥味小,而且养了一个冬天,肉质肥美。更关键的是,这时候的螺蛳还没有产子,壳里没有小螺蛳,不会一口吸下去,满嘴小螺蛳壳。此时的螺蛳肉,肥而不腻、韧而不老,是螺蛳中的上品,是一年里最鲜最美之时。

  而在婆婆那个年代,经济条件不好是普遍现象,买不起鹅,吃不起鹅的,自然大有人在。所以,每到清明前后,只要自家附近有池塘、小河、水渠的,就会下水摸螺蛳。摸来的螺蛳,用清水养两天,然后夹去尾端,放点葱姜辣椒爆炒。肥美的螺蛳也能抵得上鹅肉的鲜美。难怪现在还有人说,“嘬螺蛳过酒,强盗来了勿肯走”。

  说到吃螺蛳,不禁让我想起了,有一回和几位北方的朋友一起吃饭的事情。我记得那家店有一道特色菜就是酱爆螺蛳。期间,有一位朋友说,他老家山东也吃螺蛳。不过印象里,菜市场里卖的都是已经烧好的红烧螺蛳,有些老板的配套服务做得好一些,还会随着送几根牙签,拎回家用牙签戳着吃。他这么一说,本地的朋友就打趣他。

  在衢州,拿来炒着吃的螺蛳,烧的时候一定是都剪了“尾巴”,为了前后空气流通,方便嘬得出来。所以,在衢州本地,看到大家吃螺蛳的动作都很流畅,碰到一两颗实在嘬不出来的,就用筷子往里头捣一捣,保证能嘬出来。如果在饭桌上,有哪个人一直嘬不出螺蛳来,需要一手拿着牙签戳着着吃,一定会被整桌人笑话。有的会说,你还是小鬼没长大,吃个螺蛳还要工具。有的则会说,平时打波少了,回家练练。

  我在网上看到一篇《四时螺蛳滋味长》的文章,写的也是这个——吃螺蛳。也有人叫“吮螺蛳”,是非常有趣的。我们衢州人吃的螺蛳,由于已剪去了尾巴,就螺口猛地一吸,带有浓味汤汁的螺蛳肉,就连汤带肉吸入口中。吃的人津津有味,一副全身心投入的样子,十分生动。“嘬、嘬、嘬”的吮螺声,节奏分明,时缓时急,勾人馋虫,引得旁人也会禁不住想尝上几颗。文章里还说,北方人面对有滋有味的螺蛳,常常都是束手无策、望螺兴叹,不得不借用牙签一类的外力才行。难怪,我那位山东的朋友会那么说。我想,或许嘬螺蛳,是南方人特有的技能吧。

  至于,婆婆提到的明目理论也是有依据的。《本草汇言》中说:螺蛳,解酒热,消黄疸,清火眼,利大小肠之药也。此物体性大寒,善解一切热瘴,因风因燥因火者,服用见效甚速。据现代医学研究,螺蛳还可治疗细菌性痢疾、中耳炎等,实是一味治疗多种疾病的良药。螺壳也有散结、敛疮、止痛功效,主治湿疹、胃痛及小儿惊风等症。

  真没有想到,螺蛳还有这等功效,那还等什么,赶紧动手,做一盘酱爆螺蛳嘬起来。想像一下,辣乎乎的一盘酱爆螺蛳端上桌,“嘬嘬嘬”起来,是何等快意的小日子啊。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