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香艳杂志》不“香艳”, 反而很励志——彰女子之成绩, 倡女界之文明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2-12 10:08

  民国《香艳杂志》涉言情、社会、宫闱、滑稽、娼门、公案、游戏、野史等,虽以言情为主,亦彰女子优美之成绩、倡女界之文明。文风上,既是古代传统通俗小说的延续,又是新政制下时代潮流的延展。

《香艳杂志》发刊词

  据统计,1906年,仅上海出版的报刊就达66家之多;1911年,全国报刊杂志达500种。这众多的报刊杂志以及相应的印刷出版体制的产生与形成,本身就是社会现代化的产物,它们又共同构成了文化、文学的生产消费体制、公众传媒体制和文化公共空间。《香艳杂志》的出现,正是辛亥之秋带来的繁复参差的文化公共空间的一朵浪花。

  《香艳杂志》

  创办者及编辑

  笔者收藏的《香艳杂志》系创刊号,由中华图书馆于1914年出版。创办、封面题字、杂志主任均为王均卿,此人即是吴兴王文濡,曾号“大错”,别署“学界闲民”,又号“新旧废物”,曾自谓“半新半旧不新不旧不合时尚”。

  据民国“补白大王”郑逸梅《悼王均卿先生》(发表于1935年8月5日《申报》)载,王均卿曾在进步、中华、文明等书局任职,编辑有《赵支崧诗选》《历代诗选》等,其“编刻楹联、尺牍等书,学者奉为圭臬”。

  值得一提的是,沈复的《浮生六记》,最初为一抄本,是由王均卿首先觅得,并交其友黄摩西“以谋剞劂,于是普遍于社会”。

  《香艳杂志》的其他编辑还有苕狂、邹翰飞、高太痴等。为《香艳杂志》作插画的是嘉善人丁悚。此人第一个在《申报》上发表漫画。以后,丁悚曾为《新闻报》《神州日报》等报刊作插图,为上海漫画界和月份牌画界的中心人物和组织者。

  《香艳杂志》宗旨

  《香艳杂志》于1914年6月20日在著名“鸳鸯蝴蝶派”杂志《礼拜六》上刊登其广告,原文如下:

  “少年读之,翩翩自喜;老年读之,暮景全忘。文人读之,词华焕发;武人读之,儒雅非常。夫人读之,伉俪弥笃;女郎读之,齿颊留芳。天地灵秀之气,独钟于女子,故香闺佳话代有所闻。二十世纪尤为女界文明极盛时代,《香艳杂志》者,中国女子优美之成绩也。其间,贤媛淑女、名妓才人,美丽温柔、风流倜傥。展卷读之,如见其人,如闻其语,是实精神上之艳福也。”

《香艳杂志》中的广告。

  从“情天不补,非女娲炼石之心”“据管城(即毛笔)之保障,足张娘子大军”“谁能遣此浮生,无奈情多仆也”等发刊词看,《香艳杂志》以文艺作品为主,主要的读者对象是“贤媛淑女”之流。

  据王均卿《香艳杂志》发刊词载,他们创办《香艳杂志》有六个原因,一为表扬懿行;二为保存国学;三为网罗异闻;四为搜辑佚事;五为提倡工艺;六为平章风月。

  也就是,《香艳杂志》并无脂粉气、娘娘腔的愁思啼痕、柔情蜜意。

  《香艳杂志》内容

  民国期刊《香艳杂志》于1914年冬出版,1915年停刊,共出版12期。首期《香艳杂志》的目录有发刊词、新彤史、谭数、译林、诗文词选、闺雅、游戏栏等。

  《新彤史》内容有《吴孟班传》《薛锦琴传》《周福贞传》《毛芷香传》等。记述的这些女子有勤学贞静者、心怀家国大义者,还有周知世界大势者等。这些女子的懿行并非传统的三从四德,而是关心时事、有家国情怀、能警醒国人、开民国新气象的新妇女。《香艳杂志》并不彰扬旧道德烈女节妇,也不反对“夫妇平权”“婚姻自由”,按照王均卿的说法,杂志反对的是“以骄悍不识为平权”“以纵弛越范为自由”。

  《谐文》有《扒灰考》《野鸡考》等。有掌故,有讽刺,有针砭时弊。

  《女界新闻》有《梁任公嫁女纪事》《王克琴断送大汉报》《男化为女》等。其中首篇《吴木兰女士被捕记》非常有价值。在辛亥光复时,吴木兰曾为全国女子教育会会长及全国女子同盟会会长,是民国女权运动的领袖之一。

  《海外艳闻》有《裸足之风行》《上海西妇新装饰品之一束》《少近男子即所以常保美容》《女律师》《美国闺媛之嗜中国菜》等。多外海外女界的见闻。

  总之,五花八门、种类繁多。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