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7岁

来源:今日江山 2018-03-14 09:56

  余霞

  不知何故,近来老是忆起年少时的一些琐事。

  思绪回到了47年前,那年农历正月初八,弟弟出生。欣喜之后,作为大姐,7岁的我便担负起照顾小弟的一部分责任。洗尿布必不可少,那被冻得红萝卜似的手指,现在仍记忆犹新。

  因为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白天要上课、晚上还要办公备课,且妹妹尚小,因此我一有空余时间,就围着弟弟忙乎:泡奶粉、洗尿布、哄弟弟玩……非常辛苦,不过也会得到一些“好处”:如泡奶粉的时候,我会偷偷先放一调羹在自己嘴里。

  记忆最深刻的,是那年放寒假时,母亲要带着我和弟弟到父亲的单位去过年——父亲单位在山外,距离我们有15里。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把3岁的妹妹带上,只好把她留在奶奶家。雪一直下着,那种冰天雪地的场景,不是山外人可以想象的。母亲抱着不到一岁的弟弟,一步一滑地在前面走;我呢,背着一个黄色的挎包,里面装的是弟弟的尿布。我一步三滑地跟在母亲后面,与其说走还不如说爬。

  终于爬到了山顶,接下去便是下岭了,踩着没膝的冰雪,几乎往下滚。母亲每走一段到了转弯处,都要回头来看看我,然后照例叫我走快点。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并似乎听到自己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妈妈,你走你的,我会跟着爬下来的,你转弯的时候回头看见我就行了。我知道母亲帮不了我,哭也没用,便一边紧紧地抱着装有弟弟尿布的挎包,一边小心翼翼地往下滚爬着,就怕一不留心掉下冰崖。

  雪一直下着,面前一片迷蒙。在那冰天雪地的山路上,我整个人沾满了雪花冰屑,不知道自己摔倒多少次,也不知道哭了几次。因为距离有些远,妈妈听不到我的哭声,我也只能哭给自己听,并借此给自己壮胆。就这样花了整整一上午,母子三人终于爬完了那座大山。

  下了山再走一段公路,终于到了父亲的工作单位。父亲刚好开完会,他笑着从母亲手里抱过弟弟,又拉着我冻得发麻的小手,对着好多的叔叔们夸女儿勇敢、能干。听着父亲的夸奖,当时的我想笑但更想哭……

  那年,我7岁。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江山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