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故事]茶油飘香孕新年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2-12 10:08

  汪旭君

  我的记忆深处,家乡的新年是山茶油孕育出来的。

  家乡人从入冬到过年,多有置办酒席以及打晚米粿、做冻米糖、油炸豆腐和番薯松等习俗,其中的食物无不使用山茶油。连宰杀鸡鸭,也将肉块置茶油锅爆炒再入锅炖。除夕的前两天,有过小年的风俗,会用山茶油炸大量的豆腐。油豆腐厚、实,大方块的用来炊粉豆腐包;中形的与腊肉蒸食;小颗粒则拌以辣椒粉,下酒、配小粥。而那些用山茶油制作的各式炊粉的味道就更甭提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家乡的油茶林分到各家各户。按家庭人口多少,山野油茶林的远近、好次,分成相应的数量,以抓阄的形式分到户里。茶籽下山,经过沤、晒、选、烘,脱壳成籽净水后,就一户接一户进入村口的油榨房了。

  从油榨房飘出那一缕茶油香开始,至来年的整个正月,家乡村庄的角角落落无处不充溢着山茶油味儿。

  二伯年纪大,走不出家乡,是靠山吃山的地道农民。家庭供给除了那片粮田就是山茶油了,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二伯懂得许多村风俗事,年轻时,他会宰猪,会做家乡酒席上特有的红烧肉。家乡人建房、婚娶的喜事,一般都安排在茶油出榨房至过年时段。东家的“火头”“酒堂”忙于酒席之时,二伯会在东家房屋附近闲处垒砌简易的土灶,架上一只大锅头。猪肉切成“东坡肉”形,倒进锅里,大火煮上几小时,待水尽时浇上足够的酱油,再小火慢焖。这种仅用酱油焖制的,或黄或略黑的东坡肉,在家乡也只有盛大的酒席上才呈现。待到酒席进行一定时间,有人会喊:红烧肉怎么还不上来?这时“酒堂”满心喜悦端上大托盘,一桌置两大碗。食客就知道酒席时间过一半了。

  印象中,家乡的酒席除了这道红烧肉与山茶油无关外,就连之后的蜂糖麻粿制作时,怕粘手也会用少许的茶油。各种炊粉、小炒无不用上山茶油,于是整个酒席充满茶油香味儿。

  二伯不但拿手红烧肉,更让人难忘的是他的冻米糖制作手艺。入冬的家乡人,为了年过得热闹,早将碾制的新糯米炊好,冻上一阵,晒上几日,成冻米。夜色将至,二伯扛着长锅铲,锅铲上套着长方形的木框架,手上拿着木槌,走进先前预约的东家。此时东家的主妇正将冻米置茶油锅了炸,时不时捞起雪白的爆米花。待油炸米花末了,东家会端来早就准备的番薯糖、玉米干糖,接着就是二伯的事了。二伯舀一碗“糖稀”入锅,熬成粘稠状,再入番薯糖或玉米干糖,足够温热时,倒入冻米花,长锅铲及时不停地翻匀,待颗粒尽粘,用篾斗装起,倒入木板的框架上,趁热按匀抹平,用条布盖之,再用木槌捶,待结实,正好冷却。取出木框快刀裁之,切片。急不可耐的孩童抓一块入口,“咔嚓、咔嚓”,好吃。细沙炒制的爆米,制作时需添一点儿山茶油,增加油光色泽;油炸的爆米就不需要了。

  这个时节,家乡人在做冻米糖的同时,会用山茶油炸番薯片、麻果松、番薯松。番薯片、麻果松的制作简单,番薯洗净、刨皮切片、晒干、油炸即可,打制的麻果晒干、切片、油炸亦如此,而番薯松则是较复杂了。将刨皮的番薯切片,煮透、晾干。搅之糯米粉、芝麻,揉入石臼摏匀,蒸了之后,摊凉、切片。晒上几日就可入油锅了。记忆中,它们都是儿时过年印象很深的一种食物。

  除夕那日,午后3时许,水碓畈前方山野的公墓响起了鞭炮声,那是村里人在忙于祭祖。在坟头置碗,用茶油点上长明灯。我奇怪家乡人是多么的“奢侈”。回到家中,在香案上亦点上。用山茶油祭祖点灯的风俗,为家乡过年增添浓浓的别样色彩。

  这几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各种食物应有尽有,加上年轻力壮者外出务工,像自制冻米糖之类越来越少,年味渐淡,自给的山茶油量渐少,山茶油多以出售。每家每户大桶、小盆藏有大量山茶油待售。于是,家乡在过年前很长一段时间,山茶油味道会充裕老屋,溢满村庄,香飘万里。

  为了凸显家乡特色,我每年都要购买山茶油或食用或馈赠。二伯的山茶油多年来均由我来销售,也算是对二伯尽一点孝心吧。于是二伯的年也总是过得有滋有味。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