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痕:回力篮球鞋

来源:衢州日报 2018-04-01 08:26

  詹诗良

  三十多年前的我正值青春年少。那时候还是兄弟姐妹多、物质匮乏的年代,想要买件“的确凉”白衬衫,或是添双鞋袜都还是件奢侈的事,我们山里的孩子只能全凭自己的能力赚钱去买。

  记得1983年的一天,我第一次看到供销社的柜台里有种“回力牌”篮球鞋出售。当时就觉得心里痒痒的。离开了供销社后,我就决定要尽快买一双。那段日子,夜里常常梦见自己穿着那双篮球鞋走路连蹦带跳的。过了几天,看到同学段家宝穿着这样一双篮球鞋,我羡慕得要命!段家宝的父亲是供销社的经理,他放学后就住在供销社的宿舍里,我叫他替我关注供销社的篮球鞋有没有卖光。

  我加快实施了赚钱计划,利用周末和假期砍大柴卖,捡竹枝卖,替森工站到溪源山背杉木赚钱,一样样的活我都玩命地干。记得那时候,一双回力牌篮球鞋是十二块八毛钱,这个价钱在当时那个缺粮的年代能买回一百多斤大米呢!

  几个月后,我终于赚够了买一双篮球鞋的钱。那天午后,我手里攥着十多块钱,由伙伴小海陪着我去买的。买回来后,我如获至宝似地把鞋藏在自己的床头。当时人多房小,在木板楼上铺了两张床,我住楼上。不料被姐姐看到了,姐姐说:“这白鞋就是孝鞋,父母健在的人是穿不得的,你看村里凡有谁父母去世后,子女披麻戴孝时都是穿白鞋的。”听了这话我起初还有些不以为然,但姐姐说得很认真。我又不得不有些迟疑。我解释说这球鞋边沿有红线呢!姐姐又说:“这就更不能穿了!你不见隔壁的堂兄诗银爹去世了后,全家人的黑布鞋面上都缝了白布块和红布条吗?你若穿上这双鞋非被大家骂死不可!”我想想姐姐说得也是。后来我知道也算是农村的一种风俗:白布是为追思已故的亲人,红布是以示父母双亲还有一人健在,这样的鞋须穿三年,以表子女孝道。

  我虽然仍不信这个邪,但毕竟自己村子里还从没人穿过这种白球鞋;自己也不想父母有个什么好歹。于是就叫姐姐替我暂时保守这个秘密,等有合适的时机看看父母的态度再说。那段时间里,我只偶尔在晚上睡觉前穿上那双球鞋在床前蹦跶几下过过瘾,然后就脱下拭净鞋底小心翼翼地藏好。如此藏了三个多月,我都没敢穿着下楼梯。

  记得到了11月17日,那是个周末。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天气晴好,但已颇有些冷了。我凌晨四五点钟就随背杉木的人们出发了,到了溪源山天蒙蒙亮时,我们发觉大家的头发上、衣服上全是白霜,一个个都好像“白毛女”和“杨白劳”似的。

  大约午后一点钟我回到了家,母亲早已在门口满脸喜气地等我了。她告诉了我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说中午刚接到通知,我从此可以跳出农门了,并且马上进城工作,参加明天早上的体检。我听了这句话真是有些欣喜若狂的感觉,匆匆吃了碗母亲烧的面条,就拿出我的那双心爱的篮球鞋跑到大溪里去洗脚了。

  一点也没感觉到水冷,我甚至忘了带擦脚布。只站在溪滩干净的石头上抬腿腾空踢几下,然后左右脚交替在裤管上抹两下就好。迫不及待地穿上崭新的篮球鞋,只觉得浑身是劲,走路都脚下生风!父亲看见了并没有骂我,只微笑着问我什么时候藏了这么一双鞋,母亲也说这鞋好看!

  那天,父亲和母亲一起陪着我乘下午3点钟的大客车向城里出发。巧的是伙伴小海也接到了工作通知,由他父亲陪着到常山林场报到与我们同行。车行驶在路上,那车窗外面的电杆、树木、田野、村庄急速地向后倒退,夕阳映照在车窗玻璃上金灿灿的,给人暖洋洋的感觉,一切真美好……
  转眼这事三十多年过去了,那时候人们最普遍的是穿自己纳的千层底布鞋,有双三四块钱的解放鞋已经算是蛮不错的人家了。回力篮球鞋几乎就是运动休闲鞋类的唯一象征,拥有一双回力篮球鞋在青少年中已经是相当牛的潮人标志。一双鞋,穿越了我酸涩的青春岁月,走过了那段并不遥远的经历,见证了历史的蹉跎,也是一代人的回忆和情怀。如今,这段历史已经成为了故事。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