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厨房” 这副馄饨担子,他挑了30年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02-27 14:54

  陈小卸家一副馄饨担子挑了30年。

  通讯员 胡江丰

  “陈叔,您的豆腐花味道真不错。”“爷爷,这个馄饨真好吃。”2月25日,正月初十。柯城区万田乡顺碓边村的徐氏祠堂边,简陋的临时棚子里,村民们围着陈小卸家和郑土凤夫妇的百年馄饨担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赞开了。

  这副馄饨担子,陈小卸家挑了30年。担子一头的本色木桶里盛着豆腐花,另一头是原木精制的集煤炉和锅碗瓢盆及各种调料于一体的“迷你厨房”,约重70多公斤,古老中透着沧桑。这样的馄钝担子,如今只活在人们小时候的记忆里,或民国题材的电视剧和电影里。

  祖传的馄饨担子挑出世事沧桑

  这副馄饨担子,什么时候来到爷爷家,陈小卸家说不清。他只记得,从记事起,就见爷爷陈老长挑着担子走在四乡八村。后来,担子到了父亲肩上,父亲仍走街巷叫卖。

  小时候的陈小卸家,偶尔也跟着父亲陈老七走四方。如今,上了年纪的乡亲,仍对当年陈老七拉长声调的吆喝声“豆——腐——花——!”记忆犹新。陈小卸家回忆:那时候,馄饨担子以卖豆腐花为主,尽管只卖3分钱一碗,还是有许多人买不起。父亲就用鸡蛋换,一个鸡蛋换一碗。当年,一个鸡蛋也就卖三五分钱。一次,父亲挑着馄饨担子回家,不慎将小抽屉里换来的鸡蛋磕破了几个,为此,父亲心疼不已。

  父亲挑着馄饨担子走四乡,但农忙时仍回到家里种田。“靠着勤劳的双手,父亲把我们几个孩子拉扯大。”陈小卸家说,但“文化大革命”期间,馄饨担子不允许叫卖,后来爷爷和父亲先后过世,馄饨担子再也没有挑出去过。

  重出“江湖”的馄饨担子挑进城

  改革开放,农村实行家庭联产责任制后,每当农闲时,陈小卸家又挑起了馄饨担子。

  馄饨担子虽然重新“出山”,但陈小卸家并没有跟父亲正经学过手艺。好在小时候跟着父亲出去过,父亲怎样做生意,他都看在眼里,心里还是有数的。恰巧,母亲也懂得馄饨担子的手艺,就手把手教会了他。于是,他挑着担子,在四邻八乡走了3年,后来又把馄饨担子挑到了衢州城里。

  十年间,衢州城里的县学街、衢州二中、蛟池街、坊门街一带都留下了陈小卸家挑着馄饨担子的身影。

  随着市区餐饮业的进步发达,陈小卸家将馄饨担子挑回乡下,在万田乡小学经营了两年。此时,担子上售卖的不仅有豆腐花和馄饨,还增加了煎饼、油炸粿等品种。

  村民喜欢到陈小卸家的馄饨担子买馄饨和豆腐花。

  守着最后的馄饨担子不放弃

  如今,64岁的陈小卸家已挑不动担子走街串巷地叫卖了。不愿放弃馄饨担子这个祖传手艺的夫妻俩,只好在正月里,趁着来探亲拜年的客人多,将馄饨担子挑到村子中心,设摊经营。

  “老伴不会搓麻将,正月里左邻右舍不是拜年就是打麻将玩牌,我们挑馄饨担子出来,就当活动活动身体。”53岁的郑土凤说。

  “正月里生意可好啦,那些回家过年的人,外地来的拜年客,不仅来吃豆腐花和馄钝,年轻人还把馄饨担子拍了照,挂到网络上、微信上,引得大家纷纷点赞呢!”郑土凤说。在摊位前吃豆腐花的小伙子接过话茬:“他家的豆腐花味道不错,但更有味道的是传统和乡愁。”

  陈小卸家告诉笔者,他打算把馄饨担子经营到正月底。过了正月,他们将回归土地,种菜卖菜。“正月之后,吃的人就少了。”

  在笔者与陈小卸家聊天时,乡亲们围拢过来议论。有的说,这副馄饨担子可以申报“非遗”;有的说,那是祖宗留下来的宝贝,要好好保管;还有人建议他挑到水亭街经营。“我要把馄饨担子和手艺传给儿子和媳妇,一代一代传下去。”陈小卸家笑着说。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