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文化战士的“绝唱”——喜读《华月峰印谱》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2-12 10:04

  刘国庆

  2018年衢城第一次飘雪的那天,琴者华翁晋堂先生在雨雪之中馈赠给了我一册新刊的《华月峰印谱》。

  质朴的素面设计,令人耳目一新。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仅有五十六个页码、一百六十二方印章的印谱,可谓沧海遗珠,弥足珍贵。掩卷之余,我的心情总是感到沉甸甸的。

  作为一个衢州人,但凡要了解上个世纪我们所生活的这座古城的历史,华月峰,可谓是一位绕不开的历史人物。

华月峰

  华月峰(1896~1968)的老家在柯城石梁黄茶村,其父是城中府山脚下的一位裁缝师傅。华月峰曾另取一名叫“华盖”。终其一生,果然应籤,他一辈子还真是交上了华盖之运。

  华月峰生性聪颖,却不安分。喜标新立异,却命运多舛。他既是一位激进主义者,又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他年少喜嗜书画,早年入南京美术专门学校,学习绘画与音乐,还曾加入著名的上海“晨光美术会”。1926年,他参加国民党左派,后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曾谋职于上海、昆明、重庆等地,解放后,又执教于衢州的一些学府。柯城的大街小巷,都曾留下他的足迹与身影。

  吾生亦晚。论年龄,与之有甲子之差。虽同居一城,却动如参商,不无遗憾。关于华月峰的故事,流传甚多。而耳闻详熟的是从曾与华月峰同住“牛棚”,并从之习篆的已故文史老人廖元中先生那里听到的。后来,也在华月峰的私淑弟子、篆刻家汪乐夏先生那里得到了印证。

华月峰篆印

  其一,是1926年大革命时期,华月峰曾任中共衢县支部的宣传部长。他积极宣传革命真理,组织学生运动,声援挥师北伐。他的学生、外交部原副部长徐以新,就是在其感召下,年仅16岁就毅然决然地投笔从戎,加入北伐的滚滚洪流之中。以至于暮年的华月峰,仍能得到他这位学生的眷顾。

  其二,是华月峰在解放前夕,从外地居然携回一位波兰籍的白俄女人为妻,一度引起满城轰动。夫妇俩经常出没于水亭街的红楼(制宪“国大代表”徐志馀将军的府邸),也曾留下华尔兹舞的身影。华妻怀孕后,华月峰曾言,若生男者取名“华盛顿”,可窥其抱负之一斑。恰好,家谱上排出的辈分,也是“盛”字辈。后来,却得一女,取名华眉。建国后随母离衢,不知所终。

  其三,是建国后,在动荡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华月峰成了一位地地道道的“运动员”。受管制,关牛棚,挨批斗,历经了坎坷与磨难。最后的他,在一次遭批斗,被羞辱为“蛀米虫”的翌日清晨,悬梁自尽于下营街一家种着石榴的后院柴房里,临终留下绝命遗书:“窗外石榴不再红,我也不做蛀米虫。”

  随着华月峰生命的戛然而止,无情的岁月流逝,似乎再也没有留下什么可以值得纪念的东西。如今,再提华月峰,已经鲜为人知了,而留给人们已有的印象,也已渐渐模糊起来。

  不虞,《华月峰印谱》的刊行,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认识华月峰生平的缺憾,也唤起了人们的重新追忆。

《华月峰印谱》

  说实在话,我并不懂篆。对于篆印艺术的认识,亦甚为肤浅。故手捧印谱,我并没有从华月峰的篆印技法上去作探究与鉴赏,而是视印谱为一部衢州的人文小史,读印如读史。透过那一方方的印蜕,来追寻这位逝者生前扑朔迷离的人生轨迹,使我仿佛对其一生的志趣追求,游历交往,渐渐清晰起来,以致有了一个轮廓性的认识。

  从印谱分析,华月峰的篆印大多治于建国之后,且大多为衢人所篆,这也符合他当时蛰居衢州时的情形。印谱中,有一类名章是华月峰为当时衢籍的文化名人所篆,且以学者、书画家、鉴藏家居多。如“戴铭礼印”,即曾任民国财政部钱币司司长、著名钱币学家戴铭礼;“周明基”,即建国后任外交部大使的周明基。“破梯楼”“左文手校”等印,是为晚清举人、被马一浮推崇备至的宋史专家、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叶左文所篆;“朱子善”印,则是衢州著名的教育家、方志学家,一中老校长朱子善先生。“程本一印”“本一画记”“程本一画”,是为同在大革命时期任组织部长,后为衢州师范学校副校长,花鸟画家程本一所篆;“傅廷彦”,是为衢州一中美术教师,油画家傅廷彦所篆。抗战时期,傅氏在庐山曾为蒋介石、美国马歇尔将军等画像,等等。

  另一类名章,是华月峰为其众多的弟子所篆。如篆刻家汪立爱,为清末民初,衢州首富汪乃恕之裔孙,其家学渊源,篆刻得其叔父、西泠印社社员汪新士以及华月峰、李伏雨、林乾良等教诲,印学精进,独步印坛;潘三古,曾任衢州市博物馆副馆长,素来酷爱书画艺术,造诣颇深;马杭清以书法见长,今为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秘书长;此外,还有弟子周藻生、王国强、叶惠民、华盛刚、陈有声等,皆受其泽被。印谱中的“王家骝”“幼川”“幼川藏书”“庄敬日强”诸印,系衢州名中医王晴川裔孙王家骝所藏。王氏晚年潦倒,琴书、字画、藏书、篆印皆先后散出,部分为敝馆所征集。

  华月峰所篆“衢县文物管理委员会”“衢县文管会鉴藏金石书画”两方朱文印,是为公藏文化机构所治。如今,衢州市博物馆所藏的上万册古籍中,卷首几乎都钤有“衢县文物管理委员会”之印,堪为使用频率最高的一枚印章。

  闲章“躬耕南亩”“味根之家”“不可居无竹”“大无畏”“模山范水”“心知其意”等篆印,皆表达与传递了华月峰为人与处世之道。尤其是他的一方“文化战士”白文印,古朴端方,顿挫有力,真可谓是华月峰先生一生的真实写照。

  我们不能不由衷地感谢华月峰弟子潘三古、华晋堂、周藻生诸翁为《华月峰印谱》刊行所付出的不懈努力与艰辛劳作,若没有他们的孜孜以求与持之以恒,集腋成裘,幽光重露,华月峰的篆刻艺术造诣,也许早就湮没了。华月峰生前无力集结付梓。在其逝世50周年之际,得以获观印谱,堪为幸事,也不失为是对先生一种很好的纪念。

  睹物思人。作为衢州历史上曾经的一位文化战士,华月峰先生留给我们这座古城的印记是深远的。它,不仅仅是篆刻。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