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视窗]木雕匠人柴国韦:刀锋千回百转, 刻出空巢老人的孤独与渴望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03-22 08:46

  记者 王雯丽 报道组 姜伟峰 通讯员 祝日耀

  已是初春时节,未来得及欣赏沿途的春光,从外地匆匆赶回的木雕匠人柴国韦就把自己“关”进了老家江山市长台镇长台村的一幢老房子,再次投入到了雕刻工作中。

  “面容神态是最重要的,能展现出人物的内心。”刚满40岁的柴国韦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手握雕刻刀,灵活地扭动手腕。锋利的刀头在木上刻画出人物眼角的皱纹,浸染了岁月风霜……2018年春节前,柴国韦写实系列作品农村“空巢老人”刚完成。现在,他又将目光投向了“失独老人”,“可能因为常年在农村生活,这些身边的故事总能触动我的内心。我希望,通过木雕这样的方式,呼吁更多人去关注他们。”

柴国韦正在雕刻“空巢老人”系列作品。

  每件作品背后,都藏着故事

  柴国韦开始做“空巢老人”系列,缘起一次逛街的经历。

  “有一天,我偶然在路上遇到一个身形佝偻的拾荒老人,背着大口袋,拄着木棍,身后几只狗追着他吼叫。老人瘦弱的身子看起来狼狈又可怜。”同行的朋友告诉柴国韦,老人的妻子在早年就出走了,如今,两个孩子一个在国外生活,一个在杭州工作。

  “他们没有朋友聚会,想和子女在一起又怕成为累赘,内心很孤独。”一打听,柴国韦才发现,这样的老人并不少。他跑去老人家中与他们闲聊,也总是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有的老人靠种菜消磨时间,有的老人一边和我聊天,一边翻着子女相册,有的人没说几句就流泪了……”

柴国韦作品《孰与分忧》

  2016年,柴国韦决定用自己擅长的木雕,将这些老人的生活展示出来。他一共雕刻了12件作品。《拾荒度日》《一袋闷烟》《翘首以盼》……这些作品,大多是发生在他身边的故事,“这样的故事有很多,而且都是让人心酸的。我一边雕刻一边意识到,这样一群人是多么需要关怀。”

  柴国韦说,村子里曾生活着一位近百岁的抗战老兵,多年孤身一人。“我常常会去探望他。有天下午,阳光正好。老人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打着盹。偶尔有人走过,但没有人和他说话。”柴国韦说,今年春节前,老人去世了,可他每每经过老人的家门,总会想起那张满是沟壑的脸庞。

  刀起刀落,不断自我挑战

  柴国韦从小痴迷绘画,家中白墙上总是他的涂鸦。初中毕业时,他就想学习雕刻技艺,但因家中经济条件不好,不得不选择去建筑工地做了5年木工。1998年,攒了些钱的他终于开始学习雕刻了,两年后又专程赴乐清学习黄杨木雕。

  近20年的雕刻生涯,柴国韦一点一滴地积累着刀工技巧。此前,他的作品大多是佛像、财神、观音等,雕刻现实故事中的人物对他来说是一个挑战。

  “佛像大多表情统一、姿势固定,服装造型都是有样板可以参考,但这些老人的神态动作,都需要我自己去构思、去摸索。眼窝、眉梢、嘴角……很多细节都不一样,一点点的改变就透出不一样的情感变化。”为了更好地描绘出人物神态,柴国韦在网上搜索了大量的人物面部照片,一遍遍描摹,有时候光是一张草图,他就得改上好几遍。

柴国韦作品《拾荒度日》

  如今,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12件“空巢老人”作品,选材大多是樟树木。柴国韦说,除了因为这是江山市树外,还因其木质不像黄杨木密度高、硬度大,便于雕刻出需要的造型。“雕刻作品,木质是关键。”柴国韦介绍,“比如《暮归》,雕刻的就是一位孤身牵着黄牛归家的老人。为了让黄牛的颜色更合适,牵牛绳更牢固,我特地用了质地更硬,颜色更深的枇杷木,让人感受到垂暮生命的重荷。”

  唤醒亲情,多点陪伴多点照顾

  创作的过程中,最令柴国韦动容的是作品《最后相守》,原型来自于柴国韦的姑婆。

  “姑婆身体不好,吃药、起居,完全靠她丈夫照顾。他们相敬如宾,让我们这些晚辈羡慕。”柴国韦记得,姑婆的丈夫去世后,几乎不能走动的姑婆执意要送行,站在墓前的身影,让柴国韦受到了极大震撼,“一年后,姑婆也离世了。”

  后来,柴国韦在网上查询到很多关于空巢老人的资料,“有专家预计,到2030年,中国空巢老人将超过2亿。他们大多生活在农村,精神生活十分贫乏,亟待关注和关心。”

  “我将这些画面雕刻出来,不是想指责什么,而是希望唤醒人们久违的一种情感。”柴国韦说,他想借着木雕展示这些老人的生活片段,并将他们无法言说的愿望表达出来。

  “人之暮年啊,对于亲情的渴望总会无法抑制地出现。”柴国韦说,有人在欣赏了他的作品后,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觉得很愧疚,“我就问他,你母亲还在么,他说还在。我说,那你以后就好好对你的母亲。多点陪伴,多点照顾——这就是我想表达的。”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