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访一晃成追忆——难忘八年前的李敖杭州行

来源:衢州日报 2018-04-01 08:24

  讲述:徐忠友

  2018年3月18日,台湾著名作家、评论家、历史学家李敖先生因病在台北荣民总医院去世,享年83岁。噩耗传来,笔者震惊之余不由追忆起8年前李敖先生到杭州参访的往事。

  2010年8月29日,在浙江省委统战部《情系中华》负责采访工作的我,接到分管宣传工作的副部长兼杂志社社长徐建华的电话:“明天上午,台湾著名作家李敖要来杭州参访,但怕去采访的记者太多,你要注意保密……”第二天上午,我便早早地到杭州火车站迎候。

  观赏《富春山居图》 “目不暇接,拜观不及”

  2010年8月30日上午,李敖和夫人王志慧、儿子李戡、女儿李谌在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的陪同下,从上海乘“和谐号”动车抵达杭州城站,这是他第一次来杭州参访。75岁的李敖戴着浅蓝色墨镜,身穿红色夹克外套,白衬衣上系着一条蓝格子领带,显得神采奕奕。

 
2010年8月30日,李敖(右一)登上游船,饱览西湖美景。
 

  李敖这次到浙江的重头戏之一,就是想欣赏元代著名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当天下午,李敖一行便驱车来到浙江博物馆,只见贵宾室内的一条长条会议桌上铺着一块红丝绒布,上面就摆放着《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工作人员一边将图缓缓打开,一边向李敖介绍:这幅传世之作是元代至正七年(1347年),79岁的著名画家黄公望以浙江富春江为背景,历经三年多时间才完成的一幅画作。此幅画作先后由无用师和尚、著名画家沈周、董其昌收藏。1636年,董其昌将此画抵押给江苏宜兴收藏家吴志正收藏,吴志正去世前将此画传给儿子吴之炬,吴之炬死后又将画传给儿子吴洪裕。吴洪裕视此画为生命,爱不释手,在他1607年临终之际,竟嘱家人将此图投火焚烧以为殉。其侄吴子文将画从火中抢出,可惜画已烧成两半,前段较短,称《剩山图》,后段较长,称《无用师卷》。

  《无用师卷》先由吴子文收藏,后经多次转手于1745年被乾隆皇帝征收入宫。1925年,该画转至北平故宫博物院。1948年被蒋介石派人运往台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而重新装裱过的前段《剩山图》则在康熙年间由王廷宾收藏,后经多次转手,被近代画家吴湖帆所得。1956年在浙江博物馆供职的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得知此画的踪迹后,多次前往上海做吴湖帆先生的思想工作。经沙老精诚所致,吴老才依依不舍地将此画交给浙江博物馆收藏,使浙江博物馆有了这件“镇馆之宝”。

  李敖一边听介绍,一边欣赏这幅稀世珍宝。他俯下身子细看画面和题跋,并不时与工作人员交流。当听说这幅画保存条件要求很高时,他对工作人员说:“我屏住气不吐出看行吗?”把工作人员都逗笑了。

  随后,浙江博物馆还破例给李敖看了明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的行书《吴兴赋》、明代著名画家谢缙的《东原草堂图》、沈周的《湖山佳趣图》、张宏的《西山爽气图》、徐渭的《墨笔葡萄图》、清代著名画家陈洪绶的《羲之笼鹅图》、吴昌硕的《大石红梅图》和《鼎盛图》、清代著名书法家邓石如的草书联这9件馆藏珍品,让“书画迷”李敖驻足观赏了1个多小时,连茶也顾不上喝一口,还嫌时间紧没看够。最后他挥笔题写了“目不暇接,拜观不及”8个大字,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浙江博物馆。

  游览岳庙、灵隐和西湖

  “能不能在西湖边给我一小块墓地?”

  在去岳庙的路上,李敖还顺便去参拜了孤山西侧的秋瑾墓,他称赞秋瑾是“女中豪杰,民族英雄”。陪同人员告诉他,西泠桥那边还有苏小小墓,他边开玩笑边感叹道:“西湖真是太美了,埋葬在此地也是一种福份。不知道等我身后,杭州市能不能在西湖边给我一小块墓地?”

  来到岳庙,李敖先瞻仰了大殿里的岳飞塑像,来到秦桧等奸臣的跪像前,他深沉地说:“岳飞是以‘莫须有’的罪行被抓的,我专门研究20多篇宋朝人写的文章,上面的‘莫须有’3个字其实都不是连着的,而是‘莫须·有’。‘莫须’就是等一等,‘有’就是会有的。所以后来岳飞是以‘指斥乘舆’的罪名被处死的。这个罪名是什么呢?就是指责骂皇帝的马车,你责骂皇帝的马车,不就是侮辱皇帝吗?当然要被处死。其实,这个罪名也是秦桧等人强加到岳飞头上的。”

  从岳庙出来,李敖一行匆匆上车又朝灵隐寺赶去。在灵隐寺,住持光泉法师陪李敖一行参观了大雄宝殿等佛殿。李敖一边听住持介绍灵隐寺的历史,一边观赏精美的佛像和许多匾额、楹联。在灵隐寺藏经楼前,饱读诗书的李敖没有进去,包括在其他佛殿内也没有烧香拜佛,他解释是因为中午喝酒了。不过他相信心诚则灵,这次来灵隐寺收获还是很大的。

  告别了灵隐寺,李敖一行又游览了西湖的阮公墩、小瀛洲、三潭印月等景点。李敖一边欣赏着西湖的美景,一边吟诵着宋代杭州太守苏东坡“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诗篇,并在船上观看了越剧《梁祝》片断,品赏了杭州的美味,惬意又诗意地感受着西湖的人文美景。

  举行媒体见面会

  “何日君再来”

  当天晚上8时,李敖和儿子李戡在西湖国宾馆会见厅举行媒体记者见面会。笔者请李敖谈谈他对浙江的印象,他不假思索地说:“我在台湾住了61年,回祖国大陆两次只有12天,其中在杭州住1天。我这次到浙江不是来看人的,也不是给人看的,而是偷偷摸摸来看一幅《富春山居图·剩山图》。我实在喜欢杭州,我想长久有个地方在西湖,西湖应该留一个坟地给我,最好放在苏小小墓的旁边。”

  见面会中间,李敖也像他以往的习惯一样,开口涮了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和大陆青年作家韩寒几句。还拿出他的新书《阳痿美国》向记者们作幽默介绍,大大活跃了现场的气氛,欢笑声和掌声此起彼伏。

  8月31日上午10时许,短短一天的行程过后,李敖一行再度来到杭州火车站,准备乘动车返沪,他和女儿李谌从上海乘飞机回台北,夫人王志慧则陪同儿子李戡去北京大学报到。李敖此次来浙江前,曾表示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回祖国大陆了。在即将登上“和谐号”动车时,他对前去车站送行的媒体记者留下一句欧阳修的诗:“何日君再来?”这也许是李敖对再访杭州的一种期许吧。
  没想到在8年之后,李敖先生的杭州之行成了一段追忆。我们只能带着沉痛悼念的心情,愿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安息。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