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谈合作先治水——邻省“大禹”上下游共治水系列报道之五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3-17 07:17

  记者 葛志军 报道组 姜伟锋 程伟

  雄伟的枫岭关是浙闽两省的一座“界碑”,出自福建的深坑溪和出自廿八都的枫溪(上游汇入源自福建浦城官路乡姚宅村的巾竹溪)在关前交汇,浮盖山村古溪自然村村口竖着一块石碑,上书“三江口”。水过三江口后流入江西,最后汇入信江,流入鄱阳湖。峭壁上悬挂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十个朱红大字。这山这水这雄关浑然天成,如一幅生动的人文画卷。

  3月13日,天气晴好,但站在三江交汇处,还是能看得出一浑一清的水质差别。“福建方面来沟通过好几次,希望双方能在旅游设施建设上合作,实现旅游资源共享,我们提出一个条件,旅游可以合作,但治水合作要先行。”廿八都镇副镇长吴丽萍说,出自福建的水有时候比较浑浊,而从廿八都这边流出去的水都是Ⅱ类水,按河道中心线为界的规定,我们可以不管他们的水质,但在廿八都境内,从上游的巾竹溪经枫溪至三江口,整个河道已经开发了漂流项目,有“浙江第一漂,一漂漂三省”之称,这里的水质就不只是一个生态环境质量问题了,更是一个旅游产品质量问题,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应该不算过分。

  高出水面的岩石河床和冲积而成的泥沙,自然地将三江口河段分成两股水流,双方各管一侧。在古溪村这侧沿着河边走,可以看见河底石头上叮着密密麻麻的青蛳,而在福建一侧则因水质原因,少有青蛳踪影。

  巾竹溪作为枫溪的上游支流,早在2011年就开发了漂流项目。从那时起,为了确保下游水质,廿八都镇坚强村和官路乡姚宅村就开始了边界治水协作,2014年又进一步明确了对交叉管理区域和交接点共管共治,坚强村出资金、姚宅村出土地,两村联合在姚宅村新建了垃圾焚烧炉。“尽管河长、段长每天都要巡查,但从上游下来的垃圾还是防不胜防,前些年花在河道垃圾清理上的费用就达两万多元。”坚强村党支部书记徐华勇说,毕竟两村日常往来比较密切,双方亲戚也多,所以有些话可以放在桌面上讲。去年,姚宅村开展了大规模的畜禽养殖整规,关停了一批猪场和鸭场。“我们搞垃圾分类、垃圾兑换,对姚宅村有示范作用,现在往河里扔垃圾的情况比以前少多了。”村委会主任兼巾竹溪河长张孝奋也深有体会。

  经过多年的上下游联动治水,巾竹溪两岸风光、水质有了很大的提升。2017年,坚强村投资60多万元,沿着巾竹溪修建了景观游步道500多米,还有A级旅游公厕、亮化、美化、洁化等一批配套设施。“我们投资搞河道美化,对他们村庄面貌改变也是锦上添花。”徐华勇说,浮盖山漂流每年300多万元的收入,以及由此对农家乐、民宿的带动作用,让姚宅人动心了,他们现在也很想和我们合作开发旅游。

  “三条溪绕了三个省,上游下游交叉在一起,治水协作机制就显得十分重要。”吴丽萍说,双方已约定近期进行一次深入的沟通,梳理目前治水方面存在的问题,进一步完善原有协作机制,明确责任,确保一江清水入长江。

  结束语

  春江水暖,桃红柳绿,行走在四省边际的治水一线,感慨良多。我们记录了众多衢州与邻省合作治水的新模式,听到了众多上下游“大禹”联手治水的感人故事,感受到了邻省对浙江“五水共治”经验和成果的高度认可。衢州不仅输出了治水经验,还输出了发展涉水产业的好思路,这也彰显了衢州作为四省边际中心城市的地位和影响力。

  放大格局,拉高标杆,内联外合,衢州治水不断走向新高度。2015年8月,龙游县与兰溪市联合签署了《五水共治跨区域大会战实施方案》,这是一份省内跨区域合作治水的地方合作协议,意味着衢州市“跨境治水”的内涵由外向内延伸,类似的具体化举措确保了衢州出境或入境水水质的达标、安全。生猪养殖整规、清塘美河行动、提前消灭劣Ⅴ类水、出境水首次达到Ⅱ类水、三夺大禹鼎……从2013年启动“推进‘五水共治’,共建生态家园”行动以来,衢州在治水这场硬仗中“一路领先,遥遥领先”。

  面对新一年省委省政府提出的“碧水行动”新任务、新要求,翻篇归零再出发,打造衢州“五水共治”的升级版,续写“钱江源头筑屏障,一江清水送杭城”的新篇章,这是对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响亮回应。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林敏)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