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烧脑的剧 吃烧脑的小食

来源:衢州日报 2018-02-04 08:29

  江畔

  晚饭后,和小哥一起出去散步消食。我们往信安湖景观桥方向走去,路边看到一块警示牌,上面写着几个字:此处禁止放风筝。

  “风筝!”我俩对视了一眼后,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紧接着,小哥又补充了一句:“此处禁止放风筝,那郑耀先怎么办?”说到这里,你也许知道我说的风筝是什么了。此风筝可不是孩子们放的风筝,而是最近,我们在家里昏天黑地追看的一部电视剧《风筝》。

  说到《风筝》此剧,据网上的一些消息报道,该剧早在2013年就已拍摄完成。但是,影片从出品到卫视开播,这期间一波三折,几度进行修改,还有些内容被删减。从电视剧片头的发行许可证号(浙)剧审字:(2014)第011号,也可以看出一二。

  在《风筝》因为种种原因迟到的这4年里,曾经以悬疑、烧脑为卖点的谍战剧,早已进入“偶像谍战剧”时代。自独辟蹊径的《伪装者》收获收视口碑双赢后,意外开辟了谍战剧“看脸”的时代,《胭脂》《麻雀》《解密》等纷纷接踵而至,无一不是以高颜值为卖点,但却与“悬疑”“烧脑”背道而驰。而如今,我们看这部4年前的作品,《风筝》应该是曾被归入精品剧领域的谍战剧的第一次回归。除了紧张炽烈的情节,人物跌宕起伏的命运,剧中郑耀先对自我身份认同的纠结,与自我救赎,都相当有看点。

  在我看来,此剧虽然没有当下谍战影片里的流量小生,剧集中出现的人物也高达数百人,人物关系更是错综复杂,但它仍然是2017和2018跨年度口碑与收视率俱佳的一部谍战片。电视剧谍中谍、套中套,故事情节紧凑,环环相扣。要是脑子稍微不好使一点的,或者开个小差、上个厕所什么的,都会跟不上剧情的节奏。

  于是乎,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开启了我的补脑模式,一边看《风筝》,一边吃手剥山核桃。因为,在我看来,此剧再追下去,如果不及时补脑,脑子真的不太够用。就这样,我果断地打开了一罐手剥山核桃,想以此补补脑。

  说到吃山核桃,我相信很多人对它有一种痴迷,但是这种痴迷不在于吃本身,而在于吃的过程。

  脑补一下这样的画面:一个人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一点一点地掰开核桃壳,从壳的夹缝里抠出一点点核桃肉,放在嘴里,品尝那零零星星的咸香。现在,市场上在卖的山核桃,很多都是手剥山核桃,买来的山核桃有时是已开了壳的,迷人的棕黑色核桃肉露出笑脸,诱惑着爱山核桃的fans。

  不知道大家吃手剥山核桃的时候,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会先把整罐的手剥山核桃全都倒出来,挑出那几粒已经掉出的山核桃肉。然后,再挑选那些易剥的山核桃先吃。

  开始剥其中的一颗山核桃了。先剥开易碎的部分,吃掉里面的核桃肉。偶尔剥得合适,会有一小块完整的核桃肉,像大脑沟回的缩小版,在牙齿的咀嚼中,满嘴都是饱满的咸香,迸裂开来的香气溢了满嘴,带来身心难言的满足。剩下的坚硬部分,便是我攻坚克难的对象。

  我一般会动用后面的大牙咬碎硬壳,再将一小堆肉和渣倒在手心里,从里面捡出一粒粒碎渣渣肉,太小的肉渣渣要用手指压着粘住,再放到嘴里。在旁人看来,估计是挺不雅的吃法,像是长期忍受饥饿的流浪汉忽然得了食物,丝毫不肯放过。记得,丰子恺先生将先生小姐们吃瓜子的样子写得惟妙惟肖,可惜,山核桃壳硬,结构复杂,比不得吃瓜子来得机巧,吃相上无法控制。

  吃山核桃的过程中,大块的核桃肉吃得痛快满足,但大部分时候好像都是要费心费力,吃得不痛快。于是,我便总是心有不甘,吃完一颗再拿一颗,又开始一系列由易至难的攻坚战。对每颗核桃好像都要经历,品尝到美食的满足感和急而不得的不甘。所以,便常常一颗接一颗地吃下去,不知不觉一罐山核桃就所剩不多了。

  如此一来,吃山核桃的过程,好像也是一个烧脑的过程,需要和山核桃斗智斗勇。但是就像吃瓜子一样,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宁愿把带壳的瓜子放到嘴里,经历瓜子壳在牙齿间爆裂的酣畅淋漓,再经由灵活的舌头将被脱壳的瓜子仁卷至牙间、嚼碎然后咽下的一系列动作,最终的那一点点瓜子仁的香味带来的欣喜,都是建立在之前整个征服的过程,唯有此,才让吃瓜子成为真正的享受。
       我想吃山核桃也同样如此。这回追的剧更是如此。如此一来补脑以失败告终。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 联通
  • 联通