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橘颂》的故事10.]《橘颂》之颂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2-12 10:08

  劳乃强

  我偏爱散文创作,觉得散文更能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有一种直抒胸臆的简单和直白。但当时报刊不多,发表散文的地方很少。就在这个当口,《橘颂》这块衢州人自己的创作园地,以其浓郁的文学味和地域氛围、乡土气息,向人们热情地敞开了胸怀,自然引起了我的向往,产生了跃跃欲试的冲动和希冀。

  至今,我还保留着在《橘颂》发表的第一篇作品的剪报,那是1986年1月30日发表的《岳飞和招庆寺》。文章不长,纸质也早已发黄变脆,但一直为我所珍藏,因为它见证了我和《橘颂》结缘的初始,也可以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吧。正因为有了这一块园地,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使我得到磨砺和锻炼。更令我感念于怀的是,我也因此和报社各位领导、编辑们建立了纯洁的友谊,在他们的指导下取得长进和提高。

  立足本地,努力扶植本土作者,是《橘颂》最值得赞颂之处。不少现今活跃在省内外文坛上的作家,就是从这块园地上脱颖而出的。正是“衢州人写衢州”的正确定位和编辑们的辛勤浇灌,促成了他们的成长。

  重视与外地的交流,也是《橘颂》的一个重要特色。立足本地并非自我封闭,而是以一种积极、开放的心态,根据衢州市的区位特点,和相邻福建、安徽、江西及省内各地市互相交流,做好作品的引进和输出。记得1988年,我写过一篇《我游烂柯山》,就是由于《衢州日报》的推荐,得以在相邻省市的10余家地市报纸的副刊上发表。

  注重体裁的多样性,更是《橘颂》值得称道之处。文学的潮流是多变的,《橘颂》创办之初,文坛占主流地位的是小说创作,散文仅是一种“搭配”。《橘颂》却为作者们提供散文的发表园地,上世纪90年代初以后散文大行其道,由于已抢先一步,《橘颂》就显得相当自信和从容了。在创办之初,《橘颂》就开辟了“钱江源”等文史类题材的专栏。待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文史类题材引起重视,而《橘颂》已有了相当的积累而鞭先一着了。其办刊思想上那种不追逐潮流的先见之明和良苦用心,也就彰显出来了。此外,如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旧体诗词等文学体裁,也都是统筹安排,本人就在编辑们的关爱下发表过连载小说《遍地龙游》,至今想起来还是心存感激,暖怀于心。

  《橘颂》自然是取法于大诗人屈原的名作,因为衢州是橘乡,又因为《橘颂》为我国文学史上的经典,“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可谓是颂橘的千古名句。这一命名也就将其办刊思想巧妙地结合起来了。自从19世纪后期报纸进入中国,各种地方报纸的副刊对一个地方文化发展的影响尤巨。我们的这一块园地,正是秉承着文以载道的精神,为弘扬地方文化、扶持本地作者,作出了不凡的贡献。这30多年的历程,可以说是和我们衢州的“文运”发展息息相关的30多年。

  1996年,我发表过一篇题为《橘花香幽幽》的短文,其中写道:“我更要赞美那些毫无个人功利目的,默默为柑橘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的农技人员。”在此,我愿把这句话献给我们的《橘颂》,献给那些令人尊敬的编辑们。句子很一般,但我的感激却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