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来源:今日衢江 2018-03-14 10:11

  朱翠霞

  我的老家是衢北太真乡的一个山中小村,那里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一条清清的小溪,在山谷里潺潺流动,源源不绝。数百年来,村人们沿溪而居,彼此鸡犬相闻,生活安详宁静,怡然自得。

  从山谷到山脚,和小溪并肩而行的,就是一条石阶小路。和平常的山路一样,狭窄,略显陡峭,一边是山,一边就是怪石嶙峋的山溪。记得小时候的一个下雪天,我拎着个火熜走下小路去上学,一不留神,就连人带火熜从路中间骨碌碌地滚到了山脚,火熜滚进了小溪。我又哭泣着回到家,把母亲吓出了一身冷汗。如今,一条平坦的村级公路弯弯曲曲地从山脚通到了家门口,山村里我的后辈们再也不用担心掉下山溪了。可是,小溪没变,那条小路也还在。我们这些常年在外的人节假日回家,那条石阶路就成了我们闲暇漫步之处和忆苦思甜的最好话题。

  走的人少了,小路就荒凉了起来。前两年回去,会看见各种颜色的垃圾,有的直接堆在路边,有的缠绕在路边灌木上,还有的挤进了小路的石缝里。路下的小溪边更是五彩缤纷,各种各样的包装盒子或者袋子随处可见,让我们看见了小村人们物质生活的飞跃性发展。时间久了,也没人管,于是,各种味道也就在村口幽幽地飘散开来,犹如幽灵的歌声似的。

  尤其是那几年过年的时候,为了让老人吃上点时新的东西,我也会购买不少有漂亮包装的食品回家。东西吃完了,那些漂亮的塑料外壳就被母亲随手丢在了院子外面的竹林里,有时候鸡鸭猫狗之类会去那里寻找食物,然后那些漂亮的东西就会被翻到下面的小溪里。有一次,我忍不住提醒母亲这样不好。母亲却反过来问我:那是我们家的地,不丢那里我丢哪里?我当时一想,确实也是。穷山僻壤的,谁会来管这些呢。于是,我家边上的竹林里,很快就堆了一层的塑料垃圾,五颜六色的,常年不变。后来,我们的几个孩子大了,也开始试图阻止母亲乱丢垃圾,母亲没办法,只好把那些垃圾收拾起来,做饭的时候丢到柴火灶里当柴烧。有时候,村里别的人家似乎也有这样做的,于是,整个山谷就被一股怪味封锁了,几个孩子捂着鼻子直叫唤,让母亲顿时不知所措。

  这两年回去,感觉山谷里开阔了不少。不只是因为有了那条平坦宽阔的水泥马路,也不只是因为小路尽头矗立起了几幢小洋楼,更不只是因为那些小溪边腌嫩竹丝的石灰塘被填平了,而是因为———水泥路和石阶小路的岔路口多了两个绿色的大垃圾桶,视线所及之处的垃圾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不必说母亲曾经丢过垃圾的竹林,不必说清澈的小溪边,也不必说山脚的那座小桥,就是那条几乎没人走的石阶小路周围,都再也不见了那些五颜六色的塑料盒子或袋子,空气清新得让刚走出钢筋水泥森林的人们莫名地惊喜……

  而这两年几次节假日回家,让几个孩子觉得有趣的事情很多。比如,每每在久晴之后,就有村委会的人举着大喇叭提醒:“天气晴燥,小心火灾!”而下了几场大雨后,又有喇叭来喊:“房前屋后,小心塌方!”清明冬至,又是大喇叭:“文明上坟,烧纸放鞭炮要小心!”……

  今年春节,我同样带回去不少好吃的东西。已经只能坐在轮椅上的父亲会提醒几个孩子把垃圾放进村里发来的小垃圾桶里。装满了,两个老人就会提醒我们把垃圾倒进大垃圾桶里去,说会有人把垃圾运走……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我看见的不只是自然整洁的小山村,也不只是村里人日渐富足的生活,而是“乡村振兴战略”春风带给小山村的宜居环境。是啊,这才是我那个美丽的小桥流水人家,才是我那个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小山村啊。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衢江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