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五年12.]龙游龙游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2-12 10:08

  沈文泉

  “龙游龙游”,这可不是在玩文字游戏,也不是龙游这个县名的重复,而是我写的一篇关于龙游的游记。这前面的“龙”字是我的自称,因为我自号“大同龙”。这个号的由来,不仅因为我是“龙的传人”,主要是因为我属“龙”,也喜欢龙这个极具象征意义的图腾。世纪之交,我写过一本《新千年人类社会发展的探索:走向大同》的书,阐述人类社会走向大同的必然性,自认是大同世界一条龙,后来就给自己取了这样一个号。

  我先后3次游龙游。前两次是单位疗休养,最近一次是为了参加一个全国性的闪小说创作研讨会和采风活动,也是因为龙游女记者、作家王曙静的盛情邀请。佳人有约,自然是颠颠地去了,呵呵。

  龙游最著名的景点,自然是龙游石窟了。所以我3次游龙游,也就3次游览了龙游石窟。第一次游石窟,感觉确实很震撼,偌大的石窟群洞连着洞,窟连着窟,扑朔迷离,像个迷宫;那条分缕析的窟壁,像是精心精密设计后开凿的;那高大规矩的石柱,感觉并不是用来承重支撑的,倒像是希腊神庙中的石柱;那阳光能够照射进来的洞口,像是有意开凿的天窗……整个石窟真可谓是匠心独运、鬼斧神工。

  龙游石窟开凿的年代、用途等至今不明,成为一个“千古之谜”,连考古专家都无法破解。导游小姐和纪录片介绍的两种石窟成因属于猜测,我总觉得不太靠谱。一是说,这是一个古代的军事工程,用于屯兵和练兵。另一种说法是古代的一个商业仓库。

  如果说,第一次游龙游,让我震撼的是龙游石窟的话,那么第三次游龙游,让我震撼的是鸡鸣山古民居苑和龙天红木小镇了。

  鸡鸣山古民居苑是龙游县文物部门为了保护历史建筑,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逐步将散落在全县各地有文物保护价值和旅游观赏价值的古民居迁建而来,加以集中保护和展示而形成的,其中有元代建筑“高冈起凤”厅,有梁斗共体、防震性能强、国内罕见的“巫氏厅”,有前厅与后楼建筑风格迥然有异的“汪氏民居”,还有明代建筑“翊秀亭”和清代建筑“灵山花厅”,共有34幢古建筑,各有特色,俨然是一个古代建筑博物院,现在已经成为一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

  走在这个古色古香的“老村落”,欣赏那些古朴典雅的民居,在风中飘荡的红色灯笼,金黄灿烂的银杏叶,胜似二月花的红枫叶,还有点缀其间的池塘、山岗、石桥、古塔、牌坊,让人不免产生一种穿越的错觉,感觉自己来到了几百年前的明清时代。沿着这条时间隧道继续往前穿越,我仿佛看到了南朝著名诗人、历史学家沈约消瘦的身影。他曾以东阳(今金华)太守的身份徜徉在这里的山水之间。后来,南朝的另一个著名文人——《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他曾以县令身份主宰过这一方山水。也许是曾经同饮一江(衢江)水的缘分,沈约热情地扶持刘勰这位文坛新秀,将他的《文心雕龙》推上了文坛,成就了一段流传千古的“文人相亲”的佳话。

  令人遗憾的是,这里的人气不够旺,很多房子空着,走进去显得冷清、阴森、败落。我始终认为,房子是需要人气来滋养的,建议有关方面引进一个文学艺术机构或者学术机构入驻,也可以建立作家、艺术家的工作室,让那些历史建筑、也让整个古民居苑活起来,闹起来。

  与古色古香的古民居苑相对应的,是衢江边上高贵大气的龙天红木小镇。红木因其花纹美观、材质坚硬、经久不朽、生长期都在几百年以上,历来是我国高端家具的首选用材。常见的红木品种有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花梨木、酸枝木、鸡翅木等。早在明、清时期,我国的红木就已经被砍伐得所剩无几了,如今的红木大多产自于东南亚,甚至遥远的非洲,因此更加名贵。

  用如此名贵的红木打造一个特色小镇,投资自然不菲,据说总投资高达80亿元。走进红木小镇,尽管还处在建设当中,但她的大气、贵气已经足可以惊讶你,震撼你了。你看,这里宾馆酒店的门楼是用红木建的,楼顶的阁楼是用红木建的,万姓宗祠的牌楼和祠堂里的雕像用的也是红木,江边的亲水长廊还是用红木建的,以及琳琅满目的红木工艺品。他们甚至用红木建筑跨江的桥梁。红木小镇名副其实,真的是红木的天地,红木的世界,连见多识广的我,也是第一次见识这么多的红木建筑。

  在王曙静和龙游县作协主席方小康夫妇的陪同下,我们还游览了泽随和三门源两个古村。这两个古村,不管是坐落在金衢盆地的泽随,还是龙游北部千里岗下沿溪而建的三门源,都各有特色,自有魅力。让我深感佩服的是,我们的先民对居住环境,也就是风水的看重和善择。

  更有意思的是三门源村。这个村形成于宋代,原名杏花村,是一个千年古村,村里至今还存留着不少古老的建筑。从山里流出来的山溪穿村而过,将村庄一分为二,也将翁、叶两大家族分隔一方。据说,历史上这两大家族有世仇,因此溪上没有桥,双方老死不相往来,更是互不通婚。后来,为了共同防范和抵御山里的盗匪,两大家族摒弃前嫌,联手在溪上架了桥,在村口筑了一道城墙,东、西、中各开一道山门,山门之下,一溪碧水涓涓流过,“三门源”的村名由此而来。这真的算是“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到龙游之前,龙游给我两个印象:那里有著名的龙游石窟,那是一个贫困的山区县。三游龙游后,这种印象被彻底颠覆,对龙游石窟的好印象被过度的商业开发抹黑了,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和建设,这个昔日的山区小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红木小镇让我见识了这里的富有,而县文联的文艺之家、书画院的翠光阁,以及由粮库改造而成的漫居文创园,让我感受到了这里领导对文化的重视和龙游文化的繁荣,有些地方,甚至连我这个来自“文化之邦”的文化小吏也感到羡慕。

  (作者系湖州市作协副主席)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