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荷尖尖]野猪坪,那一场生死劫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03-22 09:49

  汪映荷

  大黄是一条小公狗,他很幸福。养他的女主人勤劳能干,男主人慈祥温和。

  大黄的家,是乌溪江山里的农家乐。每天,来来往往的客人会喂给他一些肉骨头,有些还带着肉渣渣;有时候运气好,大黄还可以得到一块肥美的五花肉。

  大黄很享受这里的生活,但他也喜欢屋后的野猪坪。那里,山岩峻峭,森林茂密,野花满地。尽管有人告诉他,野猪坪的森林里有成群的野猪,还有可怕的野猪夹子;但大黄并不在意。

  盛夏来临前的两个月间,大黄每个星期都要到山上玩个痛快。

  这天,大黄和往常一样,向主人告别,愉快地上山,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迈着惬意的步伐,不时摇摇毛茸茸的尾巴。

  忽然,一股炖肉的香味向他袭来,他奇怪地跑向了香味的来源——一小堆被野草盖着的炖肉。大黄试探性地走上前去。

  “咔!”“嗷呜呜呜——”大黄惨叫一声,右前爪被夹野猪的夹子夹住了。

  一股钻心的痛扑向大黄,他不断地呻吟着,挣扎着,但一动就痛,只好难受地喘着气,忍受着夹子的锯齿“咬”着他的骨头与筋络,他痛晕了过去。

  凌晨时分,大黄醒来了,从早上出发至今,已将近一昼夜了。大黄想,主人一定很焦急了。他很急躁,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地咬着铁夹子,徒劳地挣扎着;他咬得满嘴是血,再次痛晕了过去。

  醒来时,正当午后,骄阳似火,大黄口干舌燥,难受极了。

  “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刚刚还烈日当空,转眼竟下起雨来。一小滴雨水落入了大黄的口中,紧接着,两滴,三滴,无数滴雨水……

  大黄贪婪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吮吸着。

  雨越下越大,大黄喝够了,也适应了爪子上的疼痛,他想打个盹。

  “嗡嗡嗡……”一群不速之客发出的声音吵醒了大黄,同时吵醒他的还有伤口上的痛与痒。原来,大黄伤口上的血腥味招引来了苍蝇。

  又过了一天,大黄感觉自己的胃里翻江倒海——太饿了!

  饥饿折磨着大黄,使他日渐虚弱。

  第十天,大黄已饿得骨瘦如柴,周围的草皮都被大黄啃光了!

  大黄脚爪上的伤口已经溃烂,散发着阵阵恶臭。

  大黄第一次感到绝望。

  第十三天,大黄再一次想到他温暖的家和对他爱护有加的主人,朦胧间,似乎就要睡去了。

  正在这时,“唰唰唰,唰唰唰”,声音由远而近,一条菜花蛇悄悄地来到了大黄的身边。

  大黄屏气凝神,盯着蛇的动向。

  近了!近了!

  这条蛇的视力很差,直到现在才看见大黄。就在蛇呆住的那一瞬间,大黄使出仅剩的力气咬向蛇的七寸。

  很幸运,大黄成功了。

  大黄吮吸着蛇的每一滴血液,咀嚼着蛇的每一块肉与骨头,他感觉自己忽然充满了力量,好像每一滴营养都被他吸收了。

  大黄又振作起来了!

  第二十天,大黄的伤口已完全烂透了,他感觉伤口已经麻木了。

  大黄开始拼命挣扎,其他三只爪子挣着,刨着地,尘土飞扬。可换来的,还是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自从吃了那条菜花蛇以后,大黄已经七天没吃饭了。

  只有时时想着那温暖的家,大黄才有活下去的勇气。

  第二十五天,一只不幸的小山鼠,窜到了大黄面前,他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大黄吃下小山鼠后,精力恢复了一些。忽然,他感觉脚爪一松,咦?竟然脱离了夹子的控制!原来伤口已经烂透了,他的右前爪还挂在夹子边上,毫无知觉。

  大黄绝处逢生,该有多么高兴呀!尽管,少了一只脚爪。

  他站起身来,从野猪坪向家的方向,一瘸一拐艰难地走去……

  大黄终于走进了家门,瘫倒在门槛边。

  “大黄!这么多天你跑哪儿去了?”女主人惊喜地向大黄迎了上去。

  大黄呜呜地叫着,舔了舔女主人的手,便在她怀里睡着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